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世象百态 >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www.zhiyin.cn 2018-05-09 10:15:11 家长荟萃 我要评论

字号:T|T

安安,一个年仅20岁的花样女孩,刚上大二就不幸患上了脑瘤。周围所有人都替她感到惋惜,抱怨命运对她太不公平。可她却不以为意,本就是个爹不疼妈不爱,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就算死又何妨?

一个来自离异家庭孩子的呐喊:我愿意永远生病

2

  没多久,妈妈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是做生意的,离异,儿子跟着前妻生活。没过半年,妈妈就跟这个男人结婚了,而我也随妈妈住到了他家。妈妈让我改口叫他爸爸,可我就是不肯,妈妈很生气,甚至要打我,最后还是那个男人出面拦下了。但自此以后,他对我特别冷淡,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可他从不跟我多说一句话。我在他眼里就如家里一件多余的摆设,虽然每天都能看着,但从来都用不上。

  同学们都知道我父母离婚,妈妈又给我找了个继父。所以,我在他们眼里显得特别另类。特别是每次说到爸爸这两个字时,他们总故意在我面前挤眉弄眼。因此,我不愿意和同学过多交往,我变得孤僻而自卑。我宁愿放学后一个人找个地方坐着发呆也不愿回到那冰冷的家。

  我想念我的爸爸,虽然他对我管得少之又少,但我仍然渴望见到他。有次,我偷偷地跑去找他,可他却告诉我,他也要结婚了,让我好好跟着妈妈过,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在回家的路上,我泪流满面,突然觉得从此以后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我擦干眼泪回到继父家里,从此过得更加小心翼翼。可无论我怎么努力,妈妈的婚姻在不知不觉中又演变成了另一片战场。从此,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而我只能躲在房间里,装作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快点长大,快点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家。我急切地盼望高考的来临,这样我就能名正言顺地逃离这个家了。因此填报高考志愿时,我填的全是离家一千多公里的外省大学。

3

  幸运的是,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离家2000公里的外省大学。不等开学,我就迫不及待地拖着箱子踏上了火车。那一刻,我没有不舍和留恋,只是解脱。

  大学生活让我脱胎换骨,这里没有人会嘲笑我,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由。那年寒假,我借口太远,没有回家过年。除夕夜,我穿梭在寂静的校园里,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可怜,相比回那个不算家的家,我宁愿一个人留在学校里吃方便面。

  大一那年的暑假,我也没有回家,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打工。也是那一年,妈妈告诉我,她又离婚了。爱折腾的她,和朋友去重庆做生意了。她让我去重庆找她,可我心里却一点都不想见到她。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展翅高飞了,可不幸再次降临。那天,我同往常一样上完课回宿舍,可头疼欲裂。我以为自己感冒了,便去学校医务室开了点感冒药。可吃了药后第二天,头疼症状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演越烈。我想挣扎着去医院,可还没等我走到寝室门口,就晕倒了,室友们将我送到了医院。

  医生给我做了CT后,又让我再去做了核磁共振。医生说我脑部有阴影,可能是肿瘤,要立即住院。顿时,我整个人都害怕得懵了。我没有将病情告诉我的爸爸和妈妈,因为他们早已称不上是我的家人了。那天,我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医院。晚上,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头疼得如爆炸般。想想,与其这么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也许我死了我那所谓的父母还说不定还会偶尔想起我呢。

  第二天,我依然没有去医院,当同学问我检查情况时,我用谎言掩饰了过去。我想既已生无可恋,何不死前潇洒一番。我去超市,买了平时不舍买的进口水果,去商场买了一瓶昂贵的香水。可晚上回到寝室,我又晕倒了。当我再次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了。

  被迫给了妈妈的联系方式后,我住进了医院。同学们和老师轮流来看望我,我很感动,可这些温暖如杯水车薪,我仍旧每天沉浸在痛苦和绝望的深渊里。医院里是个最能体现亲情的地方,每个病床前都有各自的亲人在嘘寒问暖。只有我的床头,冷冷清清。当医生和病友问我,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时,我总是不耐烦地回答“不知道”。其实,妈妈给我打了无数次电话,每次她都在电话里焦急地问我怎么样了,我不是懒得接就是按部就班地回到“死不了”或者“还没死”,然后无情地挂了电话。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