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世象百态 > 老公暴富后,我想杀了他

老公暴富后,我想杀了他

www.zhiyin.cn 2018-02-01 09:18:02 凡小西 我要评论

字号:T|T

今天这封倾诉邮件,是一位叫焦瑶的女人写来的,信件的一开始,她写:小西,我想杀了我老公。

  今天这封倾诉邮件,是一位叫焦瑶的女人写来的,信件的一开始,她写:小西,我想杀了我老公。

  老公暴富后,我想杀了他

 

 

  先看她的倾诉吧——

  1

老公暴富后,我想杀了他

  我叫焦瑶,湖北恩施自治州五峰县人。

  2006年8月,18岁的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然而,这喜事,却让我那靠种田为生的父母眉头紧锁。

  临出发到武汉的前夜,父亲从床枕下摸出一迭钱,递给我说:“这里是五千块,给你的学费,是我和你妈攒了好几年的。从今日起,我和你妈就再也没钱给你了。你今后要自己挣学费。”父亲擦了把泪,接着说:“也不要怪爸爸妈妈,我们是农民,只有这个能力。你下面的弟弟焦阳,妹妹焦星都在上学,我们还要为他们准备一些钱。你作为老大,也要想办法帮衬点。”

  看着父母,看着弟妹,我难过,下决心,一定要要读好书,在武汉干一番事业,为弟妹撑起一片天。

  进入大学,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学费。我送过外买,当过营业员,端过盘子,还卖过烧烤。

  2008年,弟弟焦阳考上了湖北大学时,各种费用要一万多元。父母一下拿不出,我二话没说,将自已打工积攒的血汗钱8000元全拿出来。还有一次,我因为刚结束一份家教,一时还没找到工作,弟弟焦阳又催着要生活费。我看到武汉商场门前有采血的,虽是义务献血,但有两百元的营养补助。为了这两百元,为了弟弟的生活费,我毫不犹豫地伸出了胳膊……我已经吃够了苦,不能再让弟弟和妹妹吃苦了。

  2009年冬天,读大四的我在武昌一家汽车4S店找了份洗车的工作。洗一辆大车,提成十元,洗一辆小车五元。虽然洗车辛苦,但钱来得快,我干得特别卖力。就在这时,我认识了汪耀辉

  汪耀辉当时还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小伙子,父亲和母亲都是工薪阶层。他当时也在一家公司做司机。

  因为经常来洗车,汪耀辉开始追我。

  我总是拿着抹布和水桶,认真地帮他洗车。一回头,总能撞到他火热的目光。我一阵脸红急忙转过头,他说:“你红着脸的样子,真可爱。”

  从此后,汪耀辉几乎天天往武昌跑,每天都找我洗车。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