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亲妈竟翻脸不帮我带娃,我成了“中年孤儿”

亲妈竟翻脸不帮我带娃,我成了“中年孤儿”

www.zhiyin.cn 2018-11-27 09:59:22 知音读酷 我要评论

字号:T|T

解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事故原因,没有飞机下落,154名中国乘客,就这样与亲人生离死别,而余生漫长。

亲妈竟翻脸不帮我带娃,我成了“中年孤儿”

  03

  虽然爸妈不愿给我带孩子,却很愿意给我打电话。只是,每一次,都像是一个行踪汇报的例行通知。

  “我和你爸去杭州,一个月”;“我们明天动身去上海”;“我们要去乡下住一段日子”……

  各种游山玩水——那是令我羡慕嫉妒恨的神仙般的日子,所以,我常常对米米又爱又恨地说:“将来,你出嫁了,当妈了,我也不给你带孩子,我也要像姥姥姥爷那样,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更多的时候,我会在焦虑疲累中,向老公大吐不快,中心议题就是做一个没有老人帮扶的妈妈,有多悲催。

  老公呢,总是在认真听完后,无比宽容地说:“他们袖手旁观也总比缠绵病榻、忙中添乱要好得多。这样想,你会觉得心里敞亮不少。”

  在他说这话的瞬间,我的确觉得很有说服力。可是,一转身,面对一地鸡毛的日子,我依然还是难以谅解。

  这世间,倘若亲情也变得如此只讲理,不讲情,那这个世界得多么冰冷?!

  这个困惑我的答案,在米米两岁半时,终于揭开。那一天凌晨三点半,家里的电话响了,我条件反射地接了起来,生怕吵醒米米。

  “小奕,你能来趟深圳吗?你妈妈想见你。”是老爸打来的。

  “爸,这是半夜,你……”我刚想责怪他,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爸爸说:“你妈她……想见你最后一面……”

  乘着最早的航班赶往深圳时,老妈已经被宣布脑死亡了。

  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接近最低值的血压,我怒吼着对医生说:“为什么不给她注射多巴胺,为什么不给她升血压,为什么不做心肺复苏?我是学过医的,我不仅要告你,我还会跟你拼命,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个活色生香的老妈,突然就会脑死亡呢?

  见到母亲那一刻,我清楚地感觉得到,有一种东西,正在我心脏的某个角落,撕心裂肺地离去——我依然还是那么爱她,尽管她爱自己多于爱我。

  老爸抱住失控的我,拿出一份打印的文件给我。

  那是一份生前预嘱,母亲的字迹:“今后如当我病情危及生命时,千万不要用生命支持疗法抢救,如插各种管子及心肺功能启动等,让我安详、自然、无痛苦走完人生的旅程,让我尊严地死去。”

  最令我心碎的,是后面的日期,那恰是我怀孕之初,她被诊断为中晚期淋巴癌之际。

  真相就这样一一揭开。母亲在确诊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签下这份生前预嘱,然后,列下一个遗愿清单,她不想缠绵病榻,不想让我看着她一点一点被疾病吞噬,她只想把有限的钱花在路上,也让自己消失在路上。

  她怕我依赖她,怕自己放不下米米,所以,在我怀孕之初,她就抱定了决绝的态度,让我断了指望老妈的念想。尽管这个过程,遭遇了我的误解、顶撞和抱怨。她执意如此。

  在生命的倒计时里,她跟当年曾经闹翻了的好同事做和解,她把我爱吃的那些菜的做法写成了妈妈食谱,她走了中国二十一个城市,而她,做得最重要也最艰苦的一件事,便是对我和米米的疏离。

  她对老爸说:“对她俩有多喜爱,对生命就会有不舍。小奕终究要面对没有我的日子,不如就从现在开始。”

  面对真相,我哭得肝肠寸断。ICU病房里,没有升血针、没有电击、没有上呼吸机,老妈在我到达的三个小时后,安静而从容地走了,就像睡熟了一般。

  医生告诉我:“老人选择的,叫做尊严死。在国外,很流行。”

  04

  给母亲擦拭、换衣、我一次次压抑着悔恨的泪水。我一遍遍地回忆,想从记忆里找出妈妈患病的蛛丝马迹。

  我想起了她,在面对我时一次次的欲言又止;想起了她脸上粉底遮不住的暗黄憔悴;想起了老家的卧室,有一个抽屉莫名上了锁;想起了老爸突然转性对老妈的百依百顺……

  其实,如果留心观察,老妈留下了很多破绽。可是,只顾自己和孩子的感受的,我却统统视而不见。

  三天后,我捧着妈妈的骨灰回家,我反复用一句话安慰自己: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安葬了母亲,整理她的遗物时,我看到她手机相册里,满满的都是我儿时的照片、米米的照片视频,和一件米米刚生下来时穿的小衣服。

  她就这样带着我和米米走过二十一个城市,走过万水千山。

  爸爸说,生命的最后时日,她整夜失眠,即便加了止痛泵依然疼痛难忍。于是,她就整夜看着这些照片,说这是她最后的止痛片。

  在衣柜里,一个收纳箱里,整齐地落着8件手工织的毛衣。那是妈妈在路上,给米米织的,上面分别贴着便签:米米6岁,9岁,12岁,15岁,18岁,“你妈说,米米18岁后,可能就不会再喜欢姥姥织的毛衣了。”爸爸解释着。

  收纳箱里,还有一本手写的册子,上面详细地写着五香鸭蛋的腌法,制作酸菜的流程,粽子的包法,甚至连哪个小店的粽叶都做了备注。

  “小奕,认真地去学这些手艺,这样,妈妈不在了,你依然可以吃到妈妈的味道。希望,你也把这份手艺传给米米。”这是妈妈的字迹。

  我坐在这些她留给我的遗产里,哭了一遍又一遍,心底绝望地涌出那句话: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我终于明白,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最难最残忍的,不是爱她的孩子,而是忍着不去爱她的孩子。

  生命的最后一段,病痛之苦于妈妈反而是其次,必须与我生离,压抑对米米的隔辈情深,逼我独立,才是她最大的疼。

  我知道,当一个母亲因为无力而选择放手时,因不忍拖累而选择疏离时,因深爱而选择冷漠时,心里该有多痛。我为这痛泪流成河,我也为这痛心生敬佩。

  这世间,母爱有很多种,老妈给我的,不是陪伴,而是一个人远去、毫不拖累;是一场人生的死亡之课。这一课,要穿越重重的误解,直到斯人已去,我才会懂。

  母亲走了,给我留下无限遗憾,更给了我力量——独立地活着、尊严地离去,我多想告诉她:妈妈,女儿现在做的很好了……

  编辑:知音读酷

  本文为知音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