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蚂蝗”堂姨,生前专吸我们家的血

“蚂蝗”堂姨,生前专吸我们家的血

www.zhiyin.cn 2018-09-26 10:18:53 知音读酷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4年10月的一天,湖北武汉一售楼处。我刚交完购房定金,便兴冲冲地拿起电话:“妈,房子定了,离地铁很近,附近实施完。

“蚂蝗”堂姨,生前专吸我们家的血

  2014年10月的一天,湖北武汉一售楼处。我刚交完购房定金,便兴冲冲地拿起电话:“妈,房子定了,离地铁很近,附近实施完备,还有公立幼儿园和小学……”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妈打断:“婧茹,妈手里的钱借给你堂姨了。”

  我妈的声音很平静,可在我听来,却如晴天霹雳。我急忙追问:“妈,你全都借了?那可是我们家的全部积蓄!”

  “你堂弟陈小军要结婚,女方要求在深圳买房,你堂姨也是没办法……”我妈解释道。

  “妈,他结婚要房,我就不要房?堂姨要钱你就给,你想过我没有?”气急的我听不见妈妈的任何解释,愤然挂掉了电话。

  那一年,我工作满三年,急于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为此我跑遍了城里大大小小的楼盘。朝向、价格、位置,都是几经考虑、精打细算,最终才挑了这套我最满意的房子。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这都是因为我的堂姨——陈梅!当然,还有我妈对她毫无原则的忍让和维护。

  陈梅是我堂姨,和我妈是远房亲戚,两人从小形影不离,学也是一起上的。她俩名字也很像,她叫陈梅,我妈叫陈小梅。

  堂姨家三儿一女,她爸只是个普通的农民,家里穷得叮当响。本来她是没机会上学的,堂姨哀求她爸好久,家里这才咬牙供她去读书。

  两人学习成绩都很好,堂姨比我妈刻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我妈成绩虽然也不错,却很不稳定,忽好忽坏。1984年,两人同时参加了高考,我妈考上了,堂姨却落了榜。

  落榜后,堂姨不甘想复读,可是堂姨的大哥陈文强刚订婚,接下来还得结婚,如果供她去复读,她大哥就没钱娶老婆了。最后还是我外公帮忙,出钱供堂姨复读。或许是压力太大,第二年堂姨再次落榜。万般无奈,堂姨放下了书本,开始工作。

  她和我妈,就像两列行驶于不同方向的火车,联系一度中断。

  我妈读完大学后,在一家职高担任老师,期间认识了我爸,一个好脾气的医生,出身双职工家庭,家境优良。

  我妈结婚的时候请了堂姨,她没来。

  据说,没读大学的堂姨,起初混得还不错,被分到镇办企业做出纳。加上她人长得漂亮,一时间,向她提亲的人踏破了我舅公家的门。22岁那年,她嫁给了厂长的儿子,一时风光无限。婚后,她生了儿子,在婆家坐稳了位置,生活风生水起。

  然而,在我妈婚后的第二年,堂姨还是哭哭啼啼地找来了。

  她告诉我妈,镇办企业倒闭了,丈夫备受打击,染上赌瘾,欠下一屁股赌债,跑路了。婆婆哭瞎了眼睛,公公气到中风,儿子也不幸夭折了,一家人全指望她来想办法。

  我妈和我爸商量了两天,最终决定拿出家里所有积蓄八千块给堂姨。那是1991年,八千块可以在镇上买一栋自建房。我奶奶后来得知了这八千块的事,跑来和我妈大吵了一架。

  借钱以后,堂姨的日子并没有好过起来。先是公婆相继离世,再后来,她找了个男人,怀了孩子,男人却在临盆前带着她的全部积蓄跑了。陈小军,我的堂弟,就是她的私生子。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种缘故,堂姨给儿子陈小军的感情,有太多的骄纵和溺爱。从我记事起,堂姨带着堂弟,成了我家堂而皇之的入侵者。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