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90.18%受访大学生表示毕业典礼不可缺少

90.18%受访大学生表示毕业典礼不可缺少

www.zhiyin.cn 2017-06-19 11:15:53 中国青年报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7年6月,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247所高校的713名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90.18%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毕业典礼不可缺少,其中79.7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毕业典礼是人生中重要的分水岭,象征着告别大学、步入社会”, 62.21%的受访者认为“毕业典礼能给人心理暗示和鼓励。

  原标题:90.18%受访大学生表示毕业典礼不可缺少 你觉得呢?

  6月15日,湘潭大学举行2017届毕业生毕业典礼。一名学生兴奋地竖起大拇指,表达对湘大的情深和未来的信心。李向阳/摄

  毕业于安徽一所高校的周沫至今仍认为,没有一场像样的毕业典礼是自己大学生涯最大的遗憾。她想像“别人的大学”的毕业生一样,在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上,穿学位服、接受拨穗、领取毕业证和学位证、聆听老师寄语、唱校歌……

  而在周沫的记忆里,“毕业典礼”是随意“在一个报告厅里,上面领导致辞,下面坐满着装随意的毕业生”,而毕业证是在前一天晚上辅导员发给大家的。

  2017年6月,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247所高校的713名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90.18%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毕业典礼不可缺少,其中79.7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毕业典礼是人生中重要的分水岭,象征着告别大学、步入社会”, 62.21%的受访者认为“毕业典礼能给人心理暗示和鼓励,赋予毕业生一种力量”,56.3%的受访者认为“能从毕业典礼中收获自豪感和荣誉感”。

  “毕业典礼是一生中难忘的经历,是值得铭记的时刻”

  华北电力大学2013级本科生朱耀选将在这个月月底迎来自己的毕业典礼。在他看来,学校的毕业典礼庄严且隆重。

  “毕业典礼标志着我们将从学校走向社会,是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也是自己努力4年后的高光一刻,能走上毕业典礼的舞台,接受校长或者院长拨穗正冠,特别有归属感和成就感。”朱耀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对于已经回到香港工作的留学生陈桦来说,毕业典礼上和校长的对话让自己终生难忘。“校长拨穗后,颁给我毕业证书,然后笑眯眯地问我,‘毕业后去哪里?’我一紧张,回答,‘回宿舍’。”陈桦坦言自己闹了个笑话,但正是这个小插曲,让她和同学们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温暖。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结果显示,74.1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毕业典礼是一生中难忘的经历,是值得铭记的时刻”,72.01%的受访大学生把毕业典礼视为“大学生活的总结仪式”。

  汕头大学2013级本科生张水源坦言,对毕业典礼的期待之一便是现场聆听诚哥(李嘉诚先生)对毕业生的寄语。据张水源介绍,每年毕业典礼,李嘉诚先生都会莅临汕大,并在毕业典礼上作主题演讲,而且每年的主题都不同。

  2014年6月,大二的张水源作为志愿者参加了学校的毕业典礼,他负责毕业典礼现场内的一些场务工作。除了李嘉诚先生给汕大学子的寄语,他还记得当时合唱汕大毕业歌《大学问》时很多毕业生流泪的动人瞬间。“从那时开始,也期待着有这样一场宏大的、难忘的毕业典礼作为自己4年学业和成长的见证。”张水源说。

  “大学生需要一个毕业典礼,来做一个学段的区分,这意味着新的人生的开始,是对过去时光的纪念和所作努力的褒奖。”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大学生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南开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指导中心主任袁辛说。她认为仪式本身就具有很重要的作用也能够让人们去确认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需要用全部的心力来对待它,从而行为也会更加规范和向善,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我们经常能在毕业典礼上看到,有学生带着父母,已经结婚的学生带着爱人和孩子,这能带给他们一种非常重要的家庭责任和社会担当。”

  6月14日,河南农业大学举行2017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河南农大校长张改平为毕业生拨穗。周红飞/摄

  76.58%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毕业典礼应避免“过程僵化,流于形式”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2016级博士研究生郭宇昕将自己的毕业生身份视为一生的荣耀,他强调,“我是南开大学2013级本科毕业生。”在他看来,本科的毕业典礼仍历历在目。

  “各学院的学生可以擎着院旗绕场跑,这是南开的传统,经过本院时集体欢呼。典礼现场老师依次念出每一位毕业生的名字,学生依次上台接受拨穗,并领取证书,每个学院的学生拨穗完毕后,该院全体起立,聆听院长对毕业生的寄语,”在郭宇昕看来,最动情的一幕是典礼结束后,全体起立,合唱校歌。

  “全校性的毕业典礼很有必要,这表明你正式从学校毕业,也通过这种神圣的仪式塑造校友身份认同。”郭宇昕说。

  和郭宇昕的记忆不同,林然觉得自己的毕业典礼更像例行公事,“走了过场”。在林然的学校,从本科到博士毕业生参加同一场毕业典礼。“可能因为人数比较多,参加的同学需要找辅导员老师报名,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自己给自己拨穗,然后回到学院领学位证书。”林然表示,同学们的重视程度也不够,学位服里面就是短裤短袖,穿着有一些随意。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结果显示,对于“毕业典礼上不能接受的现象”,76.58%的受访大学生选择“过程僵化,流于形式”,选择“由于毕业生太多,只有部分学生有参与感”的占59.05%、 选择“穿着随意,不正式”的占46.56%、选择“氛围不够庄严隆重”的占33.8%。

  虽然十分期待毕业典礼,但张水源坦承学校的典礼也稍有一点程式化。如果可以选择,他希望能有一个与毕业典礼相结合的主题晚会,“播放一些与毕业相关的音乐,然后可以有小型酒会,相互敬酒,拍照留念等。”张水源想象着。

  对于朱耀选来说,毕业典礼值得期待的一个环节无疑是可以与校长或院长合影。“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每个毕业生都可以和院长或者校长拍照。”朱耀选想起去年参加师兄毕业典礼时一件有趣的事,“有学长太紧张,都没站好照相就下台了,院长就说,‘微笑,不用紧张,多站会儿,没事的’。”

  6月14日,西北师范大学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举行。校长刘仲奎为每一位毕业生拨穗正冠,并合影留念。李亚妮/摄

  “毕业典礼应充满人文关怀,体现大学精神”

  来自广东一所高校的邹义对毕业典礼持无所谓态度,他认为毕业时和父母一起拍照纪念更值得期待。因为自己印象中的毕业典礼都是领导老师讲话、学生代表演讲等。“一大群毕业生在一个大教室听着校领导的祝福语,呆坐着听比较无趣的发言,不太能让人喜欢起来。”邹义说。

  “毕业对于大学生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学校应该给大学毕业生一个值得回味的毕业典礼。” 对此,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先生认为,大学毕业典礼应该充满人文关怀、体现大学精神。“有时候会因为一场典礼,很多学生对母校的看法很可能改变,毕业典礼的记忆会让学生们回味终生。”

  “基本上每个大学都会有一个毕业典礼,这实际上反映了高校对大学生毕业这件事情的重视。”袁辛表示,目前国内高校毕业典礼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一方面毕业典礼上有一些能够起到激励和祝福作用的程序,比如对优秀学生的褒奖,邀请优秀校友或社会知名人士来做演讲;另一方面,毕业典礼越来越人性化,越来越亲和,越来越多的是情感的连接,给学生们祝福以及未来的提点。在袁辛看来,越来越多的教授所做毕业演讲的情感和励志的浓郁程度越来越高。她提到北京大学的饶毅教授,535个字的演讲在4分钟赢得9次掌声。而厦门大学的邹振东教授说过一句话十分令人感动,“有很多学生觉得毕业后就不是厦大人了,但是不是这样的,其实对一所大学的真正留恋是从收拾行李开始的。”

  同时袁辛也认为,仪式感本身就具有一部分僵化性,总要有一些特定的过程,所以难免会有一些相对比较刻板的方面。“因此,这也提醒主办者在程序环节方面作出一些改进,比如说可以附带一些小小的节目,或者有趣的环节。”

  袁辛认为,学校应该给学生更多的机会来表达他们对毕业典礼的期待,根据学生的心愿来让毕业典礼更加的富有情感,提高学生们的参与感。

  “一个带有情感和温暖的典礼,能够真正唤起学生对毕业典礼的重视,包括他们的仪态和着装,但是学校方面不要给学生一种非此不可的信号,学生能够在毕业典礼过程中充分地享受,能够感受到自主和自由才是最终目的。”袁辛说。


  编辑:杨孜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或删改事宜。 知音、名家专栏、凤凰网、长江网、恋爱潮等已授权、签约作者除外。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