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地铁末班族众生相:有人加班晚归 有人开始上岗

订阅知音杂志

地铁末班族众生相:有人加班晚归 有人开始上岗

www.zhiyin.cn 2016-08-10 08:53:19 中国新闻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把鞋一脱,顺势卧在那一张摇晃的“床”上,然后闭目养神,临近午夜,在北京地铁6号线末班车上,许多夜归人正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回的家。在这趟车上,乘客寥寥无几,每节车厢里多则几十人,少则只有几人。

  把鞋一脱,顺势卧在那一张摇晃的“床”上,然后闭目养神,临近午夜,在北京地铁6号线末班车上,许多夜归人正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回的家。在这趟车上,乘客寥寥无几,每节车厢里多则几十人,少则只有几人。

  在北京地铁的“末班乘客”中,有的是加班族,有的是过着双城生活的IT男,有的是公交司机,还有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虽然他们职业不同,终点不尽相同,但脸上的疲惫感都相同。

  “准时”的建筑设计师:坚持坐了两年多的末班车

  无论工作日,还是周末,几乎每晚23点20分,北京地铁6号线末班的常客、建筑设计师邵彬都会准时出现在花园桥地铁站,然后搭乘最后一班地铁去往草房。

  凌晨12点左右,是邵彬抵达终点站草房站的时间,也是最让邵彬心情舒缓的时刻,一到站,没有过多停留,他便会奔回他和妻子两人搭起的“小窝”去。只作一番简单的洗漱,不去打扰已入睡的妻子,邵彬都准时在凌晨12点半睡觉。

  邵彬对于时间特别在意,工作地点在海淀区苏州桥附近,地铁站点在花园桥,生活在20多公里之外的草房,倒车的时间、赶末班车的时间、回家的时间,他都了然于胸。在邵彬看来,准时坐上地铁很重要,否则就会徒增时间及金钱成本。

  邵彬无奈地说,“我们干建筑设计这行,每天都要加班到这个点。说实在的,生活早没了。确实也感觉到累,但这样的生活也过了两年多了,也早习惯了。每天一累,回家便倒头就睡,而一睡醒了,精神状态又好了。”

  虽然生活很累,但“累”完后的代价并不低,邵彬当前的月薪在两万以上,是很多人理想的薪资。邵彬直言不讳地说,当前他和妻子在燕郊买了一套房子,房贷压力不小,此外,他们的孩子已经三岁了,当前放在老家那边给父母照顾,将来也有不小的育儿压力。为此,自己和妻子都很努力地工作,“这也是我坚持的动力。”邵彬说。

  “奔波”的IT男:执着地过着双城生活

  不同于邵彬夫妻两在北京安家,同乘末班地铁的赵力则选择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工作。赵力从事的是IT行业,由于需要跟不同的项目,他的工作半径很大,在外地出差是常态,因此,赵力的妻子在老家济南生活。为此,工作时间外,他每个周末都会坚持回老家,和家里人一起过周末。

  赵力的生活时间也算规律,平时在北京工作,每周五他就会赶回济南过周末,和家人团聚。在赵力眼中,和家人吃饭,陪6岁的孩子玩,这是回家的一大乐事。而为了多在家待会,赵力往往会选择较晚回京的动车,并且安排计划,赶上最末一两班的地铁。

  在赵力看来,虽然这样来回奔波很累,但这样的生活还是让他感到幸福而又充实。“济南离北京并不远,我的工作时间也比较有弹性,因此总会找机会回家多呆几天陪陪家人,我们很多同事也都是这样的,一有时间就回老家,然后再赶回北京。”

  “虽然回北京都很晚了,明天还需要工作,但回趟家等于充一回电,如此生活,还是很满足的。”赵力说。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