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妈妈那一夜未归,童言“造”奸情生命何辜

订阅知音杂志

妈妈那一夜未归,童言“造”奸情生命何辜

www.zhiyin.cn 2016-02-01 08:20:58 知音杂志 我要评论

字号:T|T

知音网情感小编为您推荐一篇名为《妈妈那一夜未归,童言“造”奸情生命何辜》知音杂志文章。文中妻子带着6岁的女儿去一个男性朋友家帮忙。二天回来以后,女儿无意间说:“昨晚我和妈妈睡在叔叔的床上,半夜妈妈大喊大叫,把我吵醒了!”


 

  妻子带着6岁的女儿去一个男性朋友家帮忙,因为时间晚了,就和女儿住在了人家家里。第二天回来以后,女儿无意间说:“昨晚我和妈妈睡在叔叔的床上,半夜妈妈大喊大叫,把我吵醒了!”

  因为这句话,他认定妻子跟她的男性朋友有奸情,并苦苦追查、一路求证……最终,他将妻子的这名男性朋友——“奸情男子”,残忍捅死!

  两人究竟有没有奸情呢?

  案发以后,警方为给这起杀人案定性,对此进行了深入的侦查,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童言“造”奸情,多疑丈夫苦苦求证

  2009年12月21日上午,河南省商丘市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李贵良骑车送女儿珠珠去上幼儿园。路上,他随口问道:“珠珠,昨晚在叔叔家睡得好不好?”不想,女儿珠珠竟把小嘴巴一撅,气呼呼地回答:“一点都不好!”李贵良忍俊不禁,又问:“怎么不好了?”女儿珠珠描述:“我和妈妈睡在叔叔的床上,半夜妈妈大喊大叫,把我吵醒了。”“什么?”李贵良的大脑顿时嗡的一声,成了一片空白……

  李贵良,时年45岁,个体老板。由于一直忙生意,直到6年前,他才与妻子生下这个宝贝女儿。李贵良的妻子名叫孙玉萍,多年来帮着李贵良打理生意、料理家务。孙玉萍容貌美丽,身材窈窕,且比李贵良小8岁,这让他总有些“不放心”。


  就在昨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孙玉萍的好友李菊打来电话,称自己和男朋友孟宝群吵架了,想让孙玉萍去“说和一下”。因为孙玉萍跟两人都很熟,于是,热心的她带上女儿珠珠就出了家门。谁知母女俩这一去竟一夜未归,直到第二天早上,孙玉萍才打电话让丈夫去接她们。按照妻子说的地址,李贵良来到孟宝群家楼下。看看时间有些晚了,他让妻子打的去照看生意,自己送女儿去上幼儿园。

  如今听女儿说出这种情况,李贵良认定:妻子孙玉萍和孟宝群一定有奸情,或者是一夜情!一顶“绿帽子”已经严严实实扣在了自己头上……回到家里,他整整一天都铁青着脸,摔摔打打,不吃不喝,也不说话,让妻子孙玉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女儿也睡熟了,妻子实在忍不住,就追问:“谁惹你了?”李贵良这才逼视着妻子,闷声闷气开了腔:“昨天晚上,你在孟宝群的床上,很逍遥吧?”孙玉萍莫名其妙:“什么逍遥?”李贵良咬牙切齿地提醒:“别人家有什么疙瘩,怎么让你解了一夜?别以为你的丑事神不知、鬼不觉,人在做,天在看!”

  听着丈夫的恶言恶语,孙玉萍感到既古怪又害怕,她反复问李贵良,到底什么意思。

  妻子越是疑惑,李贵良就越是恼怒,因为在他看来,妻子纯粹是在回避、演戏。

  最后,精疲力竭的孙玉萍告诉丈夫:“昨天晚上去劝架的,还有杨娟。这么多人凑一块,能干啥见不得人的丑事?就你整天神经兮兮!不信你可以去调查。”


  不就是因为在别人家住一夜嘛,心里没邪事,不怕鬼敲门。孙玉萍说完,没有多想,自顾睡了。李贵良却心情抑郁,彻夜难眠。他暗下决心:“调查就调查,不信扒不下你的画皮!”

  12月22日早上,孙玉萍起床梳洗完毕,带着女儿出门去了。李贵良无心工作,在家里环顾一周,开始翻箱倒柜,搜寻妻子出轨的蛛丝马迹。

  首先,他找出了床头柜里的那盒避孕套。

  由于一直有着生二胎的想法,他们两口子还保留着使用安全套避孕的习惯。李贵良清楚地记得,这盒“杰士邦”是他一个多月前从超市购买的,只用了一个。他打开盒子一数,12个一盒还剩11个。李贵良有些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恨不得抽自己个嘴巴:“人家就算再笨,也不会把这玩意儿往外拿,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给我呀!”接着,他打开电脑,查看了孙玉萍的QQ聊天记录。孙玉萍对上网兴趣不大,QQ里寥寥几位好友都是自家亲戚,QQ密码也是家里座机号码。李贵良轻轻松松就登录了。仔细查看一番聊天记录,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李贵良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高!实在是高!就算伪装也不能装得这么干净呀,谁信!”

  晚上,孙玉萍带着女儿回家了,李贵良冷眼旁观,也不说话。等到母女俩睡后,他悄悄拿起妻子的手机,躲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开始检查其中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往来。短信没看出什么,联络的电话,也都是熟悉的……他不禁有些失望。

  李贵良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他陷入了一个莫大的怪圈。那就是,他越是找不到妻子出轨的证据,求证的欲望就越是高涨。究其原因,是他对女儿的话坚信不疑:孩子不可能说谎!


  杨娟是孙玉萍和李菊共同的好友,跟李贵良也很熟悉,在一家摄影器材商店当出纳。

  3天后的一个下午,李贵良悄悄拨通杨娟的电话,神秘地问:“前两天李菊跟男友吵架,俺家玉萍带着女儿去给他们说和,听说你也去了?”

  杨娟随口说:“是呀。”李贵良吞吞吐吐继续问:“你们那一夜……咋都不回家呢?你们都是怎么住的?”

  杨娟终于听明白了,李贵良这是想通过自己查他老婆的“岗”呀。她顿时感到又可气又可笑:“李哥,你现在财大气粗的,咋反倒没自信了?玉萍不就是在朋友家住了一夜嘛,还拖家带口领着珠珠,你咋就会往歪处想呢!我给她证明,那天晚上说话太晚,大家就在孟宝群家睡了,还是我提议不走的,没事!”李贵良不依不饶:“那,那天夜里,你们谁跟谁一张床?”

 

 杨娟想了一下说:“我自己在小卧室睡的,没管他们……”忽然,杨娟觉得这个话题很无聊,就劝李贵良说:“你打听这些干啥!自己老婆好好的,你别瞎怀疑好不好?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说完,她匆匆挂断了电话。

  这边,杨娟放下电话,心情很不平静,对李贵良的言行感到很费解;那边,李贵良却对杨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他想:“这个杨娟口风够严的,不过,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人家这样也正常……何况她也说了,那天晚上她是自己一个人睡的,这跟女儿珠珠的说法并不矛盾!”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