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黑镜头 > 继女“阻碍”我们过夫妻生活 贤良继母难做便

订阅知音杂志

继女“阻碍”我们过夫妻生活 贤良继母难做便痛下杀手

www.zhiyin.cn 2016-02-22 11:28:49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今天知音网编辑为大家分享一篇原创文章,题目为“继女竟成横亘在婚床的“楚河汉界”,贤良继母变脸痛下杀手”,杭州男子朱国瑞离婚后还带有一女,后和离异过的廖玉晴结婚,却完全把心思放在女儿身上,甚至夫妻生活都过不了,廖玉晴很是憋屈,忍无可忍之时对继女痛下杀手。

  原标题:继女竟成横亘在婚床的“楚河汉界”,贤良继母变脸痛下杀手

  2014年7月的一天中午,杭州男子朱国瑞正在家里上网,QQ群弹出一则消息:“本人女,27岁,离异,盼求有责任心的伴侣相守……”朱国瑞眼前一亮。

  时年33岁的朱国瑞,浙江杭州人,在本地开有一家小型运输公司,生意一直不错。第一次结婚时,他担心婆媳相处不好,买房时特意给父母买在隔壁,分开居住。没想到,他还是遭遇了背叛。2011年夏,他与已怀上情人骨肉的妻子江小瑶愤怒离婚,刚满周岁的女儿朱珂珂随他生活。家散了,母亲坚持孙女自己带,朱国瑞只有减少生意往来,当起半个奶爸,陪着女儿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离婚后,不少人为朱国瑞介绍,也不乏条件不错的单身女子,但他却不愿意,他怕再婚妻会对女儿不好,更怕单身女要生孩子,抢走了对女儿的爱。

  一直等到2013年夏,珂珂过完三周岁生日,二老也劝儿子,有合适的对象可以考虑!再说,珂珂渐渐懂事,成长过程也需要妈妈这个角色。朱国瑞开始认真对待再婚这件事了。为了扩大接触面,朱国瑞加了几个单身群。半年后,没想到,缘分就真的从网上走了下来——

  一次,一个女网友提出和他聊天。看到对方介绍,朱国瑞立马打开私聊窗口,与对方聊了起来。从聊天中,他得知对方叫廖玉晴,1987年出生,江西玉山县人,在南昌一家私企工作,有过婚史,因丈夫无责任心,两人矛盾渐生,最后离婚。

  两人从各自的遭遇谈到对未来的向往,得知朱国瑞为了女儿放弃了很多机会,廖玉晴对他很是敬佩。很快两人就擦出了火花。十一国庆节,朱国瑞主动邀请廖玉晴来游玩。

  说实话,廖玉晴个头不高,长相一般,但朱国瑞不注重这些。他接过廖玉晴行李,开车载她到绍兴乌镇游玩。虽是初次相见,却没有一点陌生感。让朱国瑞感动的是,廖玉晴趁着朱国瑞不注意的功夫,掏钱买了一套很漂亮的女童装,说要送给他们的女儿珂珂!

  朱国瑞本来还想旁敲侧击一下她对将来和女儿一起生活有什么要求,以此来判断她是否真的合适……现在他已放心大半!他从廖玉晴手中接过衣服时,也顺势握住了廖玉晴的手。

  当晚,朱国瑞送廖玉晴到杭州市中心的酒店后,自己回了家。这让廖玉晴觉得朱国瑞真的是正人君子,绝不是打着相亲目的出来骗色的渣男。在杭州的几天,谈到以后,朱国瑞提出希望廖玉晴能嫁到杭州来,廖玉晴欣然答应。

  旅行途中,廖玉晴用手机多次为两人自拍留下合影,并在微信中晒幸福:“只要有你陪伴的城市,就是世上最美的地方!”第四天,廖玉晴就要返回南昌了,在朱国瑞的安排下,他们最后一天的浪漫是,带着廖玉晴回家吃饭!那天,朱国瑞的父母对廖玉晴也很满意,而做足了功课的廖玉晴也博得了小珂珂的喜欢。晚上,廖玉晴依依不舍地踏上了返回南昌的火车……

  12月23日,思念男友的廖玉晴再次来到杭州,他们认识以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她不想因为分离而错过。廖玉晴想给男友一个惊喜,便没有事先通知,下了火车一打电话才知道珂珂感冒了。朱国瑞正陪着女儿在儿童医院门诊挂针,他让廖玉晴先去酒店等他。

  没想到,半小时后,廖玉晴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儿科门诊,见到男友,也不浪漫了,而是坐在珂珂旁边,关心地询问孩子的病情,接着又在手机上搜索童话故事,轻声细语地念给珂珂听……

  就是这温情的一幕,深深地感动了朱国瑞,他再也没有任何犹疑了,认定廖玉晴就是他要找的人。

  第二天是平安夜,朱国瑞载着女友来到杭州一家珠宝店,叮嘱女友任意挑选自己喜欢的钻戒,不要在意价格。廖玉晴自己选定了一款由碎钻拼成的心形钻戒,是圣诞节的活动款,才三千多元!廖玉晴低声对男友说:“你赚的也是辛苦钱,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的,没必要花在这一买就贬值的钻戒上!”朱国瑞觉得廖玉晴确实是个会过日子的人……这次廖玉晴返回南昌,是由朱国瑞亲自开车送回去,顺便拜见廖家父母,商谈结婚事宜。

  2015年1月8日,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因为都是再婚,两人都不赞成铺张摆酒,但廖玉晴提出去三亚蜜月旅行顺便拍套婚纱照,留作纪念,朱国瑞欣然同意。听说爸爸要外出一个多星期,珂珂哭闹不止,朱国瑞心疼地抱起女儿:“珂珂不哭,我们带上珂珂一起去吧!”

  朱国瑞扭头对廖玉晴:“订三张机票!再把珂珂的夏装找出来!”廖玉晴有点失落,但还是照办了。

  1月14日晚,三人飞抵三亚,廖玉晴订了一间套房,里面一张大床,外面一张小床。晚上洗漱后,珂珂却不肯一个人睡在外面的小床上。朱国瑞看看廖玉晴,把她抱到大床上:“我们和妈妈三个人一起睡,好吗?”珂珂连说好。朱国瑞又哄着廖玉晴说:“这样挺好,你也可以培养一下和珂珂的感情!”廖玉晴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忍住了。接下来的蜜月之行,廖玉晴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糟:她早在网上订好的旅行婚纱拍摄,拍摄途中,朱国瑞围着女儿转,他无法专心拍二人婚纱照,最后升级成了全家亲子照……

  回到杭州,廖玉晴强忍着一肚子的气没有发作,因为她不想让公婆看出异样。廖玉晴婚后想出去工作,可朱国瑞说家里也不需要她赚钱,不如在家里当全职太太。起初,廖玉晴将这理解为是丈夫对自己爱的表现,欣然答应。她努力学习杭州本帮菜、研究公婆和女儿的生活习惯。然而,她渐渐感觉不对了。

  在她的努力下,珂珂也改口叫她“晴妈妈”了。小区里的很多人都夸朱家那个外地媳妇不错……

  一开始,朱国瑞忙完工作回到家,还会拥抱一下廖玉晴,跟她聊聊家常,慢慢地,话越来越少,对珂珂就不一样了,吃饭也抱在腿上边吃边喂,吃完了要陪女儿看动画练古筝,晚上还要哄女儿睡觉……

  最让廖玉晴不能接受的是每个夜晚,珂珂完全可以和爷爷奶奶睡,却非要和爸爸一起睡,珂珂永远是横亘在婚床中间的“楚河汉界”,夫妻俩已经全然没有独处的机会了,就连夫妻房事都要熬到珂珂熟睡后轻手轻脚进行……

  2月14日情人节,廖玉晴想和丈夫单独出去吃饭,没想到朱国瑞抱起了珂珂,路上还亲昵地点着女儿的小鼻子:“今天过节,珂珂,你知道吗,女儿就是老爸上辈子的小情人哟……”而对廖玉晴却没有半句情话。走进餐厅,他居然点的是儿童套餐;饭后,去看电影,看的竟是动画片。电影看到一半,廖玉晴就称自己不舒服,赌气回家。一进家门,她气吼吼把事先给朱国瑞买的情人节礼物扔进了抽屉……

  廖玉晴忍不住向婆婆诉苦,之后,公婆也劝儿子朱国瑞要加强对媳妇的关注。朱国瑞连忙向廖玉晴道歉认错,还答应三八妇女节陪她一天。

  三八妇女节这天,廖玉晴早早起床梳洗打扮,朱国瑞却说要带珂珂参加一个少儿活动,承诺改天再陪她逛街补偿,廖玉晴只好同意。晚上8点多钟,父女俩才回来,珂珂手里拿着芭比娃娃问廖玉晴:“晴妈妈,你看这漂亮吗,是我妈妈给我买的!”

  廖玉晴这才知道,这一天他们根本不是参加什么少儿活动,而是和前妻一家三口团聚去了!她怀疑朱国瑞不是第一次带女儿去见前妻了。婚前、婚后的朱国瑞判若两人,他眼里心里只有宝贝女儿!廖玉晴失控道:“你把我当什么,免费请来的保姆吧?”说完,哭着夺门而出。廖玉晴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

  廖玉晴一天比一天失望,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隐忍,因为摆在眼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当初自己执意要嫁到外地,再离婚她有什么脸回去?廖玉晴对这段婚姻开始“自暴自弃”,能不在家她就不在家,回家了也不再忙前忙后。一向这省那省的她只要心情不顺就到杭州各大百货去“买买买”来发泄所有的不快,这引发了公婆的不满。

  五一这天,朱国瑞带着廖玉晴和女儿出去逛街,一进商场朱国瑞直奔童装那一楼,细心无比地问宝贝哪件衣服漂亮,两个多小时下来,双手提满珂珂的全身装备,有一件女童公主裙近一千。等逛完童装,去买女装时,还没逛多久,珂珂就说肚子饿了,朱国瑞就不耐烦了,不住地催促廖玉晴赶紧买了走人。

  明明已经是初夏,而廖玉晴的心冷到了冰点。正如在审讯中,廖玉晴不止一次对民警愤愤不平地这样描述:“我发誓,只要有珂珂在,我就回避,眼不见为净!我实在受够了!”

  五一过后,廖玉晴对朱珂珂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变。她觉得,反正珂珂有爸爸精心呵护,她这个“妈”付出也是多余,她有时就故意刁难孩子,母女俩关系急转直下。有几次,看儿媳对孙女不好,公婆警告廖玉晴:“珂珂以后用不着你管,我们这把老骨头还能动!”

  廖玉晴在这个家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温暖。

  5月14日下午,公公在楼下参加老年人免费健康义诊,廖玉晴在家看电视,婆婆接完珂珂放学回家,转身下楼去买菜了。珂珂欢喜地在电视面前又跳又喊。廖玉晴的心情本就烦躁,她吼了一句:“你安静点!要跳到房间里去跳!”没想到,朱珂珂到房间拿出手机(这是朱国瑞给女儿买的儿童专用一键拨号手机)打给爸爸告状。朱国瑞一听,让珂珂把电话给廖玉晴接听,不问缘由就噼里啪啦地吼过来:“你怎么这样对珂珂?你不去买菜做饭,天天等着我爸妈伺候,你还真当自己是坐月子呢……”说完,重重地挂了电话。

  朱国瑞的话一字一句扎在了廖玉晴的心头,而珂珂有爸爸撑腰,跳得更猛了。

  那一刻,廖玉晴积攒在心中的怒火一起迸发。她将珂珂按倒在沙发上,拿起抱枕将珂珂的脸部死死捂住,几分钟后,珂珂停止了挣扎,没有了呼吸。然后,她把珂珂的尸体藏进衣柜,自己则跑到阁楼上,试图用丝巾挂在房梁上上吊自杀,但没有成功。她只好坐在沙发上,等朱国瑞归来。开庭时,她对庭审法官讲述了杀人后的第一个想法:“我知道杀人偿命,但我没死成,就不想跑了,我只想等朱国瑞回来,在最后的时间里跟他说说心里话。”朱国瑞一进门,就问女儿哪儿去了,廖玉晴借口说去楼下玩了,朱国瑞转身就要出去找,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她扯着朱国瑞冲进卧室,打开柜门,指着朱珂珂的尸体,歇斯底里地吼道:“我杀了她!杀了你的宝贝女儿!”然后蹲在地上号啕大哭,拿出手机拨打了“110”。民警赶到时,朱国瑞还抱着女儿的遗体号哭不止,在民警的劝说下,才松开女儿的遗体。

  在审讯笔录中,大错铸成的廖玉晴详细地对民警坦白了一切心路历程。朱国瑞在接受民警的询问时,也承认了自己的厚此薄彼,他以为只要给廖玉晴稳定的生活便是履行了婚姻。点燃这把悲剧的妒火何尝没有他的原因呢?

  痛定思痛,爱女如命的他向法院提交了“谅解书”。11月21日,杭州中院开庭审理此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廖玉晴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来源:《知音》

  作者:左 左

  编辑/柴寿宇 知音头条编辑/饶岚

  (转载请注明“知音头条”,否则追究侵权责任!)《知音》和今日头条共同打造的知音头条app,您可以通过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等应用市场等搜索“知音头条”下载(安卓版),相当于同时下载了今日头条,并享受手机上最好看的新媒体《知音》杂志免费阅读大餐。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