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黑镜头 > 妻子欢爱时故意传艾滋给丈夫 惹怒丈夫变盐尸

订阅知音杂志

妻子欢爱时故意传艾滋给丈夫 惹怒丈夫变盐尸

www.zhiyin.cn 2016-02-03 11:18:33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今天知音网编辑为大家分享一篇原创文章,题目为“上海盐尸迷案:一个苦海独游的艾滋妻”他们本是一对相爱至深的夫妻,双双从河南南阳到上海加入“沪漂”一族,然而,一场难得的夫妻情却在大上海坍塌了,他让妻子变成了一具盐尸!究竟是什么让丈夫走上不归路,小编为您揭秘!

  原标题:上海盐尸迷案:一个苦海独游的“艾滋妻”

  2015年9月17日14时许,上海市闵行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电话,闵行区浦江镇三鲁公路旁一经济型宾馆发生命案,一服务员在一房间床下发现盐渍女尸!随后,闵行区公安分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很快,根据登记房间的身份证号码,民警查清了死者身份。死者王玲玲,20岁,系河南来沪务工人员。其丈夫黄贺林,同为河南南阳人,警方联系其丈夫,发现其丈夫已失踪。宾馆视频监控显示,其丈夫曾到过宾馆,并办理了退房手续。无疑黄贺林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5年9月21日,黄贺林在北京落网。随着他的供述,血案背后的故事慢慢展开——

  2012年,王玲玲还在读高二时,与打工的黄贺林在网上相识,堕入爱河,并很快偷尝禁果。2012年10月,王玲玲发现自己不慎怀孕,也不敢告诉父母,到寒假,身体显怀时,已经错过了做流产手术的最佳时机。无奈,王玲玲只有退学生子。面对父母的谴责和乡亲们的议论,王玲玲将孩子抱到了黄家,将孩子扔给了黄贺林的父母,她说自己准备去上海打工。黄贺林听说后,坚决要和她一起外出闯荡,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上海。

  很快,年轻漂亮的王玲玲在美容院找到了一份美容导师的工作,而黄贺林在美容院不远的一家电子厂做了一份普工。为了省钱,两人没有租房,而是住在各自的宿舍里,周末时到小旅馆或日租房团聚。王玲玲想多赚点钱,晚上又到咖啡厅做服务员。黄贺林每天晚上等在咖啡厅门口,等她下班再把她送回美容院,风雨不误。尽管生活不富裕,打工辛苦,但两人的感情一直很甜蜜。

  两人感情出现问题是在2015年春节后。

  2015年春节来临,黄贺林和王玲玲两人一起回了河南南阳老家,看孩子和双方老人。大年初六回家时,黄贺林躲在车站旁边的一家超市里打电话,这事让王玲玲起了疑心。从2014年7月起,王玲玲和黄贺林在一起团聚时总是心不在焉,并且一直不喜欢安全套的她,总是要求必须采取措施(因为王玲玲的例假很准时,两人以前就靠安全期来避孕),黄贺林曾怀疑过女友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但发现王玲玲除了与闺蜜方红莉往来密切外,并没有其它交往!

  在黄贺林工作的电子厂,有一名也是来自河南的女工,叫何蔚,与黄贺林同龄。何蔚丈夫和孩子在河南老家,她自己一个人出来打工,经常利用工休时间找他聊天。这段时间王玲玲发现自己腋下又出现了大片红疹,她和闺蜜方红莉说自己已经上网查了相关症状,很可能得了艾滋!因此,她陷入染病之后的苦闷中,与黄贺林联系较少,黄贺林经常去找何蔚,两人关系越走越近……

  黄贺林小心翼翼地不让王玲玲有所察觉。2015年4月的一天,黄贺林和王玲玲在闵行区一家小宾馆开房,黄贺林洗澡时,恰好何蔚发来短信,内容暧昧,被王玲玲看到,王玲玲和黄贺林立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黄贺林保证今后和何蔚绝不再来往,王玲玲这才罢休。

  从2014年年底开始,王玲玲就一再提出登记结婚,黄贺林以两人还年轻,等挣了钱再考虑婚事一直在推脱。这次事件后,黄贺林想给王玲玲补偿,于是两人于2015年6月回到河南登记结婚。在婚检时,王玲玲坚决拒绝,王玲玲说:“我和你已经同床好几年了,儿子都两岁了,那么聪明可爱,你说我能有什么不适合结婚的身体缺陷?”最终,黄贺林也放弃了婚检。好在婚检并不是强制性的,两人这才顺利登记。

  回厂上班后,黄贺林也曾有意疏远和何蔚的交往,但是何蔚却总是缠着黄贺林。7月14日晚上,黄贺林被缠不过,偷偷和何蔚相约,再次被王玲玲查到!王玲玲一个人哭了一晚,黄贺林怎么哄也哄不好。

  这之后,王玲玲几乎有十来天没有联系黄贺林,黄贺林不希望离婚,他内心里还是爱着王玲玲的,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唤回王玲玲的心。好在,冷战几天后,王玲玲主动联系了他,两人很快重归于好。

  直到7月24日晚上,王玲玲突然发来短信,说:“老公,我想你了,过去的一切我不再计较了,只要你真心改过就好。”黄贺林欣喜若狂,忙赶奔他们平时常去的那家小旅馆,敲开房门,他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粉红色的壁灯,王玲玲刚刚洗过澡,秀发上还沾着水珠,这一次,王玲玲的主动是两人在一起以来从未有过的,黄贺林也很激动,两人相拥着倒在床上……王玲玲自始至终没采取任何措施。

  据方红莉说,王玲玲与黄贺林结婚登记后,她深爱丈夫,一度以为丈夫真的与何蔚了断了,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彻底绝望。她起意报复,想把艾滋病传给丈夫及何蔚。方红莉多次苦劝王玲玲不要这样,但王玲玲一意孤行,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据黄贺林案发后说,是王玲玲承认自己得了艾滋病,并将艾滋病传给了他,这才让他感到人生崩溃,最终激情杀人。虽然他不知道王玲玲感染艾滋病的时间和原因,但案发后,他回忆起很多疑点。采访中,笔者找到了王玲玲的闺蜜方红莉,据方红莉介绍,王玲玲大约是2014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对劲,身体异常,她最恐惧的事,就是担心男友有一天知道真相,她对方红莉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守秘密。

  关于王玲玲可能染艾滋病的事,黄贺林虽然是案发当天才知道,但归案之后,他回忆起,其实已经就有一些征兆了。2014年7月,两人在一家饭店吃饭时,王玲玲去点饮料,放在桌上的手机QQ不停响着,黄贺林拿起一看,一名网友说:“其实得了艾滋病并不可怕,只要按照我们的疗程治疗,一般都能控制住病情。”黄贺林不禁愕然。王玲玲解释说,这是美容院一个熟悉的客人染上了艾滋病,她在网上帮助咨询。直到案发那一天,黄贺林才知道,得艾滋病的正是王玲玲自己!

  一切定格在2015年9月12日。(以下来自于黄贺林归案后的供述)

  这是一个周末,又是夫妻例行团聚的日子,王玲玲有夜班,而黄贺林正好和同事有聚餐,吃饭当中,黄贺林接到王玲玲的电话,这时正好何蔚坐在一边,还在埋怨黄贺林:“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无情无义的家伙……”旁边还传来同事们的一片哄笑声。王玲玲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一句:“吃完饭我在老地方等你!”这个老地方就是位于三鲁公路旁边的一家经济型旅馆。晚11点钟,黄贺林终于聚会结束,他匆匆赶到旅馆。一进门,王玲玲就开始发作:“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不是和那个狐狸精不来往了么,你现在越来越嚣张了!”

  黄贺林马上解释说,那是同事们瞎开玩笑,不要当真。可王玲玲的气还是无法出,她抢过丈夫的手机,竟然找到了一天前何蔚发给丈夫约他见面的短信,盛怒之下,王玲玲将丈夫的手机摔到地上:“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将艾滋病传给了你!”

  如同当头一棒,黄贺林联想起几个月前妻子手机QQ中的有关艾滋病的咨询,他的脑袋嗡的一声,你说的可是当真?王玲玲狂笑道:“你们都快死到临头了!”

  一个月前,黄贺林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总是低烧,没有力气,吃药也没有任何效果,看来这事是真的,他没想到妻子这么恶毒,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当时王玲玲坐在床上,黄贺林一把将妻子揪到地上,然后扑上去,死死地掐住了妻子的脖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让你现在就死!快去死吧!”直到王玲玲身体发软,没了呼吸,他才松开双手。

  黄贺林也浑身瘫软,杀了妻子,他知道自己也难逃法网,想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逃走,能逃一天是一天。但如何处理尸体,他又犯了难。察看了整个房间,他觉得只有床下才能藏住尸体,但尸体时间长了会发臭,他想到一个办法,用盐渍。凌晨6时,黄贺林到宾馆的对面的一家超市,为自己买了一份早点,又买了几包食盐,回到房间,他解开王玲玲的衣服,在尸体上洒上食盐,再将衣服穿好。等到将尸体收拾停当后,他掀开了宾馆席梦思床垫,把尸体搬到了床下,再恢复原样。

  等到这一切处理完后,已经是9月13日上午8点多钟。他回到宿舍拿上自己的换洗衣服和行李,又到银行取了全部现金,然后坐上地铁8号线,匆匆忙忙赶到上海火车站,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黄贺林退房离开宾馆后,房间很快来了一位山西旅客住宿。9月17日下午,负责打扫卫生的宾馆刘阿姨,在走进4楼走廊时,总感觉一股恶臭弥漫在空气中,为此她逐个检查房间,当走到走廊中部的位置时,恶臭更加浓烈,她打开一间房间的房门,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满着令人窒息的臭味,同时看到在地上有一摊褐色的水渍。

  刘阿姨以为是客人把可乐水打翻在地,便准备用抹布去擦洗,未料,这摊污水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刘阿姨感觉不对劲,连忙找来宾馆的其他人。宾馆的老板也来到房间,仔细查看着地上的污水渍,发现这些污水都从床底流出,于是用一根木棍撬开床板,隐隐约约看到床底有一团头发,宾馆老板和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连忙拨打110报警电话,闵行区分局民警在接到报警后,很快到达现场。

  警方发现,床底有红黑色液体渗出,床板似被什么东西顶了起来,打开床板,里面赫然呈现出一具女尸,还被食盐涂遍了全身。死者的身份很快被查明,20岁的王玲玲,刚结婚,与丈夫黄贺林同来上海打工。警方迅速联系其丈夫黄贺林,发现黄贺林已经失踪,无疑黄贺林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随即展开调查,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黄贺林的行踪。9月21日,办案民警在北京将黄贺林抓获。经审讯,他对杀害妻子王玲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三天后,黄贺林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审讯中,黄贺林交代出妻子故意将艾滋病传染给他的事实,司法机关对黄贺林进行了鉴定,结论显示,黄贺林确实染有艾滋病病毒。但究竟是王玲玲传染给黄贺林,还是黄贺林传染给王玲玲,甚至,王玲玲到底有无艾滋病,由于王玲玲已火化,现在已无从查起。为了进一步核实,闵行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建议公安承办人员赶赴黄贺林老家,对两人的儿子进行了HIV检测,证实孩子并没有染上艾滋病病毒。

  闵行区检察官在接受知音特约记者的采访时说,通过黄贺林的供述,种种迹象表明,王玲玲生前可能染有艾滋病,这也是导致黄贺林激情杀人的原因。对引发两人冲突的婚外情,黄贺林坚称只是关系很好,并无实质关系。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来源:知音 编辑/周 镁 知音头条编辑/饶岚(QQ: 1287902116)

  (转载请注明“知音头条”,否则追究侵权责任!)《知音》和今日头条共同打造的知音头条app,您可以通过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等应用市场等搜索“知音头条”下载(安卓版),相当于同时下载了今日头条,并享受手机上最好看的新媒体《知音》杂志免费阅读大餐。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