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农村危改资金遭遇截留 民生工程成“敛财工程”

订阅知音杂志

农村危改资金遭遇截留 民生工程成“敛财工程”

www.zhiyin.cn 2015-03-23 09:00:06 中国青年报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近年来,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投入和项目覆盖面不断增加,贫困农户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但与此同时,由于监管乏力,这一民生工程在一些地区悄然沦为少数基层干部的“敛财工程”。

  原标题:危改资金“雁过拔毛” 民生工程成“敛财工程”

  据住建部最新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2014年,中央累计安排1191亿多元资金支持农村危房改造。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将加大城乡危房改造力度,农村危房改造366万户。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存在危房改造资金被基层干部非法侵占的情况,国家惠民资金被“雁过拔毛”。

  获批一万元到农民手中仅有五千

  村民获得1.65万元补助款,村干部收取8000元做辛苦费;一位侯姓村民已过世,却依旧“领取”到1.65万元补助款。日前,广西钟山县珊瑚镇新民村原村委会主任侯俊仁,因在农村危房改造中非法收受危房改造户的好处费3.8万元、虚报骗取1.65万元,以贪污、受贿被判刑。

  近年来,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投入和项目覆盖面不断增加,贫困农户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但与此同时,由于监管乏力,这一民生工程在一些地区悄然沦为少数基层干部的“敛财工程”。

  地处滇桂黔石漠化连片贫困区的贵州长顺县代化镇,首批危房改造款下拨后,镇干部赖某就授意5名村干部,向获得92户农民索要“辛苦费”近22万元,平均每户获补资金中有近2400元需“上缴”。广西大新县查出19名村干部贪污村民危旧房改造款27万元,有的农户通过村委会向政府申请获批1万元危改补助,但到手仅有5000元。

  在湖北、广西一些乡镇,国家下拨的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在村民惠农直补存折中“过一趟”就被村民小组长或村干部取走,部分被用于公路沿线房屋“穿衣戴帽”、修路、修桥等“新农村建设”项目。甚至,一些农户的名字出现在补助名单上,却没能获得改造房屋的补助资金。

  湖北省一位基层审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危改补助对象应按“户主申请、村委会核实、村民小组评议、村委张榜公示、乡镇审核申报”流程确定。一些地方特意绕开小组评议、张榜公示两个环节,躲避村民监督;各村补助详细情况虽需统一上网公开,但因多数农民上网少,加上监管部门抽查审核不够,以及部分危房改造对象维权意识淡薄,容易出现“网上公示合规,实际暗箱操作”等违规现象。

  揭三大贪腐手法:克扣截留、内外勾结、巧立名目

  记者调查发现,危房改造资金贪腐案中,涉案人员大多是村“两委”干部,也有一些是乡镇干部。

  ——直接克扣截留挪用。由于农民普遍对危房改造补助政策、标准不了解,一些村“两委”干部提出帮助代办领取,从而克扣、截留部分资金,只给农户兑现一部分补助;有的不及时兑现发放补助,私自挪作他用。

  河北省大名县一乡镇财政所所长兼会计利用职务便利,将大名县乡村财税管理局下拨的两笔危房改造资金31.5万元和16.8万元,分别两次存入个人账户,后事情败露。河南兰考县谷营乡岳砦村申报危房改造12户,除1户自己领取外,岳砦村村干部从乡镇规划中心领取11户危房改造补助款共4.4万元,领取后实际发放11户补助款1.6万元,其余归还村里老账及瓜分。

  ——村干部内部勾结骗取资金。危房改造申报第一关在村里,这让部分村干部看到了“机会”。

  广西百色市右江区阳圩镇那等村村委主任卢远发,利用协助镇政府从事危房改造工作的便利,明知本人及其弟卢某不符合危房改造补助条件,伪造其本人及卢某的申报材料,骗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共计3.48万元,用于个人开支。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说,由于危房改造需要通过村一级向上申报,村两委干部就有了一定的权力,导致他们有可能利用手中的补助指标建议权、上报权、分配权,诱骗、逼迫农户要回扣,或者将补助指标安排给已经建好房子的农户,要求配合办手续、骗补助、私分款。

  ——巧立名目索取“好处费”。“手续费”“辛苦费”“跑腿费”“照相费”……基层干部往往罗织各种名目向农户索取钱物。

  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大樟乡文化体育广播电视站站长龚某在为危房改造户拍摄建房照片过程中,以收取照相费为由,每户收取50元或100元。法院查明,龚某还以“辛苦费”或“手续费”,向21个危房改造户每户索要500元。

  广西马山县加方乡龙头村村支书覃乃富、龙开村村支书曾绍宇等人以“辛苦费”名义向危房改造农户勒索钱财8万多元。办案人员透露,覃乃富在春节前坐在家中等群众送钱,曾绍宇甚至还让农户必须在春节前送一只鸡。

  多起违规案件受到查处,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要加强村务公开

  对于防范“农民身边的腐败”,多地加强了探索:贵州黔东南州成立“民生监督特派组”,配备专项工作经费,接受群众举报并走村入户调查,已查处多起违规使用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案件;山西陵川县、甘肃华亭县、广西博白县等地都探索建立了“惠农资金监管网络平台”,收到良好效果。

  “危房改造资金频频被蛀蚀,使党和国家的惠民政策卡在‘最后一公里’。”广西柳江县委常委、纪委书记苏学常说,涉及危房改造资金这样的贪腐案件,虽然违法违纪主体级别低、涉案数额不大,但发生在老百姓身边,涉及群众多、社会影响恶劣,对老百姓利益的损害最直接,群众感受最深切。

  任建明建议,解决这一问题,应加强村民民主监督制度建设,加强对村官的监督,发达的地区农民还可以通过上网等方式了解信息,对村务进行监督,一些欠发达或者落后地区,可以通过广播、村务公开栏等方式进行公开,资金补助的标准是什么、哪些村民有资格获得补助、获得多少补助等,这些都应该透明公开。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