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德国恋人(七)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最美好的你

订阅知音杂志

德国恋人(七)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最美好的你

www.zhiyin.cn 2015-08-14 09:17:31 晋江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哎,原谅她没法将他当十八岁的小弟看待,主要是这发育得实在太好了点!在他面前,她都不敢自称是发育完毕的21岁“女人”。

  前篇:

  德国恋人(一)初见邂逅的命运

  德国恋人(二)一个人的坚强 两个人的遇见

  德国恋人(三)幼稚小孩 看见你就想恶作剧

  德国恋人(四)不狗血不言情

  德国恋人(五)前方高能预警:小鲜肉来了!

  德国恋人(六)在爱情转角 我又遇见你

  第十三章 扑街货

  这附近有个停车场,比较偏僻,停在这里不会影响交通。尤里安将汽车靠边后,便转头去看她,眼底闪过一丝不确定。说实话,这种情况还是生平第一次遇上,主要是没经验哄不来人,所以绞尽了脑汁,还是想不出该说什么话去安慰她。

  见顾娅脸上梨花带泪的,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裤袋里还有半包餐巾纸,赶紧掏了出来。谁知,这半包纸巾被他长期压在屁股下面,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取出一张递过去,道,“干净的。”

  顾娅低着脸,根本没看,随手接过后,洗了洗鼻子。

  “这个……那个,”他左顾右盼的,终于给他找到一瓶水,于是赶紧塞在她手中,道,“喝一口水吧。”

  她下意识地抬头,正好撞上他的两道目光,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两人认识才没多久,她就在人家小帅哥面前哭得稀里哗啦,悲伤过去理智上头后,脸上肯定拉不下。于是,她飞快地拉开车门,想也不想,就一头跑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尤里安一怔,随即想道,难道是他的半包纸巾膈应到她了?可是他指天指地发誓,纸巾是干净的,他真、的、没、用、过、啊!而且,他也没有半点侮辱她的意思。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解释下,拉开车门,飞快的追了过去。

  【推荐阅读】

  徐徐诱之(五)一见钟情背后的“阴谋”

  徐徐诱之(六)交女朋友的计划书

  徐徐诱之(七)老师,你好!

  徐徐诱之(八)放长线钓了个“傻白甜” [page]

  顾娅当然不是因为尤里安,她只是心里头那难受,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可没想到,尤里安这个想太多的家伙,居然跟着来了。

  不想和人说话,也不想面对谁,于是她加快了脚步,一路飞奔,想甩掉他。

  可,她后面跟着的是谁啊?

  人家是一米九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好不好!

  她再快,两条小细腿能跑得过他么?

  顾娅听到背后越来越近的声音,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不料,这一开小差,悲剧立马就发生了。她因为频频回头,而没看见前面拉着的铁链,结果脚下一绊,摔了一个大跟头。

  哎呦,这一下,都快把她的姨妈巾给摔出来了!

  她趴在地上,一下都懵了。真是越不想出丑,就越是要出丑,这一刻她想死的心都有了,人生的杯具为毛都是层层叠叠挨个儿套好的?

  尤里安从后头抢上来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步,她已经狼狈倒地。这扑街的声势,叫人不忍直视,想想都疼。

  他赶紧扶住她,问,“你没事吧?”

  没事才见鬼了!她皱着眉头,半天吐出一句,“疼。”[page]

  尤里安暗忖,疼就对了,就算是他皮厚肉糙的,这么一下,也够呛。

  他拽了一下她的手肘,问,“还能起来吗?”

  手脚都疼,哪有力气,她摇了摇头。

  尤里安好笑地道,“我说,你跑什么呀?”

  她压压嘴唇,都不愿意去回想刚才的糗状,道,“因为你追着我。”

  “我追着你,是因为我不放心你呀!”他脱口而出。

  这句话说得简简单单,却让她感到了格外的温暖,不知道怎么的,就此触动了胸口的心弦。一个人漂泊在外,总有想家的时候,尤其是遇上困难的时候。所以当有人关心她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和郁闷都浮了上来,相互纠结,最后让她痛定思痛,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哭了起来。

  尤里安吓一跳,暗自骂了句他妈的,自己这是什么狗屁安慰人的方式,没把人哄笑,反而给哄哭了,太差劲了。

  这下他可不敢再随便开口,犹豫了下,双手一伸,干脆环住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强有力的拥抱。

  无声胜有声,顾娅也不需要他说话。况且,让她感到慰藉的也不是他说的话,而是在在茫茫人海中,有人愿意将肩膀给她靠一下。游子的孤独,游子的寂寞,游子的艰辛,游子的无奈……也只有游子自己心里最清楚!

  就这样坐在地上,哭了一会儿,抽泣的声音渐渐变弱。见她好过了点,他又从口袋中掏出那半包纸巾,递过去。

  她接过,哑着喉咙道,“对不起。”[page]

  他不以为然地挥了下手,道,“没什么,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哭过了就把它们全都忘记。”

  她点了点头。

  在尤里安的搀扶下,她站起来,却发现膝盖一阵刺痛。撩开裤管一看,哇,不得了,破了好大一块皮,鲜血直淋的。

  顾娅一看,顿时就双眼发晕,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晕血。”

  尤里安到底是运动员,看惯了大小伤口,所以比她沉着多了。不慌不忙地抽出一张纸巾,简单替她处理了下伤口,安慰道,“没事的,你放心,只是破了一点皮。”

  她嗯了声,觉得自己够丢脸,又哭又闹又摔跤的,估计是把一辈子的脸全都丢在德国了。

  “还能站起来吗?”

  “能的。”

  尤里安看了下四周,道,“这里附近有个公园,想不想去走走。”

  她都这么狼狈了,还走呢。[page]

  尤里安见她摇头,便道,“我知道这是个中国式样的花园,真的不想去看看?”

  他这么一说,好奇心顿时就被他勾了起来。来到法兰克福这么久,她还真没听说过,城市里有这么一个花园的。

  “好吧。”

  尤里安双手撑在她的胳膊下面,轻轻松松地就把她一把拽了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

  膝盖虽然痛,但也不是不能走路,忍一忍,就过去了。不好意思像个慈禧太后似的让他搀着,主要是他的个子太高了,她转头只能看到他的下巴,严重打击自信心。

  跟着他左拐又右拐,就在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耍自己玩之际,一座大牌坊出现在眼前。

  我靠,还真有啊。

  果然是她见识太少,顾娅当时就惊呆了。

  大牌坊上用繁体字写着春华园三个字,门口两樽石狮子,白色的围墙环绕四周一圈,看上去精致典雅,还真有点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味道。

  “是不是,我没骗你吧!”[page]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中国花园?”

  尤里安道,“因为1989年的时候,广州和法兰克福结为友好城市,中国政府决定赠送法兰克福一座中国园林。这个公园以前叫冯.贝特曼,是个银行家建造的,据说二战时期,就已经采购和建造中国式的园艺景点置于公园里了。”

  二战时期……唔,还真为难了那些纳粹。

  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么知道这些细节?”

  尤里安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我是个儿中国通。”

  说这话,也不脸红。顾娅哼了声,“我不信。”

  尤里安见自己忽悠不了她,便耸耸肩,道,“好吧,事实上,这些历史都刻在牌坊前的石墩子上。刚进来的时候,我瞄过一眼。”

  原来如此。

  风和日丽,两人并肩漫步在花园里。顾娅看见这石拱桥、小亭子、庭园、假山、还有一池的莲花,不由鼻子酸酸的,心情很微妙,莫名有种想哭的感觉。人在国外,最感叹的就莫过于看到家乡的东西,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思乡情。

  顾娅在亭子里一屁股坐了下来,微风轻抚,阳光明媚,望着满园夏色,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谢谢你带我来这。”[page]

  听她这么说,尤里安抿了抿嘴,露出一对酒窝,“心情好点了吧?”

  “是的,好多了。”

  尤里安停顿了下,还是忍不住,问,“刚才打电话来的是你男朋友?”

  顾娅一怔,随即纠正道,“是我的前任。”

  他惊讶,“前任还能让你这么伤心?我都不记得自己前任长什么模样。”

  一句话瞬间让她惭愧万分,觉得自己弱爆了!

  见她不说话,尤里安又道,“你难过,是因为心里还没忘记他吧。”

  一针见血,要不要这么犀利啊,顾娅埋怨地横去一眼,“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你就不要拆穿我了,好不好?”

  尤里安哈哈地笑了起来,“不拆穿你,你怎么能认识到自己有多傻呢?其实,傻点不怕,就怕自己不认为自己是傻子。”

  “……”

  这哥们到底会安慰人么?

  “其实,德国有很多好男人,再找一个吧。而且,在我眼里,那个人也不帅啊,人都没我高。”

  顾娅听了差点吐血,大哥,你怎么可以拿自己当衡量标准!你已经一米九了,再比你高,难道要找两米的?再说了,我也就165的个儿,站在你旁边,已经压力很大了。

  两人瞎侃了一会儿,这时手机又响了,这会儿是尤里安的。他怕自己忘了时间,便调了个闹钟。

  “我自己能回去,不用送了,你去训练吧,免得时间来不及。”

  尤里安道,“想不想去看我们训练?”[page]

  “外人可以去看吗?”

  “我们的训练也有对外开放的时间。今天是在a(体育场)的外围训练,所以人人都可以去观看。”

  顾娅对足球的兴趣,就好比精灵对霍比人,完全没有啊。可是,尤里安都张口相邀了,回绝掉他会不会不开心?

  尤里安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坦诚地道,“如果你不感兴趣,就别勉强,没关系的。”

  顾娅想了想,还是没好意思拒绝,便硬着头皮道,“不勉强,我也想去看看。”

  第十四章 小鸡快跑

  顾娅去了体育场就后悔,原因是太无聊了!

  她坐在看台上,撑着下巴,就看几个男人跑步。而且,这一跑,就是一个下午。

  30-60米的反复多次冲刺跑、100-400米的高强度反复跑、短距离追逐跑、5、10、15、20、25米折返跑,还有带球跑……总之,就是各种花式的奔跑,看得人眼花缭乱。

  每天都是在run的状态下度过,顾娅也蛮佩服尤里安的,他这心理得强大成什么样啊。不过,也许看的人觉得艰苦,真正在场下的人却其乐融融,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这个运动。所以,才能把这么辛苦的集训,当成是乐趣,苦中作乐。球场像舞台,球员像演员,用身体演绎。显然,尤里安也是,他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如鱼得水地展现自己的优势。

  足球具体是怎么回事,顾娅也说不明白,但就是直觉地看好尤里安。同样的传球动作,别人要练个好几次,而他总是能够一步到位,让教练满意。而且,不管力道、速度,还是耐力,他都是出类拔萃的。如果没有比较,还说不好,但在这一群队友中,他立即就脱颖而出了。[page]

  尤里安说过,虽然他现在还是法兰克福足球俱乐部青年队的一员,不过,已经和俱乐部签了卖身契。等今年综合考核下来后,就可以转成正式球员,这代表着,他很快就能获得代表球队参加德甲联赛的资格了。没准哪一天,他就代表德国国家队,站在世界杯的球场上镁光加身了,谁知道呢。反正,他年纪还轻,将来是前途无量。

  顾娅用手机远远地了拍一张照,正好是尤里安一脚射门的姿势,足球撞在门框上,又反弹入球门,震得门框直颤,看上去威风凛凛。她将照片传到微博,又写了个标题:德国小将无名氏。

  不一会儿,qq短信便来了,她打开一看,是严欢。

  严欢:在哪呢?

  顾娅:在体育场。

  严欢:你跑哪去干嘛?

  顾娅:闲着无聊。

  严欢:照片里的人是尤里安?

  顾娅:你看不出?

  严欢:乍一眼,我还以为是某球坛巨星。

  顾娅打了个笑脸过去:这家伙确实很有实力。

  严欢:你今天去了移民局没?

  顾娅:去了,但结果不好。拿不到签证,我可能要回国了。[page]

  严欢发来个安抚的笑脸:别着急,要不然你去找教授聊聊,他们也有权利让你破格入学的。再不行,你可以试试看东德,那里生活水平差点,可能要求低点。

  顾娅哦了声,然后回了个表情回去:谢谢。

  严欢:那你玩得开心点。p.s.要不然考虑下尤里安也不错,年龄不是问题,真不是。比你小,就像一张没写过的白纸,能随你调.教。

  顾娅心想,还白纸呢,女朋友都换了不知道多少个,经验可比我丰富多了。

  突然想起一事,于是她又写道:对了,今天下午托马斯打电话给我。

  严欢连发了三个惊叹号:他想干嘛?

  顾娅:他说要向我道歉。

  严欢:他良心发现啦。

  过了五秒,她又写:难道是他想吃回头草?

  顾娅吓了一跳,这句话尤里安也说过,不过,那时她没当回事。不过,现在种种迹象来看,也不是没这可能。

  人生不会这么狗血吧。

  严欢回:人生就是这么狗血!从你身上,我再次见证了这个真理。

  严欢又问:你打算怎么样?

  顾娅不明白,什么怎么样?

  严欢道:就是会不会再和托马斯在一起。

  顾娅想也没想:不会。

  严欢回了个笑脸:那我就放心。如果你敢回答我说不知道,我打死你。

  顾娅:我是抖m,我不是贱。[page]

  严欢:等我过两天吧秦大师送走,就来找你。

  顾娅打了个ok的手势,将手机收好。

  四周张望了下,发现看台上的观众都走得差不多,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大概训练也快结束了吧。她低头向球场望去,瞧见尤里安在那向她招手,示意她下去。

  她不想动,便摇了摇头。

  尤里安转头和人说了几句,等他的队友和教练员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又招呼她。他在那边喊着她的名字,跟催命似的,顾娅没辙,只得一阶一阶地爬下去。

  “你训练完了么?”

  “完了。”他一头汗,头发都湿了,球衣贴在他胸口,都能看到胸肌的曲线。那若隐若现的模样,简直太诱惑人了。

  哎,原谅她没法将他当十八岁的小弟看待,主要是这发育得实在太好了点!在他面前,她都不敢自称是发育完毕的21岁‘女人’。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存心逗她还是怎么着,见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便一下子撩起了衣服的下摆,塞在领子里。这么一下,他那平坦结实的腹部就赤条条地完全呈现在她眼前了。

  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那揶揄的目光仿佛在说,想看就让你看个过瘾。

  真是太豪放了!我们又不熟。顾娅的脸一下红透了,讪讪地笑了笑,然后低头望着草地,都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啥。

  尤里安看着她,眼底深藏笑意,用手扇了扇风,道,“今天天真热。”

  顾娅立即顺着他给的台阶下了:“可不就是。”

  她抬起脸,撞见他弯弯的眼睛,心口一跳,有些心虚,便掩饰性地道,“回家不?”

  “还不能。”[page]

  “为什么?”她奇道,“不是说训练都结束了吗?”

  “是啊,训练是结束,可是还有一件事没做。”

  “什么?”

  他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球门前,道,“教你踢足球。”

  顾娅顿时就囧特了,指着自己道,“你教我踢足球?”

  “嗯,对的。”他一脚踏在足球上头,用力往下一踩,然后脚背一勾,足球就从地上蹦了起来。他随手一接,稳稳地hold住了足球。

  开玩笑!她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走,“不学。”

  尤里安拽住她马尾,将她扯了回来,一把勾住她的肩膀道,“今天我兴致好,一定要教你。”

  他不由分说,将球往她面前一放,指着她道,“你看见了什么?”

  顾娅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足球啊!”

  尤里安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神情认真地道,“错。这不是足球。”

  “那是什么?”

  “是你前任的脑袋。”

  顾娅,“……”

  他站在的她身边,示范了一个标准的踢球动作,道,“像我这样,你要狠狠地、用力地把它一脚踹出去。”

  等他说完,顾娅顿时就明白了,其实尤里安并不是真的要教她踢球,而是帮她找了个可以发泄心中的郁闷的法子。[page]

  这个大男孩有时候真挺可爱,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就用他特有的方式来安慰她。

  顾娅没再反对,她用脚刨了刨地,然后使劲一脚踹过去。球飞起三十五度,在空中划过一个小弧线,稳稳地飞进了门网……隔壁的观众席。

  这水平虽然已经是臭得不能再臭,但尤里安还是及其配合地鼓起了掌,大声地给她喝彩,那气势让顾娅有种在世界杯上进球的错觉,弄得她脸又红了。

  嘘,低调,低调点。

  尤里安跑过去将球捡回来,问,“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她摇头。

  于是,他又将球放在她面前,“那就再来一次。”

  顾娅不客气地一脚踢飞。

  他又去捡回来。

  如此几次,连顾娅都不好意思了,感觉尤里安俨然就是那种巡回猎犬,主人不停地扔,它就不停给你叼回来,特衷心的那种。

  顾娅出了一身汗,圆满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抬头望天。

  这个运动场很大,阶梯式的看台就像古罗马的斗兽场,一旦打开灯光,就是万人瞩目。她坐在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很渺小,不光是人,而是所有的一切……成功还是失败,再过个十几年回首来看,也许都不值一提。

  正发着呆,突然头顶一凉,脑袋上有湿乎乎的液体流了下来,她吓一跳,本能地缩头。转头一看,是尤里安,他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其中的一半倒在他自己头上,另一半在她身上。

  顾娅急忙避开,用袖子擦了擦脸,尖叫了声,“你干嘛?”

  尤里安笑嘻嘻地随手将瓶子一抛,丢进垃圾桶,道,“运动后的必须动作,让大脑清醒清醒。”

  她没好气地道,“我已经很清醒了!”

  他眨了眨眼,“真的吗?”[page]

  接过他的毛巾胡乱地擦了擦头发,她铿锵有力地道,“是真的。即便前途很艰难,我也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尤里安做了个惊讶连,坏笑,“你想多了,其实,我只是单纯地想让你感受一下被水淋头的感觉。”

  “……”

  顾娅的脸顿时垮了,恶狠狠地将毛巾甩回给他,道,“算你狠!”

  见状,他肆无忌惮的笑声顿时充斥在她耳边,抖落了她一身鸡皮疙瘩。

  日落西山,一天终于又折腾完了。回家的时候,顾娅腿特疼,倒不是摔的,而是踢球踢的。两人一高一矮并肩而行,高个儿拎着足球,小矮子跛着腿,踏着夕阳回家。

  未完待续。

  作者:Engelchen

  来源:晋江网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82012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