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恋爱 > 婚恋学校 > 争人权是争女权的基础吗?

订阅知音杂志

争人权是争女权的基础吗?

www.zhiyin.cn 2015-03-05 08:24:50 恋爱潮 我要评论

字号:T|T

可以说,女权是人权的自然延伸,当人权概念出现后,女权概念也随即产生。1975年,联合国妇女大会召开的时候曾提出过“女权即人权”的口号。

  原标题:争人权是争女权的基础吗?

  女权主义者们认为春晚小品中出现的“女神”、“女汉子”、“二手货”等说法是歧视女性,于是联名要求取缔或停播春晚。然而很快就有人站出来说是女权分子反应过度、过度诠释、小题大做、矫情和玻璃心,社会已经对女性很公平了,你们这样做是撒娇、瞎胡闹。女权主义者听到这样的反对很是愤怒,有的说中国根本就没有女权分子,你见到的那都是鬼,因为女权主义根本就没有落实,启蒙得还不够;有的则联想起自己在求学、就业、婚恋上所遇到的诸多不平事,更是为带有官方意味的歧视而感到愤恨和无奈。

  接着,更有意义的争论诞生了。反对女权主义的人认为,女权主义远不是当下中国最为迫切的社会议题,在一个人权都无法得到真正落实的国家,谈女权太过奢侈和不合时宜。然而,女权分子们则认为以人权为由搁置女权是“自由民主人士”的自私和盲目,而所谓“人权先于女权”的说法只是人为设置的道德门槛以便阻挡女性对其正当权益的追求,她们举例子说,在许多人权运动和民主化运动成功的国家和地区,妇女的地位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改变,她们仍然处于男性的压迫之下,比如日本、韩国、台湾、以及“阿拉伯の春”之后的阿拉伯国家等等。

  双方的理由看似都有些道理,然而细细推敲一番,却都有着明显的逻辑漏洞。

  一、不能站在人权的道德制高点上忽视女权的正当诉求

  以女权并非紧迫或生死攸关为由的“正义人士”,忽视了维权人士的价值排序和具体处境。在一个已然价值多元的社会里,并没有唯一正确的价值排序,比如:追求民主比追求女权更重要,追求女权比追求动物权利更重要。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处境不一样,关注点也不一样。你不能要求一个正遭受丈夫家暴的女士首先不是关注女性权益,而是关注环境保护。这种要求是种无理的苛责,有违常情常理。

  就好比前一阵有人谴责营救黑熊的热心人士说,那些贫穷山区的孩子连饭都吃不上,你们怎么不去救人,反倒在这里救熊?在这些“自以为占据更高的道德制高点的人”眼里,救黑熊属于小资产阶级或中产阶级的矫情病,因为他们只是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自私地”满足自己的道德需要而已。可惜,热衷于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士实在太多,直男癌患者李敖就属其中一例。

  以今天的眼光看来,李敖身上的大男子主义着实令人厌恶,即便笔者曾深刻地受其影响,也不能掩饰我对其陈腐观念的嗤之以鼻。暂且不提女权主义,仅就“价值排序”而言,他的一些荒唐言论可谓今日大陆高逼格知识分子的错误先声。比如,他曾当面质问作家三毛:“为什么不去救黑暗中的黄人,却去救黄沙中的黑人?”于是,他蹭蹭蹭登上道德制高点,骂三毛在作秀,是伪善。骂完三毛后,他接着骂金庸,说他身为佛教徒却坐拥庞大财产,也是伪善。

  像李敖这种高逼格道德卫士的毛病就在于,总是以自以为更大的“善好”来否定或贬低别人追求或布施的“善好”,流于空洞抽象不说,更是一种“权威人格”的体现,跟他所反对的敌人其实共持同一种逻辑。阿德勒率先提出的“权威人格”(authoritarian personality)表现在:总是以权威自居,总是以真理自居,总是以“天降大任般”的使命感自居,总是以自己所认为的“重要、急迫和生死攸关”来否定别人眼里的“重要、急迫和生死攸关”。在心理学上,这属于一种过度补偿:超我的强大严重压抑了本我的需要,让人(自我)在超出自身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外追求道德、真理等权威的化身。我记着以前看北京台王芳所主持的一档谈话节目《谁在说》,讲一个中老年妇女,放着自己的几个儿子不管不顾,却养着一大堆孤儿,最后因耽误救治而导致自己的小儿子成了残疾人,她的行为就是一种超我严重压制本我之后的病态体现。其实,国民性当中的奴性和权威人格,正是一体两面,就好像奴才总是依傍着主子一样。

  因此,我很能理解许多女权主义者对这种打着追求自由民主的旗帜,却一副权威人格特质的“进步人士”的反感和不信任。无论争取什么权利,追求何种正义,做何等善事,每个人的因缘不同,能力和眼界也不一样,只宜感召,不宜强求,勿以善小而“嘲讽”。

  但是,换一种角度,我们也不应该把争女权和争人权完全割裂开来。因为这样做既在学理上站不住脚,也不容易争取更广大范围的支持。在我看来,一方面,争人权是争女权的基础,不仅是逻辑上的基础,也是社会条件上的基础;另一反面,争女权能反哺人权运动,促进人类(无论男女)更进一步的解放和发展。

  二、从逻辑上说,女权属于人权的一部分

  因为女人属于人类的一部分,所以女人的权利(女权)属于人的权利(人权)的一部分。这是逻辑上的包含关系,很好理解。正如,为争取猫权,你不能不争取动物的权利。再比如,如果只争取食用狗的解放,而不争取食用猪的解放,这就是把自己的偏好置于别人的偏好之上,说不过去。

  可以说,女权是人权的自然延伸,当人权概念出现后,女权概念也随即产生。1975年,联合国妇女大会召开的时候曾提出过“女权即人权”的口号。这个口号,按我的理解,正是突出了“女人”中“人”的成分,也就是说,当女性在其作为“人”的位置上缺席时,人权和社会正义就不复存在。女权运动正是要恢复女人作为“人”(和男人一样的人)的权利,这是其合法性和正当性的来源,在“女权即人权”的意义上,女权运动是一个过去享有较少权利的群体(女性)为争取获得相应或相等的权利而展开斗争的正义运动。

  【推荐阅读】

  找个合适的人就嫁了吧!

  更悲剧的物种是“剩男”

  谈恋爱觉得累,是因为爱情EQ不高

  是女人太麻烦,还是男人嫌麻烦?

  再般配的爱情也需要经营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