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感动中国 > 欲火清凉:一个女人在生命劫难中

订阅知音杂志

欲火清凉:一个女人在生命劫难中

www.zhiyin.cn 2015-01-07 08:39:58 知音杂志 我要评论

字号:T|T

就这样,一个和我生活十几年的丈夫,和一个虽然爱情深埋心底却依然生死不离的“蓝颜知己”,用他们的大爱托起我的生命之舟,而那份久藏在我心中的爱情,也慢慢淡化,只剩下了感恩。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在病魔面前,一切情感都可以转化怜悯与爱。因为对生命的敬意以及渴望,我们愿意放弃自私和狭隘,为简简单单地活着而努力。

  中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打工。辗转漂泊的生活,让我渴望有个家。23岁那年,我匆忙嫁给了平谷区一个老实巴交的“二婚男”。然而,婚后我发现,丈夫虽善良,却内向木讷,处事上和我有诸多分歧。我想过离婚,但为了让儿子有个快乐的童年,我依然维持着婚姻。

  业余我酷爱唱歌、填词,经常用“千年寒冰”的网名,在虚拟的K歌房里与陌生歌友K歌。2010年初的一天晚上,一个名叫“逝爱”的陌生歌友与我打招呼,然后我们开始了聊天。很快,我们发现彼此有相同的梦想,都渴望过那种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他叫张敏华,山东菏泽人,比我大8岁。他说自己的婚姻是父母一手包办的,在这场没有共同语言的婚姻中,他与妻子困于围城20年。相同的境遇,让我萌生了来自心底的爱意。我和他惺惺相惜,不久后互表爱意。

  在我考虑结束那段鸡肋婚姻,开始追逐幸福时,我因持续腹痛被医院确诊为结肠低分化腺癌中晚期,说我活不过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我恐惧不安,也放弃了求生的希望。我发短信给远在山东的张敏华,告知了自己的病情,并让他放弃这段感情。可他每天给我电话,一次次劝我不要轻易放弃生命。在这份遥远的关爱里,我感受到了一丝力量。我对丈夫称,打来电话的是山东的歌友。丈夫的眼神虽然很是复杂,但也只是微微点头,并不说什么。

  半月后我进行了升结肠癌根治术,只是没想到术后第5天,张敏华竟拎着一大包营养品来了。我看过他的照片,所以很快认出了他。丈夫愣了半晌,友好地与张敏华握了握手。由于丈夫几天几夜没合眼,张敏华劝他回家休息,他来照顾我。那天,张敏华在我的病床前陪我聊天、探讨病情,好像我们是久违的故友。傍晚,他回山东了,临走时,他鼓励我坚强地活下去。回山东后,他一如既往地给我来电、发短信,有时还让我把电话转给丈夫。两个男人之间说了一些什么,我不清楚。但丈夫接完电话后,对我的护理格外精细。

  2012年7月2日,我切除部分小肠和横结肠后,再次接受6个周期的化疗。然而,一切拼死努力也没能赶走厄运,癌细胞竟转移到腹壁及子宫直肠窝,病情越来越复杂。一次大出血后,我神志不清地在电话中对张敏华说,希望再见一次。在万般期盼中,张敏华再次出现在我病床前。事到如今,丈夫早就明白了我和张敏华之间涌动的爱意,他没有计较,反而多次恳请张敏华前来看望我。为了我这个绝症病人,他渐渐放弃了之前所有的疑虑与敌视,和张敏华约定合力拯救我。

  就这样,一个和我生活十几年的丈夫,和一个虽然爱情深埋心底却依然生死不离的“蓝颜知己”,用他们的大爱托起我的生命之舟,而那份久藏在我心中的爱情,也慢慢淡化,只剩下了感恩。

  靠着输液维持生命的那些日子里,我享受着身边的温暖,尽力不让生命留下遗憾。一个月前,我已签订了死后捐献眼角膜的协议。张敏华说,如果我努力活下去,并发生奇迹,就亲自为我穿上嫁衣,我欣然地笑了。其实,我早已看轻生死,即便自己不幸离世,我也会带着爱与感恩去天堂……

  改编自《知音》2014年第35期《欲火清凉:一个女人在生命劫难中》

  作者:谢学军 编辑:谢学军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