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感动中国 > 血色拯救绝情爸爸,儿女捧上破碎的心

订阅知音杂志

血色拯救绝情爸爸,儿女捧上破碎的心

www.zhiyin.cn 2014-10-12 08:11:55 知音杂志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为父亲请律师,下决心难,付诸行动更难。张宏和姐姐都是生活于社会底层的打工者,他们工资少,存款更少。张英存了几年的钱除了在婚前用于补贴家用,其余的都用在给自己准备简单的嫁妆上。而张宏,每天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8点,一天要翻修上百个轮胎,一个月才能挣到750元钱。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尊敬的法官,请您相信我们会用独特的方式,为父亲铺就一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路。我们愿意做父亲自新路上的明灯,照亮他回家的路。我们盼望着亲人早日团聚的那一天……”

  2005年12月16日,在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一封写给法官的信被当庭宣读,之后,人们热泪长流。大家之所以感动,是因为这封信中提到的父亲曾为了一个女人抛家舍子,甚至带走了儿女的读书钱;如今,那个女人不顾一切地抛弃了他,并让他无家可归,最终促使他犯下大案、被捕入狱。当所有的人都埋怨他自作自受时,他的一双儿女却倾其所有为他奔走,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只要爸爸能悔过自新,儿女的心房就会有爸爸永远的家!

  再见父亲,无情人已成阶下囚

  在张英和张宏这对姐弟心中,父亲张文清曾是他们一生都无法饶恕的人。

  出生于1981的张英和小自己5岁的弟弟张宏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原是南京市冶金局下属一家企业的总经理,母亲林清元贤惠能干、知书达理。张英姐弟成绩优异,自读书起就年年获奖。然而,和睦的家庭很快就被父亲的无情打破:父亲为了一个年轻的女人,不惜众叛亲离,居然要和母亲离婚。

  那是1994年6月,时年42岁的张文清认识了一个名叫吕静的营业员,两人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在南京珠江路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公开同居。

  张英和张宏是从母亲不断的哀求中得知这一消息的。那是1995年4月15日,半个月没有回家的父亲终于回来了,可他在家前后呆了不到半小时,就收拾行李要走。母亲苦苦哀求,父亲却一脚将母亲踹倒在地。母亲的哀号震痛了张英姐弟,他们在惊慌之余找来了爷爷奶奶,可父亲反过来做他们的工作,说自己“活了这么多年才知道爱情的滋味”。

  张英姐弟不明白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此后,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受了生活的变化:原本和睦的家变得鸡犬不宁;他们只要外出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而爷爷、奶奶和妈妈更是气急生病、卧床不起。

  这之后,父亲干出了更让人不可理解的事。他拿出家里的存款,先是花了30多万元在城北给情人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接着花了近14万元对房屋进行豪华装修。随后,他拿出10多万给情人买了一辆别克轿车。即使这样,父亲也没有消停,他坚决要求离婚。母亲不同意,他竟拳脚相加,甚至还对儿女大打出手。1996年12月初,众叛亲离的父亲与母亲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为了讨好情人,他竟然拿走了家中最后6万元存款。母亲气得大骂他“没有人性”,可父亲只说了句“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便扬长而去。

  父母离婚那年,张英15岁。15岁的孩子已经完全明白,父母离婚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为此,她和母亲一样,每日以泪洗面。父母离婚后,母亲一蹶不振。为了维持生计,张英勉强读到初中毕业就去打工了。这些年,她卖过报纸,做过超市营业员,送过牛奶,吃尽了同龄女孩不敢想象的苦。

  而张宏就更惨了。1996年,他刚满10岁,因为父亲的事,张宏一时间成了“名人”,同学们经常在背后笑他没有爸爸,张宏因此死活不愿意去学校。好不容易读到初中一年级,张宏因为少做了一次作业,而被老师指责为“没有父亲的孩子就是不行”,从此他便辍学在家。2004年6月,刚满18岁的张宏经人介绍到汽车修理厂打工,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翻修汽车轮胎,劳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因为工作劳累加上营养缺乏,张宏小小年纪就得了腰肌劳损,身高1.75米的他体重仅有96斤。每每累得全身散架时,张宏都会不由得在心里恨父亲。

  父亲对于家庭的背叛让张英姐弟的人生得以改写,他们在心中恨父亲、骂父亲,可他们万没有想到再见父亲时,他已变成了阶下囚。

  原来,张文清离婚后,因其私生活不太检点,上级部门于1997年3月撤销了他总经理的职务。而直到2000年春节前,吕静才同意与他结婚,且提出了前提条件:张文清必须将房屋产权和汽车产权全部转到她的名下,且必须公证为婚前财产。张文清为了能和吕静结婚,只得同意。然而张文清没有想到,婚后不足半年,吕静就要将他抛弃。2003年1月,吕静向法院起诉离婚,3个月后,法院判决两人离婚,并判决房子和汽车归吕静所有。

  离婚后,吕静多次将张文清赶出家门,可众叛亲离的张文清这时已无家可归。2005年3月,吕静再次将他诉上了法庭,要求他无条件搬走。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于2005年4月21日一审判决,要求张文清在判决生效的15日内从吕静的住房内迁出。

  听到法院宣判后,张文清痛苦异常,他感觉吕静是在将他往绝路上逼。4月25日上午9时许,张文清揣着事先买来的斧头跟随吕静来到其姐姐打工的家具城,并从衣袖里抽出斧头,狠狠地从背后砍向吕静头部,吕静刚喊了一声“救命”便倒地不起,张文清仍挥起斧头向已经倒在地上的吕静连砍了几刀,随后还向前来劝阻的吕静姐姐的脸上划过去……

  随后赶到的警察将张文清制服,并给其戴上手铐。经鉴定,吕静右拇指的损伤程度属重伤,其头部损伤构成轻伤;吕静姐姐头面部及颈部的损伤程度属轻伤。2005年4月26日,南京市栖霞区公安分局将张文清予以刑事拘留。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