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感动中国 > 面对那双渴盼的眼睛,大爱穿越年华沧桑

订阅知音杂志

面对那双渴盼的眼睛,大爱穿越年华沧桑

www.zhiyin.cn 2014-04-07 09:08:05 知音2008年第2期 我要评论

字号:T|T

如果你正在北京上学,且有机会留京工作,却冒出个“哥哥的私生女”需要你回家抚养,你会如何选择?而且,你惊讶地发现,女婴还是个白血病患者,你还能坚持当时的善念吗?再如果,女婴原本与自家毫无血缘关系,你又会不会深感冤屈,并最终放弃?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如果你正在北京上学,且有机会留京工作,却冒出个“哥哥的私生女”需要你回家抚养,你会如何选择?而且,你惊讶地发现,女婴还是个白血病患者,你还能坚持当时的善念吗?再如果,女婴原本与自家毫无血缘关系,你又会不会深感冤屈,并最终放弃?

  这三个如果,武汉市棋盘街社区干部舒治荣都遇到了。16年前,正在北京进修的她,捡拾了与她本无血缘关系的白血病女婴。16年里,在女婴亲生父母人间蒸发、小女孩生命随时可能夭折的困境中,她舍弃学业与前程,耗尽百万家财,毅然挑起了呵护困顿生命的如山重任……

  16年后,舒家有女终长成,在母爱的羽翼下,当年的弃婴挣脱了重症,蝶变为“湖北十佳春蕾女童”。而这位伟大而平凡的母亲,也荣当“全国百佳家长。”

  人生急转身:只因无法背对那双渴盼母爱的眼睛

  舒治荣是武汉市人,原工作于武汉港口运输公司。1989年,26岁的她由单位推荐,进入北京大学进修。3年后,进入北京一家单位实习。因为表现突出,那单位有意让她毕业后来这里工作。留京工作,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好事。这个消息,让舒治荣心花怒放。她看到的,是一幅幅美好未来的图景。然而,1992年2月3日,一声婴儿的啼哭彻底打乱了她对幸福生活的所有设想。

  这天凌晨3时左右,睡梦中的舒治荣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借助月光,她看到了一个包裹,而婴儿的哭声正是从那里传来的……

  这是谁家的孩子?冬夜里多冷啊,冻坏了怎么办?舒治荣心抽紧了,忙将孩子抱进了家门。

  这个时候,舒治荣终于看清,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两三个月大的女婴。她的胸前,还放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连孩子的生庚年月也没写,却奇怪地写有这样一句话:“这个孩子是你们家的,还给你家。”这是什么意思?舒治荣一时被弄糊涂了……

  此时此刻,舒治荣容不得自己多想,她只知道,不管是谁的孩子,都别让她冻着。她立即起身从衣柜里拿来羽绒被,包了孩子,然后烧热水给孩子洗澡。当热腾腾的水汽在水盆里升腾开来,小女孩惬意地浮在水里,舒治荣突然爱上了这孩子,她心里涌动起浓浓的母性的柔情……洗澡之后,小女孩便甜甜地睡着了。这时,舒治荣琢磨起纸条上的话的意思来,并想起了此前发生在大哥身上的事。

  舒治福是舒治荣的大哥。高中毕业后,他全心协助父亲经营着家里的餐馆,后来才与一个姑娘处上了朋友。不幸的是,1991年,他被查出得了肺癌。全家人十分悲痛,筹钱尽力抢救他的生命。就在这时,和他谈朋友的女孩找上门来,说她跟舒治福同居多年且有了他的骨肉,如今他得了癌症,已结婚无望,舒家要对她给予补偿。舒家人不知她所说是真是假,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从此,姑娘就离开了舒治福。如此看来,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就是大哥的孩子了,舒治荣想。

  次日,舒家商议孩子的抚养问题。两位老人考虑到儿子的现况,还是决定将孩子送往市福利院去。奇妙的是,就在父亲起身要从舒治荣手中抱走孩子时,孩子“哇哇”大哭起来,直往她怀里钻。舒治荣心里一颤,忽然就说:“算了,不送了,她一哭我就心里痛,我先带着她,其它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舒治荣给孩子取名为舒畅。农历新年过后,舒治荣请了一位保姆带养舒畅,继续到北京实习。她想等孩子稍大后,再接到北京。

  这年8月25日,舒治福在耗去数万医疗费用后还是去世了。得到消息,舒治荣匆匆赶回家中为大哥处理后事。

  就在这期间,舒畅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不足一岁的她总是无缘无故地低烧,肚皮上经常起些麻麻点点,牙缝里还不时渗血。舒治荣忙抱上舒畅来到了同济医院。化验结果为淋巴性白血病。

  舒治荣全身一抖,舒畅险些掉落到地上。看她这样子,医生便说:“别那么紧张,如果能进行骨髓移植,白血病也非绝症。”医生还说,直系亲属间的骨髓移植配型成功概率大。然而,当得知移植费至少需要30来万时,她的心又揪紧了。

  当晚,舒家讨论舒畅治疗的问题。望着床上踢打着双脚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舒畅,大家不知说什么好。沉闷中,舒治荣开口了:“这条小命姓舒,我舒家倾家荡产也得治。”父亲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病,我与你妈又一天比一天老,谁能担负起这样沉重的担子?这个人可得有为此付出一生的准备……”

  舒治荣知道父亲想说什么,因为这个问题她走出医院时就一直在想。她说:“这个人就是我,北京那边我就不去了,侄女的命总比一个好工作重要。”

  9月,舒治荣从北京回到武汉原单位上班,当了一般的行管人员。随后,她与男友肖奇(化名)结婚并怀上了孩子。她的生活已与北京无关,此后,她就是武汉一个市民,唯一不同的,是还要额外带养哥哥的私生女——一个白血病女孩。

  这个夏天起,舒治荣小巧的身影常常出现在武汉各大医院。她没有育子的经验,抱着舒畅的样子像是“生手”。她的孩子显怀后腹部隆起,人家见她手中还抱着另一个不足周岁的孩子,眼光有些异样。不知内情的人常常问肖奇:你怎么找了个已有孩子的女人成家?恶意者还猜测:女孩是她私生女吧?

  听到人家这样的猜疑,肖奇深感冤屈。不过,想到妻子所带养的是自己的侄女,舒家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带养她,他理解了妻子。

  累也罢,羞辱也罢,舒治荣并不在乎。而且,她一直教小舒畅叫她妈妈,她不想让孩子从小受一点委屈。最让舒治荣焦头烂额的,是孩子的病。因为病痛,孩子每晚都睡得不安神。她发着烧,她起斑点,她牙里流血,她又不能喊,不能叫,哭几声也是那样无力!于是,舒治荣就想尽办法筹钱,心想等到筹措得差不多了,就带家人去做骨髓检测,然后,谁配型成功就用谁的骨髓……

  这一年,舒治荣自己的儿子肖皓出生。新生命的诞生,让舒治荣更珍爱生命也更敬畏生命。她的心里,为舒畅的骨髓移植更加着急起来。1994年1月,舒治荣做通父母工作,卖掉一家人赖以生存的餐馆,为舒畅筹得40万元骨髓移植费用。

  2月10日,舒治荣走出产房,去同济医院做骨髓配型检测。

  医生问她是孩子什么人,舒治荣说,自己是孩子的姑姑,对配型成功有一定把握。医生说,这就好。然而,医生把化验单拿出来一看,顿时满脸都是疑惑了:“你怎么可能是女孩的姑姑呢?这个女孩可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啊!”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舒治荣大吃一惊。她忙赶回家,把医生的话告知了父母与丈夫,然后,又把父母送到医院,接受检查。然而,不管舒家能不能接受,所有的数据表明的是同一结论:这个叫舒畅的女孩与舒家毫无血缘关系!

  这个时候,舒家人才回想到:从孩子出生日期来看,她母亲怀孕时,舒治福正因癌症在医院住院,这个小孩怎么可能是舒家的后代呢?

  突然揭开的真相,一下触发了舒家上下为舒畅治病所积累的痛苦记忆,大家本能地换了一种目光冷冷地看着不知变故的舒畅。父亲被“欺骗”震怒了,再次决定送走孩子。母亲不停地叹息。原本理解妻子的肖奇,也支持岳父的决定……

  舒治荣再次面临两难选择。重压之下,她也决定送走孩子。

  作出这个决定后,2月18日午后,舒治荣趁着温暖的冬阳抱着舒畅来到江滩。她要最后陪伴她玩一次。她给孩子买了个蝴蝶样的小风筝。孩子见了,兴奋极了,迎着早春的寒风,拎着风筝的绳子就奔跑起来。突然,一个趔趄,她手中的绳子松掉了,风筝失去了控制。女孩着急了,大哭起来,回过头来找妈妈帮忙,将满是针眼的小手伸向了妈妈……望着这双斑斑点点的手,舒治荣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还是个看不到明天的孩子啊,真忍心一送了之吗?不行,只能直面这一残酷的真相。她是孩子,我是母亲,现在,我和她就这身份,这与亲生与否无关,哪有母亲忍心孩子在眼皮底下走向死亡的?舒治荣飞跑过去抓住了风中飘荡的风筝线,搂住孩子交给她,喃喃地说:“你抓住它,大风吹不走风筝,也吹不走你的妈妈了……”

  柔软的心抵着荆棘而歌:“妈妈”将爱进行到底

  舒治荣说服父母与丈夫,留下了孩子。医治仍是最头痛的问题。舒治荣记得医生说过,生母最有可能为患者提供相配型的骨髓。她开始寻找孩子的亲生母亲。可是,茫茫人海中,舒畅的生母,终究没有露出身影……寻求生母之时,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舒治荣心急如焚,想到了向中国红十字会求助。终于,1994年年底,北京传来好消息,找到了与舒畅相配型的骨髓。随后,舒治荣寄养了儿子,带着40万现金,来到了北京。

  1995年3月,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时年已3岁的舒畅接受骨髓移植手术。遗憾的是,手术并不很成功。回到武汉后没多久,舒畅就出现了排异反应,经常性发烧。舒治荣原本指望手术之后,“母女”俩所有的磨难就此打个句号的。没料到,她仍得时不时抱着烧得发烫的孩子,奔走在武汉各医院间。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到舒治荣的这种酸苦。父母怜爱她,但年事已高,无力帮女儿。丈夫对此一直不太理解。而40万元钱,已渐渐见底了……

  4年过去,1999年,舒畅的病情仍未根本好转。此时,舒治荣将7岁的她送往附近的棋盘街小学。从此,舒治荣更如一个陀螺,不停歇地旋转在家、单位、学校及医院间。这一年前后,36岁的舒治荣又经历了一连串的不顺。先是下岗,单位只给生活费。接着,老妈中风瘫痪。秋天里,父亲又因肺癌而去世。

  守在父亲的灵柩边,舒治荣备感生命的苍凉与无奈。一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涌上心头,她想起了北京进修的日子及生活曾经给她的光明前景,她想不通7年前的一个善念,为何会换来一条如此沉重的人生之路?

  就从这个夏天起,舒治荣的生活进入更艰难的境地,心灰意冷的丈夫离开了这个家。从此,她得忙舒畅的病,得忙一家人的生计……

  她卖起了冰棒。如火烈日下,她为一角一分的收入而欣喜,为第二天的生计有了着落而心安;凉风起时,舒治荣卖“桂花糊”。早上4点钟,准时起床,在安排母亲与孩子的生活后,她推着车子到长江大桥下户部巷摆摊。下午4点左右,在两个孩子放学之前,她收摊回家。

  后来,棋盘街社区的同志见舒治荣生活实在太艰难,便给她在社区安排了负责卫生的工作。这个安排,让舒治荣增加了一份收入,但是仍然解决不了她的所需。工作之余,她还是外出摆摊位。

  如此艰辛中,舒治荣还得如以前一样,抽时间给舒畅治病。为省钱,她四处为女儿寻找土方。别人告诉一个土方法,癌细胞在高温45℃以后可能会自然死亡,她就用煤炭——刚从炉中拿出来的煤炭,包敷起来,往女儿有肿块的地方擦。以至时间一长,舒畅身上留下了一块块紫痕。

  实在没有钱时,舒治荣咬牙让肖皓做经常需要输血的舒畅的“血源”。也许是姐弟奇缘,舒畅与“弟弟”的血型竟然相符,都是B型。有一次,肖皓抽完血后,晕倒了过去。这事,让肖奇知道后,他还发过火。舒治荣也觉得自己愧对了亲生骨肉,但同时给丈夫解释说:“我只是想省点钱,输点血不会碍大事……”

  这样的日子,舒治荣一挺就是5年。5年里,肖皓与舒畅从没因为家境的困难在学习上受过什么影响。同学与老师都无人知道,学习成绩优秀的他们,竟成长在这样一个贫寒的家庭

  2004年,一对儿女双双年过11岁。随着年龄增大,各种费用需求也多起来了。而且,舒畅所需要的医疗费用也越来越高。这年年底,舒治荣将父母在武昌三角路附近的一处房产变卖了9万元钱,再次将舒畅带到了北京。医生告诉她,孩子的情况有所好转。不过,要彻底治好,还得住院进行全面完整的治疗。而费用,不会少于50万。

  巨大的数字吓了舒治荣一跳。回到家后,她把北京之行的结果告诉了家人。大家也很无奈,叹着气,为舒畅难受也为舒治荣难受——甚至隐隐地责怪舒治荣当时的选择。沉闷的气氛中,舒治荣只觉心苦如黄连,同时又急又痛,不由眼角都挂上了泪花……

  恍惚之中,肖皓与舒畅一左一右悄悄站到了她的身边。他们望着她,不说话,只是也陪着流泪;而舒畅显然比弟弟心细,手里拿了一条毛巾,要递给妈妈而又不想叫“醒”在想什么的妈妈。终于,肖皓扬起小脸对妈妈说:“妈妈,别哭。”弟弟说的时候,舒畅拿起毛巾给妈擦泪,边擦边说:“妈妈,您太难了,我的病就不治了吧……”多体贴的孩子。舒治荣心头一热,一把将两个孩子搂进怀中:“孩子,妈妈再难也将撑下去,也要给你把病治好……”

  舒治荣再次动起了房子的念头。父亲去世前,在凤凰山附近给她留下了一幢3层的楼房。这已是舒家的全部财产。现在,为了舒畅,舒治荣豁出去了。

  2005年元旦,舒治荣将这套房子抵押给一个朋友——自己再从他手里租住第二层,借来60万元,又带着舒畅来到了上海、北京、天津等地的知名医院……

  “感谢有你,妈妈”:你是我生命的林荫大道

  在辗转各地近一年的治疗后,舒畅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这年年底,“母女”俩回到武汉,12月6日,同济医院为舒畅化验后作出结论:舒畅身上的癌细胞已经消散。只要继续坚持治疗,小姑娘离病愈的日子已经不远。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天,舒治荣破例没有出摊,关上房门大哭了一场。

  妈妈的泣血守望,舒畅看在眼里。从奶奶的口中,她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震撼之中,渐晓人事的她怨恨着生母,对“妈妈”却更多了一份感恩之心。

  在学校里,舒畅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学生;在家,她是个邻里都伸大拇指的好“女儿”。老师见她如此优秀,又有着如此凄苦的身世,对她更多一份怜爱,于是,推荐她参加相关评选。舒畅也不负众望,从小学五年级始,她先后获得了“湖北十佳春蕾女童”、“武汉优秀少先队员”等一连串荣誉称号。

  2005年,全国妇联组织“全国百佳家长”评选。多年来被舒治荣所深深感动的棋盘街社区的同志,立即想到了她,并整理材料参评。经过层层评选,舒治荣获此殊荣。仿佛是为了辉映母亲的光荣,这一年,舒畅也由武汉市教育局推荐,评为“全国春蕾百名好少年”。

  颁奖会后,拿到证书及学校给的奖金,舒畅来到了学校附近一家超市,买了一盒染发剂。钱不多,18元。找回的2元零钱,她徘徊了很久,又给自己买了一个红色的发夹。回到家,她正好看到这天不去社区上班的妈妈准备出摊,已将三轮车推到了楼前的树下。此时,阳光明媚,棵棵梧桐呈现出新夏的郁郁生机。母亲显然无心感受这身边的绿意,她穿着领口起毛的短袖衬衣,专注地搬这挪那,斑斑点点的阳光晃动在她花白的发际……

  舒畅心像被针再次扎中,一阵酸痛。她走过去,对妈妈说:“妈妈,今天休息一天吧,女儿早就看到您头发都白了,要您去理发店染您肯定嫌贵,女儿就给您买染发剂了,女儿想让您变得年轻漂亮些……”

  漂亮?女儿要让我漂亮?是的,我真老了。刹那间,舒治荣只觉心“嚓”的一下,被撕开一个口子,十几年来光阴覆盖的痛,一下子被撕裂。是的,从那个冬夜开始,那个意气风发的学子已经不在了。“不过,女儿,妈妈无悔,因为你还在。”舒治荣喃喃自语道,接过女儿的染发剂……

  2007年6月20日,舒畅与弟弟一同参加武汉市中考。这一天,舒治荣向社区请了假,将一双儿女送到了粮道街中学考场。

  考试时,舒治荣一直守望在考场外。舒畅走出考场时,一脸的笑意,做妈妈的知道,女儿一定考得相当不赖。她问女儿:“今天作文没有跑题吧?”女儿便说:“没有,我写的还是您呢,谢谢妈妈,您的付出给了我灵感……”

  原来,这天的作文题为《学会留心》。舒畅写的,是她平时留心过的妈妈的手——

  “我留心我妈妈的手,她的手粗糙而没有光泽。我知道,那是因为妈妈多少年来一直像位老农,在砍掉我生活道路上的荆棘……

  “我的妈妈不是我的亲妈,开始是姑姑,后来连姑姑也不是。然而,正是她,在我的生母至今没有一点音讯时,16年将我养大成人……感谢妈妈,生活给了她一堆荆棘,而她却为女儿铺成一条林荫大道。”

  现在,舒畅与肖皓都就读于武汉市某重点高中。而舒治荣,生活依然沉重,为了儿女的未来,她还要走一段长长的艰难岁月……

  文章来源:知音2008年第2期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