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感动中国 > 绝症男儿托孤 大姐倾情十年死神逃遁

订阅知音杂志

绝症男儿托孤 大姐倾情十年死神逃遁

www.zhiyin.cn 2014-04-06 09:32:55 中国女网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T

河南省中牟县刘集镇岗赵村村民赵景跃,在一次即将发生的群殴事件中保持冷静的头脑,替当事人薛荣解了围。薛荣感激之中随口对赵景跃说了一句:“以后,有啥困难来找大姐。”

 

  绝症男儿托孤,大姐倾情十年之诺死神逃遁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河南省中牟县刘集镇岗赵村村民赵景跃,在一次即将发生的群殴事件中保持冷静的头脑,替当事人薛荣解了围。薛荣感激之中随口对赵景跃说了一句:“以后,有啥困难来找大姐。”

  10年后,正值壮年的赵景跃却不幸确诊为肝癌晚期。为了不拖累家人,万念俱灰的他决心一死了之。但是,他又放心不下体弱多病的妻子和两个聪明懂事的女儿,绝望中他想起了10年前薛荣的那句话,于是,他开始紧急寻找已经整整10年没有任何音信的薛荣,希望她能履行10年前的那句承诺……

  施恩思报,绝症男儿急寻“大姐”托孤赴死

  2002年10月下旬,35岁的赵景跃在中牟县中医院做胃穿孔手术时,意外地发现其肝部有恶性肿瘤阴影。这个消息简直如晴天霹雳,击倒了他和妻子徐琳软。11月上旬,他们又到郑州煤炭总医院重新检查,结果更是将他们推向了万丈深渊:恶性肿瘤晚期!

  赵景跃家在村里是最典型的贫困户。妻子徐琳软在生大女儿时大出血,体质一直虚弱,此外还患有胃病、风湿性关节炎、妇科病等多种慢性疾病,平时只能干点轻活,两个女儿还在上学,家里的担子全压在赵景跃一个人身上。现在为了给他做胃穿孔手术,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对妻女的愧疚和手术后各种并发症的折磨,让这个原本1.80米的铁骨铮铮的汉子从身体到精神完全垮了。每个不眠之夜,赵景跃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自己死前安排好妻子和两个女儿。妻子体弱多病,两个聪明懂事的女儿还在读小学,他怎么能放心地丢下她们娘儿仨撒手西去呢?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在自己走后,让妻子再找个人家,支撑起这个苦难的家。但一想到孩子寄人篱下受委屈,他便又心如刀绞。2003年1月下旬,他偷偷地写好了遗书,叮嘱妻子在他死后再找个合适的人嫁掉,但一定要善待两个孩子。写完遗书,他准备服安眠药自杀。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大女儿红星该上学了,她却迟迟不肯去学校。徐琳软催她,红星嗫嚅着说:“爸爸、妈妈,我不想上学了。”她又哭着说:“爸爸病成这个样子,我根本没心思学习,我想出去打工,挣钱给爸爸看病!等爸爸的病好了,我再回来上学!”

  才12岁的女儿,能说出这样懂事的话来,感动、欣慰、歉疚齐聚赵景跃心头。他猛然觉醒,如果自己这样自杀,将给孩子心头留下难以愈合的创伤,于是决定暂时取消自杀的念头。那天他和妻子把小红星“赶”出去上学后,夫妻俩在家里抱头痛哭……

  怎样才能拯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呢?赵景跃愁断枯肠。忽然他脑子里电光石火般想起一个人:薛荣。

  薛荣是郑州市人,10年前,36岁的她因为企业破产成了一名下岗女工,后她到赵景跃所在的村附近,承包了800亩鱼塘养殖黄河鲤鱼。1993年5月上旬的一天,几个村民去薛荣的场部借拖拉机的拖斗,因为村民经常是有借无还,场部的工作人员没有答应。双方发生口角,进而打了起来。几个村民没有占到便宜,回村纠集了200多位村民,赵景跃也在其中。村民们都拿着锄头棍棒,赶往渔场,气势汹汹要将渔场踏平!

  村民们赶到渔场的时候,渔场的大门已经上了锁,身为老板的薛荣独自挡在大门外。大门里面,渔场的百十号职工都手持棍棒严阵以待。村民们吵吵嚷嚷要薛荣交出“打人凶手”。薛荣一口咬定打架的职工已经被她给“开除”了。村民们哪肯善罢甘休,叫嚷着要撞开大门进场部搜人。眼看一场群殴在所难免,薛荣就用身体堵着大门上的锁,大叫:“你们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不然就别想进这个大门半步!”

  200多人如果发生混战,后果不堪设想!赵景跃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控制事态的发展。于是在这紧急关头,他站了出来,大声喊道:“大家安静!……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双方都派个代表出来谈!打起架来东西不认人,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打死打伤谁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经他这么一说,村民们都理智下来,最终统一意见,由村支书和村主任第二天出面跟渔场方面谈判。一场剑拔弩张的群殴就此平息。

  通过这件事,赵景跃和薛荣认识了。两个月后,由于跟村民关系难以相处,薛荣不得已决定提前终止承包合约。离开之前,薛荣摆告别宴答谢亲朋好友,也请了赵景跃。席间,薛荣特地给赵景跃敬酒,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并流着泪说:“大兄弟,大姐感谢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大姐!不管大姐过得咋样,只要能帮上忙,我一定不会推辞!”

  往事历历在目,不知道薛姐现在过得怎么样?两个孩子如果有一个像她那样能干又仗义的人照着,自己也可以放心地“走”了。可是一别10年,两人无任何往来,薛姐现在人在何处、过得怎么样,还记得10年前的那句承诺吗?就算记得她会当真吗?赵景跃心里宛如一团乱麻,试着跟妻子说起这事,妻子也觉得太过渺茫。但是,赵景跃觉得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还是要试一试。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薛姐。可是,茫茫人海,哪儿去找她呢?赵景跃绞尽脑汁。薛姐的家在郑州,应当不会离开河南。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向报社求助。2003年2月19日,赵景跃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郑州。跑了几家报社,最后,《东方家庭报》的朱顺忠记者答应为他帮忙。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