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知音免费看 > 我的父亲张光北,说一声爱时泪雨纷飞

订阅知音杂志

我的父亲张光北,说一声爱时泪雨纷飞

www.zhiyin.cn 2014-08-31 08:20:43 《知音》2014年7月上半月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在《我不是明星》的节目现场,当爸爸抱着大熊娃娃悄悄出现在我身后,主持人让我回头,我看见爸爸高高大大地站在那里,我哭了,我不能不哭,我根本不信我爸会来为我助阵。



  张光北:吃和艺术是分不开的

  一个风霜高洁的上午,张光北与我们相约在德胜门凯旋大厦二层鲁味坊·孔府菜餐厅。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诗书天下,食礼文章”的孔宴文化。伴随着古琴曲的灵动旋律,触摸着后现代中式的菱花门,当代欧式落地窗,无不显得古朴而明朗。历代帝王为孔子及孔子后裔题写谥号的厅牌名:衍圣宫、圣亭侯、褒成君等,更是沾足了儒雅之气。

  品茗时,电视连续剧《亮剑》里的楚云飞、《三国演义》里的吕布、《小墩子》里的大锛……国家一级演员、北广传媒影视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光北翩然而至。他八尺个头,眼神睿智,开口便道:“我为什么把你们约到这里,因为这是一个喜欢吃、懂得吃、为健康而吃的地方。就连这儿用的油,都是专门采购的无公害原材料,在河北基地自个儿榨出来的。”

  三岁跟着名厨“混”

  张光北谈起美食,充满了情感,他从自己的父亲说起。“老爷子是老革命,参加过红军,十四五岁就在重庆一家饭店学徒。没想到老板是个地下党,一进门,学的便是厨师。”后来张光北的父亲担任北京前门饭店的厨师长。美食与老爷子一起经历了蹉跎岁月,划过了历史长空。张光北说:“两三岁时,我妈就在四川饭店上班,我老在那‘混’,从小就吃正宗的四川菜。烹饪界大名鼎鼎的黄子云,是我爸的小兄弟,那时我叫他叔叔。”

  孩提时的张光北每天就在四川饭店里蹦蹦跳跳,厨房更是他玩耍的天地。当时店里的厨子多是给国家领导人做饭的名厨。老前辈们做饭,炒着炒着菜,就往小光北碗里搁点,要么往他嘴里塞点,到了中午吃饭时,他的肚子早就饱了。

  在北京和平门四合院里长大的张光北,对老北京的饮食最熟悉不过了。他饰演大锛时的生动与自然,不得不说是他完美地诠释了老北京的文化,北京的生活。有时饮食解释了艺术,艺术也体现了美食。

  那时,光北的母亲一天只给他一毛钱吃早点,当时油饼和火烧六分钱,油条七分钱,豆汁两分钱。小小的光北每天精打细算地吃:如果吃油饼还剩四分钱,中午能买根冰棍;如果吃油条也能买根冰棍,但只能喝豆汁了。国家大剧院后面,从前是平房,属于北京比较贫穷的地方,那里有小吃一条街,是张光北上学时的必经之路。就这样,张光北带着童年无限的美好时光悠悠地穿梭在这条胡同里。后来,张光北母亲去世,父亲给他钱买炒饼吃,素饼五分一两,肉饼一毛一两。张光北说:“那时吃顿涮羊肉可不容易了。难得买几斤羊肉回家,冬天要把肉用塑料布卷成卷,放在外面冻,冻成坨后再拿刀片。用老铜锅涮肉,每次要在院里烧炭,一准弄得满脸黑。”那时的饮食氛围兴“送”,家家户户关系很好。四合院里街坊邻居蒸包子包饺子都端着碗挨家送,第一锅饺子包子必须先送给别人家,这也是老北京人的饮食文化。说到这,张光北面露得意之色:“叔叔大妈都喜欢我,谁家吃饭都给我一碗,我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12岁我就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唱团的队员,只要我一嘹嗓子,胡同的邻居都来听我唱歌,我小时候比现在还有名呢。”张光北对戏的把握,不得不说是童年经历添足了他的表演天分。只有在生活中发现,才能把生活演进戏里,毕竟戏也是生活,也在表现生活。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