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知音免费看 > “编外婆婆”,你把我的丈夫藏在哪里

订阅知音杂志

“编外婆婆”,你把我的丈夫藏在哪里

www.zhiyin.cn 2014-08-24 08:01:33 《知音》2014年6月月末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婚姻是夫妻之间的事情,无论分分合合,都应该他们自己拿主意,自己承担责任,外人都不宜介入,无论是有意的无意的,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婚姻的走向,最后还得由感情做主;利益和责任的厘清,最后还得由法律确定。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28岁的张蔷是山西运城一家大型企业一名检验员。6年前,她和本单位技师赵金涛相恋成婚,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张蔷和公婆相处得不错,却和丈夫的姑姑赵玉华关系很僵。据张蔷称:赵玉华是他们企业握有重权的领导,这个“编外婆婆”幕后影响,让张蔷夫妇分道扬镳,而且导致赵金涛“和亲生女儿断绝父女关系”,几年间在几家单位之间闪展腾挪,貌若“人间蒸发”,女儿想见爸爸都成了奢望。张蔷收入微薄,又面临下岗的危机,她和女儿的生活实在难以为继。2014年4月下旬,张蔷通过知音公众号和知音热线求助,希望人们督促她的前夫履行自己的责任。

  下面是张蔷对本刊记者的自述……

  违逆“编外婆婆”,

  幸福的婚姻支离破碎

  我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郊县,父母是工人。高中毕业后,我进入本地一家知名大企业做检验员。我身高一米六,长得端庄秀气。2005年秋天,我引起了同车间技工赵金涛的瞩目。

  赵金涛比我大两岁,也出生在工人家庭,他身高一米七五,戴一副近视镜,看起来十分斯文。他平时沉默寡言,但和我在一起时,我们之间却有说不完的话,感觉越来越投机。两颗心越聊越近,爱情也在潜滋暗长。我开朗活泼,赵金涛沉稳内敛,两个正好互补。我们的相恋得到了双方父母的支持。

  2008年初,我俩开始谈婚论嫁,并把婚礼定在了这年的5月1号。双方家长表示同意,但赵金涛的姑姑赵玉华却坚决反对我们的婚事。这是因为房子。在我们这个地方,结婚时男方都要买商品房作为爱巢,我也未能免俗。而赵金涛家没有什么积蓄,赵玉华因此不同意。而我不愿婚后和公婆、姑子挤在三间平房里,执意要买,于是他的姑姑对我心怀芥蒂。但那时,我和赵金涛的感情如胶似漆,没有谁能拆散我们。最后,赵金涛从他姑姑那里借了6万元钱做首付,按揭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期房。5月1号,我们如期举行了婚礼,在外租房单过。

  因为赵金涛的姑姑摆明不喜欢我,我就没主动去修补跟她的关系。一次,赵金涛和我带着礼物去他姑姑家看望。我们还没有坐一会儿,赵玉华居然没好气地说她有事,让我们回家。赵玉华在我们公司是主管生产的领导,位高权重,可在生活中不该有这副颐指气使的做派呀,再说我们是去孝敬长辈的,并不是求她什么。我感到非常委屈,再也不去她家了。岂料,我的孤傲为自己的不幸埋下了伏笔。

  这时我怀孕了。为了安心养胎,我没再上班。赵金涛每月只有1500元工资,要交近1000元的房贷,我们的生活费只有500元钱。这时,赵玉华居然让公婆不要接济我们。而且,因为她的各种挑拨,我和公婆的关系也由好转差。

  2008年11月,我生下了女儿。公婆和赵玉华都嫌弃我生了女孩,对我越来越冷淡。以前,赵金涛对我很好,但随着女儿的降生,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不愿意回家,不是窝在他父母那里,就是呆在他姑姑那里,不管我也不管孩子。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