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媒体质疑漏油7小时不疏散

订阅知音杂志

媒体质疑漏油7小时不疏散

www.zhiyin.cn 2013-11-24 09:54:46 腾讯-北京青年报 我要评论

字号:T|T

据悉,从原油泄漏到爆燃事故发生,中间相隔7个多小时。但市民反映,尽管有人事发前一夜就闻到空气中的油味,而且早晨能看到路边下水口往外溢石油,但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们出事了。

  原标题:青岛漏油至爆燃7小时内未通知及疏散民众

媒体质疑漏油7小时不疏散

爆炸将一辆三轮车炸起空。

  居民是否知道原油泄漏?

  “一直没有人告诉我们出事了”

  据媒体报道,从原油泄漏到爆燃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居民是否知道有泄漏发生?在明知有安全隐患的情况下,是否采取措施疏散群众?相关救援工作是否及时到位?

  建安小区居民侯云贵说,在早上8点多孩子上班时,我就闻到有气味,我是修车的,一闻就知道是油味儿。但是一直没有人告诉我们出事了,更不知道还这么严重。

  回放 从泄漏到爆燃的7个小时

  11月22日清早,家住事故现场附近中集公寓小区的李伟出门上班时发现,斋堂岛路两侧已开始流淌着黑色黏稠的液体,从事化工工作的他明白了,前一夜闻到的怪味就来源于这些东西——石油。

  李伟不会想到,这些泄漏的石油在斋堂岛路的地下静静地积聚了7个小时后,在上午10时25分爆燃。

  5时:整条街已弥漫“怪味”

  烧烤摊主张庆祥在晚上卖烧烤已经一年多。

  张庆祥说,凌晨3点左右收摊的时候,4辆闪着黄灯的车辆停在了斋堂岛路,工作人员的工服上写着中国石化。

  附近的环卫工人赵春霞天没亮就出了门,扫完地,借着灯光看到,扫帚头已经被染成了黑色,而且能闻到一种“有点像柴油”的气味。“那个味道很浓,往回走的时候,感觉整条街都有那股气味。”

  7时30分:封闭区内下水口好像溢出石油

  6点多,警戒线从斋堂岛街与秦皇岛路的交会口一直拉到与刘公岛路的交会口,封闭了近600米的范围,包括丽东化工、益和电气等企业,上班的员工不得不选择绕行厂区别的出入口。

  益和电气的工人孙亮到厂区已经是早晨7:30,他没有绕行北门,而是从警戒线里穿行。

  短短的100米路程他看到了平生未见的景象。路边一些下水口里好像往外溢出石油,黑乎乎的,沿着两侧往海边的方向淌。

  此时,秦皇岛路与斋堂岛路的交会口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工程车辆,还有2辆消防车,一台小型的挖掘机也刚刚到场。

  10时30分许:两处爆燃市民听到多次爆炸声

  爆炸好像来得毫无征兆。

  爆燃发生时, 52岁的孙世仁正和6个工友在丽东化工厂一间办公室等着结算工钱。

  “10点多我们进厂,大概半小时后,眼前猛地炸起来!”孙世仁形容爆炸“一条线似的”延伸,办公室的屋顶被掀开,他和工友被气浪掀倒在地。“‘砰砰砰’跟放大炮似的,爆炸后到处都是烟,我们被埋在土里,我昏倒了。”

  几分钟后孙世仁自己“刨”了出来,其他两名工友也勉强站了起来,谁也顾不上多想,三个人相互搀扶着逃了出去。

  “其他四个人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三人得救后被送往青大附院黄岛分院,孙世仁被诊断为左脚脚踝骨折。

  据新华社报道,爆炸并非一处。雨水涵道和输油管线抢修作业现场相继发生爆燃,两处爆燃点间距约700米,并引起流入海湾原油燃烧。

  事发现场附近一位居民说:“先听到两声闷响,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地都在晃。我马上从屋里跑出来。”

  “场景就像灾难片一样。”一位开车路过事发现场的司机说,“街上大大小小的裂缝很多,最长的估计有1.5公里。”

  评论:青岛原油泄漏有没有及时疏散民众?

  在长达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企业乃至地方政府似乎只忙于处置漏油,未看到疏散民众的预警,从新闻中也看到,许多民众对于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防备。

  截至23日下午5时,青岛中石化输油管线爆燃事故死亡人数已上升到48人,目前住院治疗136人。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已到位,开始调查中石化原油输送管道泄漏爆燃事故,相关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48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已经消殒,我们沉痛哀悼同胞之死,也祈愿生者坚强。

  此前公布的“管线漏油进入市政管网导致起火”,只是一个初步的调查结果,并不足以完全回应社会公众的质疑。或者说,这只是对事故现场的一种描述。至于输油管线何以会发生漏油?封闭的输油管线又如何“进入”同样封闭的市政管网?从漏油到起火都采取了哪些措施?等等,其间存在太大的程序跳跃,应该有一个明晰的说明。

  检视媒体事后发布的事故时间表,可以清楚看到,“上午10时30分左右,黄岛区海河路和斋堂岛路交会处起火”之后,时间排列比较紧凑,各项应急处置行动亦紧张有序。不过,在凌晨3时管线破裂之后,直到起火,则中间只有一项内容,那就是“约3时15分,关闭输油”。

  也就是说,根据已公开的信息,从凌晨3时事发,到上午10时30分,在长达7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企业乃至地方政府似乎只是忙于处置漏油,并未看到其他任何疏散民众的预警,从新闻报道中也看到,许多民众对于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防备,这或许是此次事故伤亡如此巨大的原因所在。

  原油泄漏,无疑存在着巨大的公共安全风险,及时疏散附近民众,乃是事故应急的应有之义,今年初,广东湛江发生原油泄漏事故,当地就紧急疏散村民8000人,车辆8000余辆。两相对照,青岛此次的应急反应,是否存在问题?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张建文教授表示,原油泄漏7小时后发生爆燃,处理过程中重视力度不够可能是原因之一。

  《突发事件应对法》明确规定,有关单位对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应及时向所在地政府或政府有关部门报告;突发事件发生后,政府应当疏散、撤离并妥善安置受到威胁的人员以及采取其他救助措施,迅速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实行交通管制以及其他控制措施。

  因此,在嗣后的调查中,有必要查清如下问题:其一,输油管线漏油之后,企业有没有在第一时间向政府报告,并采取安全防范措施;其二,政府和有关部门有没有进行会商,并及时启动应急预案,采取疏散、警戒、交通管制等措施。

  事实上,埋设于城区之内的输油管线,其安全的涵义,并不仅仅关乎原油会不会流失、海面会不会被污染,更关乎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每一个居民的生命。这是常识,也是企业的责任、政府的义务。

  当然,事故的真相究竟如何,目前还并不明朗。公众关切的是,一次次的安全事故,应该真正刺痛这个企业和政府的神经,敏感起来,真正将民众的生命放在首位。惟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是“给全国人民一个好的交代”(傅成玉语)。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