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我唯一能做的,是给你自由

订阅知音杂志

我唯一能做的,是给你自由

www.zhiyin.cn 2012-07-06 08:34:10 秋水美文 我要评论

字号:T|T

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只是我自己在自导自演。我演的太投入,却没有发现你早已离场了。文卿,你要的自由我给了。可笑的是这是我唯一能给的起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清秀的字迹在白色的纸上一笔一划的落下。

  夏安然目光空洞的盯着白纸上那几个载满她所有感情的黑字,清澈的眸中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脑海中浮现着那个日思夜想的少年,时间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

  那是一个很宁静的午后,浅金色的阳光在高高的树顶上停留,深绿色的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柔和。

  夏安然从宿舍大楼走出来,目光落在了靠在树下邪笑的少年。那是个怎样的瞬间,她说不出来,但是初见时那种心跳加速,怦然心动的感觉,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还印象深刻。

  时间仿佛静止了,阳光变得更加强烈,点点光线落在少年的身上,他的周身泛起一片光晕,美的不可思议。

  “安然,在看什么呢?”木木从宿舍大楼走出,见安然还站在原地,上前轻推了下她。

  安然回过神,黑宝石般璀璨的眸中燃起一丝笑意,她纤细的手指向那个耀眼的少年,柔声问道:“木木,他是谁?”

  木木顺着安然的手势望去,眉头微微捻起,“陆文卿,他爸是有名的地产商,他就一典型的富二代,跷课时间比上课还多,交过的女友大把大把的,这时间在这估计是在等哪个美女吧!”

  她的话音刚落,陆文卿的身后走来了一位少女。她在陆文卿的身旁停下脚步,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少女面带羞涩的踮起脚尖在陆文卿的唇上落下温柔的一吻。

  那一刻,是什么感觉安然也说不出来。只感觉胸口闷闷的,就像小时候喜欢的玩具被隔壁的姐姐抢走了,但是她却无能为力不能反抗一样,很难受很闷。

  安然是从那一天起开始关注陆文卿的。在校内网上关注他,在论坛上关注他。偶尔在报纸上也能看见他的身影。追陆文卿的人很多,原因很简单……帅气多金,谁不爱呢?安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喜欢上陆文卿的,可能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帅气,他那与生俱来的优雅中带着一丝痞的独特气质。

  安然是个有着小心机的女人,如果她清楚的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她会努力的去得到,即使有时不得不使点坏。木木说过,安然是个很有性格的人,但是很绝情。如果她不要的,她会拒之于千里之外,如果她盯上的她会不顾一切的去争取,哪怕没有得到但是只要她努力过就不会后悔。

  她和陆文卿的第一次际遇还是在那颗高大的榕树下。陆文卿靠在榕树下吸着烟,烟圈缓缓的从嘴中喷出,缭绕的烟雾朦脓了他的眼神,薄薄的唇角那抹上翘的弧度显然在诉说着他此时享受的心情。

  安然从宿舍大楼走出,目光一眼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她深吸了口气,白嫩的脸上勾起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抱紧了手中的资料。步伐坚定的走向陆文卿,她的心跳就如同那一步一步靠近的脚步,跳的越来越快。

  陆文卿显然注意到了正朝他走来的安然,将烟扔在了地上,伸出脚轻轻的将烟头踩灭。安然望着地面上那还残留着点点星火的烟,目光又落在了那双白色的阿迪达斯板鞋上。

  “你就是夏安然?”陆文卿的嗓音很好听,温润的嗓音像是三月的春风,数不清的柔情。

  安然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落在安然清澈的瞳眸中,安然的眼睛大而有神,如夜色般漆黑的瞳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长的挺不错的。”陆文卿的口气中带着一丝调戏。

  安然微微垂下眸,轻笑道:“谢谢。”她缓缓的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陆文卿,“江教授说叫你好好研究下这些资料。”

  陆文卿接过资料随意的翻了几下,似是调侃道:“你和你妈还真一点都不像!”

  安然不可否认的点头。她妈是陆文卿历史课的教授,古板却不失风趣,对学生严格但是严格中又透着缕缕温柔,她对学生说过,你们就像我的孩子。

  一次安然听见她爸妈的聊天,意外发现陆文卿是她的学生。陆文卿虽然经常没来学校,但是历史课却很少翘,她妈说陆文卿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他需要一个足够爱他,足够包容他的人去融化。

  这句话,五年后的安然仍然铭记在心。安然回过神,不知何时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越过鼻梁滴落在了白净的纸上,滚烫的泪珠在纸上绽开一朵名叫痛的花。

  安然将纸揉在掌心,她目光黯淡的看了一眼白纸,垂下眼帘将纸扔入了垃圾筒内,如同对待她的爱情般。在书桌右边的第二个柜子中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在女方旁轻轻的签下了……夏安然。

  再见,爱情。再见,婚姻。

  ……

  叩叩叩。

  叩叩叩。

  “夏小姐,你……”

  “你们先离开吧,我等他。”安然转过头朝一旁的酒店领班微微一笑,停下了手上敲门的动作。

  领班点了点头,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安然苦笑着。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这道黑色的实木门。这是她和陆文卿的距离,看似一道门,却遥远的望不到边。

  安然站在门口很久很久,久到她的脚都麻了,门才缓缓的开起。陆文卿身披雪白的浴袍,精致的脸上仍是若有若无的邪笑,深邃的眸中却闪烁着一丝明显的不屑。

  “怎么?抓奸吗?”明明是很嘲讽的一句话,他却说的很深情。

  安然摇摇头,眸瞳深处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她深呼了口气,从包中拿出一纸离婚协议。递给了陆文卿。

  陆文卿接过,精致的眉头微微蹙起,随后又舒张开来。“怎么,在示威了吗?”

  “我有什么权利向你示威呢?文卿,你要的我再也给不起了,也许已经给完了,我把仅剩的自由还给你。如你所愿,我们离婚吧。”安然的口气波澜不惊,心却如刀割般的疼痛。上齿紧咬着下唇,忍住了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继续道:“签字吧,明天就去民政局。”

  安然转身离开了。

  陆文卿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出神,她的背挺的笔直,淡蓝色的连衣裙将她的体形勾勒的很完美。

  终于还是要离婚了!

  安然还记得她第一次向陆文卿表白的时候,陆文卿摇头拒绝了。

  她问他为什么?

  他的脸上勾起一抹空灵的笑,他说,“安然我们不适合,你干净的如一潭清水,而我却浑浊不堪。”

  安然摇头,摇头,再摇头。她想说,这不是你拒绝我的原因,如果我介意,那么我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你。

  虽然陆文卿拒绝了,但是安然并没有放弃。她依旧默默的陪在陆文卿的身旁,等待着有那么一天陆文卿会接纳自己。

  第二次表白时,陆文卿依旧摇头,理由和第一次一样。

  安然想,是不是只要变得和你一样,你就能接受了?

  安然开始学喝酒,开始学抽烟,开始学泡吧。

  那是安然第一次看见陆文卿面露愠色。那天安然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巷里和一个同样暗恋陆文卿的女生扭打在一起。

  陆文卿恰巧路过,很是生气的拉开正扭打在一起的两人。陆文卿当时说,“夏安然,你看看你变成什么样了?!”他的口气没有了以往的柔情,只剩满满的失望。

  那以后安然躲了陆文卿一周。

  再次出现在陆文卿面前的时候,安然恢复了以往那乖巧的模样。陆文卿很满意。但是这并不表示这安然放弃了。

  木木说,安然是个无坚不摧的女子,她可以为了心爱的人放弃一切,然而这个心爱的人必须是陆文卿。她试着问过安然为什么爱陆文卿,为什么爱的这么深,为什么只是陆文卿。安然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安然和陆文卿的婚姻一点也不幸福。他们结婚的原因很俗……安然怀孕了。

  陆文卿在一次醉酒后和安然发生了关系,陆文卿很是内疚,他觉得酒后乱性并没什么,但对象不能是安然。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安然怀孕了。

  安然的父母极力要求安然把孩子打掉,离陆文卿远远的。安然不肯。她想,如果有一天陆文卿离开了她的世界,她的世界一定会坍塌。

  安然和父母吵架了,因为陆文卿答应了会负责,答应和安然结婚了。在陆文卿说出那句,我们结婚吧的时候,安然觉得过去的一切一切都值得。但是她的父母并不认可,因为这场婚姻并不平等。安然爱陆文卿,深入骨髓的爱,但是陆文卿并不。

  爱情在很多时候没有平等的,至少安然是这样想的,她愿意付出的更多更多。只要陆文卿在就够了。

  安然和陆文卿的婚姻反对的不只是安然的父母,还有陆文卿的母亲。

  陆文卿的母亲觉得陆文卿应该娶个门当户对的名媛,而不是安然。但是逼于陆文卿的威胁,她只能默默的忍受。

  安然和陆文卿没有举行婚礼,安然不介意。安然甚至没有穿上所有女生都幻想的婚纱,安然不介意。只要一本结婚证就够了,她很满足,真的很满足。

  结婚后,陆文卿对安然的照顾无微不至。然而有时一个人太幸福连老天都会嫉妒,安然不幸流产了。

  从那以后,陆文卿的态度变了,陆家人的态度变了。

  安然还记得她妈说的那句陆文卿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他需要一个足够爱他,足够包容他的人去融化。

  她包容着陆文卿,一次又一次,一次再一次的原谅着陆文卿的背叛。

  她努力的给陆文卿更多的爱。但是陆文卿不屑一顾。提出了离婚。安然并不同意。陆文卿的背叛变本加厉。他甚至开始带女人回家。

  安然冷静了很久,终于还是放手了。该给的都给了,只剩下陆文卿想要的自由了。

  ……

  第二天,安然和陆文卿来到了民政局。

  终于,两人离婚了。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在民政局的门口,安然看见陆文卿眸中那缕释然。她轻笑着。

  陆文卿说:“最后抱一下吧。”

  安然点头,两人一步步的靠近,张开双臂拥抱着彼此。陆文卿的怀抱很温暖,但是却不再属于安然了。也许是从未属于过。安然抱的很轻,却倾注了所有的感情。

  轻轻的推开了陆文卿,柔声说道:“再见,陆文卿。”

  再见,陆文卿。再见,那个深爱着陆文卿的夏安然。

  ……

  陆文卿回到那个属于他和安然的家时,在桌上留意到了一封信。是安然的字迹。

  他缓缓的打开了信:

  文卿,谢谢你给的所有美好与不美好的回忆。

  五年前,我爱上了你。脑海中依旧盘旋着你当时脸上那懒散而又邪恶的笑意,这是你的招牌笑容。那笑容给了我的心巨大的一击,让我措手不及。我想也就是那一刻,我开始沉沦的。

  我开始关注你,关注你的一切。开始计划着让自己能够更靠近你。

  其实我并不是一潭清水,从前到现在都不是。只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在你面前展现我最美好的一面。但是文卿,爱一个人很痛苦,特别是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一心想要成为你喜欢的类型,却发现做不是自己的自己很累。但是,如果你肯愿意回头看我一眼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爱陆文卿。是因为陆文卿的外貌还是他的家世。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妈说陆文卿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他需要一个足够爱他,足够包容他的人去融化。在深入的了解后,我终于明白了我妈说的话。陆文卿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华丽。

  陆文卿也是一个普通人,有喜怒哀乐,只是隐藏的很好。陆文卿只是不喜欢别人靠近。陆文卿只是很寂寞。

  可是文卿,你可曾想过我为了靠近你,做出了多少不堪的事。

  我觉得贪恋是我对你感情的贴切描述。

  木木说心怀真爱的人儿都是幸福的,我想因为爱着你所以我才幸福。

  怀孕是出乎意料的事,就如同你说要和我结婚一般的。我妈说,这场婚姻不公平,因为我爱的太深。我当时认为爱情本就是不平等的。但是久了,发现我们的爱情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我爱的很累,可是我却感受不到你的在乎。我想,可能是因为你不擅长表达。只要默默的呆在你的身旁我就很满足了。

  现在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有多傻。其实我一点也不了解你,我不了解那个敢爱敢恨的陆文卿。我了解的只是自己假想中的陆文卿。

  我给了你包容,给了你宽容,却给不起你爱。我始终无法融化你,我想过,是不是因为我不够爱你?不是!因为你不爱我,所以不在乎我的爱。我始终给不起你爱情。

  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只是我自己在自导自演。我演的太投入,却没有发现你早已离场了。文卿,你要的自由我给了。可笑的是这是我唯一能给的起的。有人说,真正的爱人是你教出来的,而不是你拣个大便宜不劳而获从天上掉下来的。你要教会他用怎样的方式去爱你。我想我永远也教不会你。希望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的出现能教会你去爱,能够融化你。

  有人问过我,后悔吗?我说,不后悔。因为……爱上陆文卿是夏安然这辈子最幸福最痛苦最骄傲也是最卑微的事。

  文卿,最后一次了……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深入骨髓,爱到撕心裂肺。但是又不得不把你从我的世界里推出了。

  再见陆文卿。再见初见时美好的文卿,再见婚后对我不闻不问的陆文卿。

  如果现在还有人问我为什么爱陆文卿?我会很坚定的告诉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夏安然。

  陆文卿收起信,脸上已是满脸的泪。他从来不知道他伤了她这么深。

  对着那封白色的信纸轻声呢喃道:“对不起,夏安然。”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