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人情 > 育儿 > 孕育新知 > 母子合力大战出轨老公

订阅知音杂志

母子合力大战出轨老公

www.zhiyin.cn 2011-01-18 10:55:41 百度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人家的私事我不想讲,但今天看了一个帖,一个已经结婚有了孩子的姐姐发的帖,她爸爸出轨还要妈妈跪下磕头认错,看得我血往上涌,但这位姐姐还理直气壮,我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人家的私事我不想讲,但今天看了一个帖,一个已经结婚有了孩子的姐姐发的帖,她爸爸出轨还要妈妈跪下磕头认错,看得我血往上涌,但这位姐姐还理直气壮,我有什么办法呢?我自身难保呀,我又不在跟前,我从小就怕我爸,我爸又不是爱上谁了只是找刺激嘛。。。。。。

  我看得眼前一阵阵发黑,离昏倒只差一步之遥,我想趁我昏倒前,把我知道的故事写出来,告诉你,父亲出轨的时候,儿女可以做哪些事,或者,母亲可以做哪些事。

  故事的开端都是很平常的。有户普普通通的人家,李叔,李婶,和他们的大女儿红红,李叔早年下海做生意,很是赚了些钱,但李叔还有个遗憾,什么呢?那就是膝下无子呀。后来,李婶以三十五岁高龄的时候又怀孕生了个大胖小子,比红红整整小了十岁!可真是全家的宝,就称小宝吧。

  有了儿子,李叔心情愉快,做生意也更顺了,常说儿子是他的幸运星。小宝从小身体不大好,李婶也就辞职当了家庭主妇,专职照料一双儿女。

  这本来是个幸福的家庭,但在某一天一切都变了,改变源于一场出轨

  话说李婶,在家做了N多年的家庭主妇,每天除了买菜和与邻居打打小麻将之外没什么活动,这时候的小宝已经十一岁了,上小学四年级。大女儿红红已经上大学了,李叔的生意最近虽有点不顺,但一切都还过得去,李婶很满足。

  但李叔叔渐渐的变了

  首先的变化是注意衣着。那时候李叔去邻县做一笔生意,回来之后突然时尚起来了,那时他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突然开始穿白色夹克衫,头发抹得贼亮,还开始买护肤霜保养皮肤(我听说的时候笑S了),手机更是打得神神秘秘,一响就出去接,半天才回来。每次接过电话神清气爽,心情特别好的样子。

  但心情好归好,对李婶却左看右看不顺眼了,嫌饭硬了嫌菜咸了,嫌汤凉了嫌地脏了,总之是左看右看不顺眼,动不动就冷战,摔门而出。

  一摔门就是三五天不回来,回来之后就说又是到邻县做生意去了,说那个生意有点麻烦。

  事实上平时到别处去做个生意,只要一两趟就搞定了,但那次他去了三个月还停不下来。有时候,天下着大雨,李叔在床上躺着看了会电视,突然短信一响,然后爬起来就跟李婶说,XX县的生意有点问题,我去一趟。

  然后不等李婶回答,跳起来精心打扮一番(寒),摔门开车就走了。

  就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婶还没有产生怀疑,因为二三十年的夫妻了,李叔对李婶一直是非常好的,因为他们是从一穷二白过来的,李婶为了支持老公做生意,吃过许多苦,而如今日子好过了,李婶觉得,就是全世界的男人都出了轨,自己老公也不会。

  觉得老公脾气不好,只是因为生意不顺而已,委屈虽委屈,但并没有朝远处想。只是苦了小宝,一看见爸爸就吓得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因为这几天,他已经莫名其妙挨了几次训,就差挨打了!

  但是暑假的时候,红红回来,改变了这一切

  红红在家冷眼旁观了几天父亲的所做所为,跟母亲说,爸爸可能是出轨了。

  此言一出立刻遭到李婶的激烈反对,不可能,你爸不是那样的人,你怎么这么说你爸,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不正干的人了。。。。。。

  红红说,晚上等爸睡着了,你把他手机拿过来给我看。

  这里要说的一点就是,操劳了一辈子的李婶,虽然日子好过了,但却没有享受到一点“时尚”的东西,手机向来是李叔的专用品,李婶连碰也没有碰过。根本就不会用。

  李婶将信将疑,到了晚上,等李叔睡着了,果然将手机拿到了红红的房间。

  红红熟练的打开手机,调出短信,一条一条的念给李婶听(可爱的小学生小宝也在场),短信都是些肉麻的内容,什么亲爱的,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啊,我真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李婶的心凉了,忍不住搂着小宝哭了起来,红红说,别哭,把爸爸惊醒了,快把手机放回去。

  李婶强忍着悲伤,把手机放回李叔的床头(出轨后的李叔把手机当宝,一刻看不见都不行),又悄悄回来,母子三个商量起了对策。

  李婶还沉浸在被欺骗被背叛的悲哀当中,祥林嫂似的说自己如何辛苦的哺育孩子,操持家务,为了这个家付出了一辈子,他却在外面风流云云。。。。。。边说边眼泪哗哗的掉,小宝脸色沉重的坐在一边。

  红红上了大学,见多识广,再说对这件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那么悲伤,帮母亲分析了当务之急:

  第一,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和小宝的学费问题,小宝才上小学,如果父亲持续这样的话,花钱如流水(这时候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不做生意了,光往XX县跑),即使他以后悔过了,钱也花没了。所以最重要的是个经济。

  第二,不要怕离婚。这样的男人留着也没有用,红红已经超过十八岁了,小宝也过了十岁了,即使上法庭,他们都愿意跟妈妈一起过!(小宝坚定的点头,李婶再次痛哭起来)

  第三,大家要装得和以前一样,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对策要慢慢的想。

  过了很久,李婶和小宝才从红红的屋里出来,李婶的脸上带着悲伤也带着欣慰,小宝那稚嫩的脸,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仇恨!

  第二天一大早,李叔顾不上与千里迢迢里来过暑假的女儿多说上几句,更不理睬李婶,又往头上抹了大量的发油,穿上一套与年龄极不相符的“青春”的衣裳,丢下一句:我到XX县有事!就又走了。

  他走了之后,李婶没有像平时那样继续干家务,小宝也没有写作业,红红也从床上一跃而起,三个人又开始了一次密谋。。。。。。

  李婶昨天晚上一夜没睡。

  既然事情已经出了,李婶再联系李叔最近的所做所为,想了一夜,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供儿女参考。

  第一,李叔的钱虽然在李婶手上,但只是几万块的,平时花的。因为前一段李叔做了一笔生意,资金一直没有收回。对方有耍赖的趋势,所以家里现在没有钱。

  第二,李叔现在花钱的速度惊人,每个月都不见进帐,上万的花,有时候说掉了,有时候说请一次客花了三千,有时候说这个月的手机费两千(以前一百就够了),有时候说送礼花了几千。。。。。。(李婶幽默的说,花的钱没地方报帐了,现在他平均每个月要掉两次钱)

  第三,李叔现在流露出“养儿女没用,不如自己享受”的思想。李叔以前可是视儿女,尤其是儿子为生命的,为他奋斗的动力。但他现在动不动就和李婶说谁谁家的孩子如何不孝顺,父母辛苦一辈子供儿女没意思,不如自己挣的自己享受,要不然老了对不起自己。。。。。。

  形势非常危急。

  一直以为固若金汤的家眼看要散了,即使不散,钱没了,红红和小宝的学业都成问题,李叔又是这样的态度,日子还怎么过?

  李婶越想越难过,干脆放声大哭了起来,觉得自己一辈子太冤枉了,谁都夸自己有福气,结果到老了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要是离婚还被人笑话,儿女在学校里也抬不起头,现在干脆连儿女上学的钱都没有了,以后日子怎么过啊。。。。。。

  小宝在一旁安慰着母亲,别看他才是个小学生,但他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

  红红帮母亲分析了一下:房子地方偏,又在小地方,所以房子是不值钱的,而且也不能卖,因为即使离婚了母子三个还得有个落脚的地方。父亲的车,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卖也卖不上价。所以说指望变卖家产是没有用的。

  家里还有几万块,虽然不多,但不能再动了,至少能让红红完成了学业,红红说,以后我工作了,弟弟的学费我来供,你(指李婶)我来养,咱们不指望他!

  李婶见状也下了决心,我还不到五十岁,又不是老的不得动,我就是出去打工给人当保姆,也能挣上自己一口吃的,还能攒点钱给儿子上学,不靠他咱们也能活!

  小宝不失时机的表态,妈妈,我长大的孝顺你,咱们都不理爸爸!

  母子三人又经过一番商议,梳洗了一下一起走出了门,他们可不是出门闲逛的。他们出去做了几件事:

  一,到银行把家里所有的现金都取出来,以李婶和红红的名字开了两个户头,各存一半。李婶那份留着家用,红红的留着做后两年的学费(红红开学就上大三)。他们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家里的钱不再给李叔一分。

  二,红红陪母亲到了律师事务所,咨询了离婚的有关事宜。律师说这种情况下只有举证,你有了证据证明他有外遇,才能算他是过错方。而关于他在外面还没有收回来的钱,也得有证据证明才行。

  三,他们一起去给李婶买了几件衣服,做了头发,又买了一个微型录音机,两盘磁带。

  做完这些,已经中午了,母子三人又在外面下馆子吃了一顿,何必节省?省下来钱都被狐狸精花了。

  李婶他们回到家,红红来到李叔的书房,把他做生意的所有的文档资料都找了出来,李叔的东西也真够乱的,翻了半天,才找出来他平时签定的一些协议什么的。红红整理了一些有用的,拿出去全部复印了一份,装进自己的小包里。

  然后,大家一起对小宝进行了一场教育,嘿嘿。

  为啥教育我们可爱的小宝捏?原来呀,李叔重男轻女思想比较重,一直比较疼爱儿子,但是现在因为被外面的小三迷住了,连儿子也不疼了。而因为他不疼儿子,儿子跟他自然就不亲了,他就更看儿子不顺眼了。

  红红对小宝说,以后,他回来,你就迎上去,跟他说话,帮他拿拖鞋倒开水,要拖住敌人。

  红红又把小录音机调试了一番,教了母亲怎么使用,教了好多遍才会,连小宝都学会了,三个人拿录音机录彼此说话,呱呱唧唧笑成一团,仿佛暂时忘记了家里面前的巨大困境。

  当天晚上,李叔只打了个电话,说要陪客户吃饭,晚上不回来了,然后不待李婶再问,就不由分说挂了电话。

  李婶不由又悲从中来,一个人在卧室垂泪。红红和小宝也没有吭声。没有一个人开灯,大家坐在黑暗里,想着未来的困境,想着曾经可亲的李叔如今的变化,想着自己的家即使支离破碎,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那天晚上,他们都没有吃饭

  李叔又是一夜未归,李婶第二天早晨的眼睛是通红的。

  心事重重的红红一大早就出了门。接受父亲出轨看来比想像的要难,母亲习惯了一辈子依赖父亲,弟弟还那么小,要度过这个难关,自己的责任最为重大。

  红红一条街一条街的走着,看见招聘的牌子就进去,但人家一听说是打暑假工的,都纷纷摆手

  红红无功而返。回到家里父亲还没有回来,母亲准备了简单的饭菜,昨天豪情万丈的三个人,突然都变得伤感了起来,好像随时都要掉眼泪一样。

  毕竟眼前是巨大的困难,家里的几万块钱顶多只能支撑两年,两年后又该如何?而且不给李叔一分钱,他会怎样?会不会砸了这个家?

  正吃着,突然外面传来停车的声音,三人默契的彼此对视了一下,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突然出现的坚定,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让我们三个人一起面对难关!

  没等李叔拉长着脸走进屋,懂事的小宝立刻高兴的迎上去,拉着爸爸的手,说爸爸你回来啦,我让妈妈带我去钓鱼,妈妈不让我去,爸爸你带我去钓鱼好不好?

  李叔正不想在家里看见李婶那黄脸婆呢,又看见儿子如此亲热,当然连连说好。红红给爸爸端上茶,李婶笑嘻嘻的到厨房炒了鸡蛋,烧了汤(李叔吃饭必喝汤)端上来,李叔本来对家,是愧疚和厌恶,如今看见如此温馨的一幕,应该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吧!

  但是人家不!

  吃着吃着李叔突然问李婶:家里还有多少钱?再给我五千我下午还得去XX县。

  李婶突然愣住了,红红在桌上拼命掐妈妈,怕她失态。李婶低头吃了一口饭说,哦,吃过饭我看看,你先吃吧,急什么。

  李叔也就没再问,大家继续吃饭。

  心事重重的吃过了饭,李婶让红红带小宝到另一间屋去睡午觉,发生任何事都别出来!她和李叔回到了卧室。

  红红和小宝哪里睡得着?两个悄悄坐在窗口,一边小声议论着呆会怎么办,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几分钟的安静后,突然李叔大吼了一声:“我看你是想死了!”然后就是摔碎东西的声音,打斗声。

  打斗声中还夹杂着李叔的骂骂咧咧,还有李婶压抑的哭声。红红和小宝听得怒火中烧啊!但他们不能冲过去。

  一是红红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小宝更只是个小学生,俩人加在一起也打不过四十多岁的爸爸,第二是小不忍则乱大谋,红红和小宝要装的是乖宝宝形象,而不是和爸爸大打出手!

  听着爸妈那屋传出的动静,红红和小宝都哭了,但他们俩不也不光哭,还商量了一个小计策。

  过了不知道多久,气急败坏的李叔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摔门走了出来,李婶在屋里放声大哭。李叔怒气冲冲的走向车库,小宝却突然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抓住爸爸的手,说:“爸爸,你别走,妈妈坏,我帮你打她。”

  无耻的李叔一看,感动啊!离家出走的脚步都慢了,蹲下身跟小宝说,你长大了孝顺爸爸不?小宝坚定的说,孝顺!妈妈坏,我就孝顺爸爸!李叔欣慰极了,觉得这个家还是有留恋的地方的。他却没有留意,一个修长的人影悄悄从他的车库里闪了出来。

  小宝的哭喊还是没能留住李叔“离家出走”的脚步,他还是开着车走了,但在此之间,红红已经悄悄将打开的微型录音机放进了他的车里。。。。。。。

  他们帮妈妈扶起来,发现妈妈被打的,比想像的还要严重,除了脸上的青紫,身上的划伤,腰也在打斗中被扭伤了,母子三个哭成了一团。

  哭完了,现实还得面对。而这一顿毒打,也让李婶对李叔的“回心转意”彻底死了心,她擦了眼泪,对儿女说,以后,就咱们三个过,我也不再指望他了!

  小宝抱着妈妈哭着说,妈,等我长大了,一定帮你报仇!

  红红说了录音机已经成功放进车里的事,计划顺利的进行,给了母亲一点安慰。

  接下来的几天李叔没有打电话,更没有回家,红红和小宝包揽了家务,安慰着母亲,李婶看着懂事的儿女,心情也安慰了许多。

  红红又拿周围人的例子安慰妈妈,说男人有钱变坏的多了,也不止你一个,可比你比她们强多了,先前你一直在家享福,以后你还有我们,你的人生过得也不亏了,还有许多一辈子都愁吃愁穿的人呢。

  李婶的心慢慢也放宽了,跟儿女说,我就当他死了,我以后守着你们过。红红说,你才四十多岁,以后离婚了也可以再找,我们都不反对的!

  李婶的心情已经由前几天的极度绝望变得渐渐明朗了,毕竟一件事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时候,也只有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母子三个就这样过了几天,虽然彼此安慰着,但大家的心里都不安定。再想想这几个月来被李叔挥霍掉的几万块钱,李婶气就不打一处来。

  李婶以前是太信任李叔了,觉得他是一心一意为家里着想的,于是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结果是,要五千也是一天花完,要三千也是一天花完,仔细一算帐,三个多月居然花出去七八万!

  李婶说要去XX县,找到第三者,不当面扇她两个耳光不解恨!

  红红阻止了母亲。红红说,到时候爸爸肯定帮着那个女人,你也赚不到便宜,再说,XX县你人生地不熟的,却是人家的地盘,到时候被反咬一口,吃了亏也说不定。

  红红还说,不用等你找她,她现在比你还急——没钱骗了能不急吗!

  事实果然是如此。李叔这次就是钱被第三者骗完了,回家“补充弹药”的,没想到李婶一反常态,就一句话,没钱,钱花完了。李叔气急败坏,恨不能把李婶打死,但李婶咬定牙关就是不把钱交出来,让李叔更坚定了家里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还是外面的第三者好啊!又温柔又体贴,又年轻又漂亮,家里这个只知道捞钱!

  于是气急败坏的走了,心想,我和第三者过去,我不回来了,让你在家过苦日子吧!

  可是没想到,过苦日子的却是他。

  前面有个JM质疑“三个月七八万”的事,是这样,李叔因为是作生意的,经常要周转资金,这几个月他没有做生意,但仍然一直要钱,李婶非常信任李叔,要多少钱给多少钱。最离谱的是有一天晚上李叔高兴的打电话说刚得到一笔款子,一万,要带回来给李婶,结果第二天一早晨回来,手在口袋里掏钱的时候突然愣住了,然后又改口说钱放在XX县了,忘了带了。这笔钱从此也就没了影。

  话说李叔从这个“万恶”的家里一走,顿时感觉耳目一新,觉得又要投向第三者的怀抱了,心情真是愉快!

  热恋中又不在一起的人最爱干啥事呢,那就是打电话,呵呵。

  在车里,李叔迫不及待的给第三者打起了电话。

  话说李叔开着车,离开这个让他厌恶的家庭,兴致勃勃的向第三者奔去。俗话说年纪大的人谈恋爱像老房子着了火,救都救不急,看来李叔烧得挺严重,这不,刚一离开家,就迫不及待的打起了电话。

  因为录音机是他开车前才放进去的。后来大家拿到磁带的时候,还没听到三分钟的空白呢,就有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还拖着长声:

  喂~!~!~~~~~~

  后面就是他和小三儿的对话了。虽然听不到小三的声音,但李叔的声音可是一清二楚!只听李叔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声音说:

  嗯,当然想你了!

  对呀,我马上就来了。。。

  钱啊,这个有点困难,我有笔资金还没有到位,这次没有拿到。。。。

  什么,不是的,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恨不得今天拿到钱明天就和你远走高飞。。。。。。。。。好好,上午拿到钱下午就和你远走高飞还不行吗。。。。。。嗯,听话,我在车上呢。。。。。

  李叔奔向小三儿之后的生活,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愉快。他当时是租了一个套房,买了全套的家具电器,和小三儿过起了愉快的“夫妻”生活,没钱了就回家拿,多么潇洒!

  这次回家没有拿到钱,小三儿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暂时的,还好好伺候着,过了几天发现李叔没有回家拿钱的意思,就开始恼了。李叔不知道为什么,也没说老婆控制着钱不给他的事(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说呢,还是害怕小三儿知道他拿不到钱了离开他),但也不愿回家,因为他发现李婶是铁了心的,回去也拿不到钱了。

  没钱的日子不好过呀,以前在小三身上花钱如流水,日子也像流水一样好过,如今没了钱,小三的脸色渐渐不好看了,没过两天,就找了个借口大闹一场回了娘家,留下李叔一个人在那里了

  李叔当时身上所有的钱都被小三拿去了,好不容易翻到了几块钱零钱,到楼下买了两块烧饼,回到屋里,开水也没有,也懒得烧,就这样胡乱吃了点烧饼,就睡觉了。

  他本以为小三是跟他闹别扭,肯定不放心会回来看看 ,但等了一天也没见回来,口袋里的钱眼看连烧饼也不够了,这才着了急,以前在家里儿女绕膝老婆端茶递水的好日子过了几十年,今天过不到了才想起来家的好啊!

  但他临走的时候毒打了老婆,老婆现在铁了心的不给他钱,他回家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再说也舍不得可怜的小三,没有钱给她花她才这样的,如果有了钱。。。。。。

  李叔思索着。

  思索的结果不是应该洗心革面回家和老婆过日子,而是应该如何回家骗老婆的钱。

  李叔看了看车油,还够勉强到家的,于是,开着车,回也不回的向家赶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李叔走了之路,说李婶娘仨过得不黯淡那是假的,但人生既然已经到了低谷,就肯定会努力的向上爬。李婶对李叔死心之后,让红红帮她把李叔所有的生意上的合同整理出来,自己藏了起来,家里的存折什么的也都在妥善的地方藏好,只有红红、小宝和自己知道,红红仍然在积极的准备找暑假工,李婶则打算过两年小宝上了初中,自己就到大城市去给人当保姆打工。

  当时外面对李叔的事情已经有了些风言风语,对跟李叔有生意往来的人来往,更是个个心知肚明。亲戚之中也有知道的,但又不好说,谁想做恶人呢?大家对李婶娘仨,有同情的,也有嫉妒李婶家平时过得好,想看看热闹的,反正什么心思都有。

  但李婶没有向他们诉说,请求同情和帮助,李婶还像平时一样,除了有几天没有出门,都是红红在买菜之外,其余一切如常。不仅如此,甚至还更漂亮了,本来有些发福的李婶这几日瘦了许多,正好变苗条了,穿上新买的衣服和皮凉鞋,新烫的头发,看上去倒精神了许多。

  娘仨这几天当然也商量了李叔接下来会做什么。

  最坏的打算是他就此一去不回,从此就娘仨一起过了。

  有人要问了,这样的人走了不是正好,为啥是最坏的打算呢?原来呀,前面说了,李叔做了一笔买卖,投入了很多钱,但对方拖着不给款,有点赖帐的趋势。那笔钱可以说是家里的全部财富,如果李叔赌气走了,钱肯定更是要不到了。

  大家估计李叔走了肯定要过几个月才会回来,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不出一个星期,一个落魄的李叔出现在大家面前。

  只见当时的李叔,胡子拉碴,头发零乱,头发上也没有抹满跌倒苍蝇摔死蚊子的油,衣服又脏又臭(那是夏天啊,几天没洗澡,汗),人也消瘦了不少的样子。

  大家从窗口看见李叔的车远远开过来,便立刻自觉进入战备状态。李婶往床上一躺,脸对着墙。小宝又调整了一下呼吸,高兴的迎了上去,红红笑嘻嘻的端了茶,看爸爸的样子,也没问吃没吃饭,下厨打了八个鸡蛋,李叔一口气全吃了(汗,我听说过的吃鸡蛋最多的人)。

  吃完了饭,李叔打发红红和小宝去休息,然后进到了李婶的房间。

  红红在外面望风,小宝假装上厕所,悄悄的来到了车里,把录音机拿了出来。

  过了没一会,李婶也来了。原来李婶已经厌恶李叔到了极点,但表面上装着一般夫妻的赌气不和李叔说话,拿着枕头就到了孩子们的房间——她也没工夫跟李叔说话,正想听听李叔的录音呢,哈哈。

  李叔看李婶只是一般赌气,孩子们对自己又这么热情,非常高兴,也是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李婶和红红小宝三人,把门反锁,头凑到一起,轻轻打开了录音机。。。。。

  只听一个老男人恶心的声音传出来,什么宝贝,什么老婆,什么想死你了,什么我拿了钱立刻和你远走高飞,一古脑的出来了,虽然有心理准备,李婶还是气了半死。李婶以为他不顾自己至少还得为孩子考虑,没想到他把自己那笔款子的事早告诉小三了,小三正等着这笔钱和他“远走高飞”呢。

  红红见状赶紧来安慰,说现在他在明你在暗,他说啥你都能知道,就像老天在帮你一样,你别生气啦,这样看清他的真面目不是更好吗。

  听了李叔的录音之后,更坚定了李婶看好自己的钱的决心。那边李叔醒了。小宝和红红立刻装出高兴的样子过去和李叔说话,李婶在一旁冷着脸不吭声。

  李叔故意逗着小宝,其实是说给李婶听:“小宝呀,爸爸过几天就有钱了,给你买XX,XX,XXX,好不好呀?”小宝:爸爸你怎么有钱了呀?

  李叔:我前一段那笔大生意嘛,对方松口说马上就给我钱了,爸爸相信,只要拿几千块钱去活动一下,肯定很快就能拿到钱了!

  小宝:太好了,我要XX,XX,XXX!!!

  李婶听了李叔这可笑的表演,本来冷着的脸出现了一丝笑意(也可能是看到儿子出色的表演吧),李叔一看,有门!说得更有劲了,几乎天花乱坠,总而言之,只要现在给他几千块,他立马就能发财了!

  李婶训斥小宝说,光顾着玩,跟我上街去,我要去买萝卜,你和姐姐去帮我拎。

  红红说:我换双鞋就去!说完来到爸爸坐的沙发跟前,一边系着鞋带,一边不露声色的把一样小东西塞到了沙发背后。。。。。。

  为啥塞在沙发背后捏,因为李叔有个习惯,在家的时候总是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李婶娘仨出了门,一路上谈论着刚才李叔的话的真实性。李婶的意思是相信李叔,因为那笔生意是确实存在的。小宝的意思是不能相信,肯定是骗子!红红呢,拿不定主意,又希望那笔钱能到,又害怕爸爸只是来套钱。

  大家一致决定,听了他的录音再说!

  这边李婶她们出了门,李叔打开了电视,看着看着,越看越没味啊,干啥也比不上和自己的小情人聊天更幸福啊!可是小情人已经不理自己了,怎么办捏?

  只见李叔又厚着脸皮拿起了电话。

  话说李婶娘仨回到家,李叔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兴致很高的样子,李婶仍不理他,但小宝和红红还是对他很热情。趁李叔出门上厕所的空儿,红红赶紧把小录音机装进了口袋。

  晚上李叔喝了点酒,又吹了一番他即将发财什么的,就去睡了,李婶借口生气,仍是拿着枕头睡到女儿这屋。

  三人等李叔的呼噜声响起,便关了灯,三颗脑袋又凑在了一起。。。。。。

  只听录音里是清晰的电视新闻声,仍抱有希望的李婶出了一口气,又听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一直是新闻。就在大家打算放弃这盘带子的时候,录音里传出了另一个声音。。。。。。

  那是一个恶心的老男人温柔的声音。。。。。。

  那时候的李婶已经没有了眼泪,红红的心情更是沉重,倒是本来一直不信任爸爸的小宝哭了。

  看到这个形势,估计李叔的心是挽不回来了,而且似乎在往更坏的方向发展:李叔不但不想要这个家了,还想掏空这个家!!!!

  大家都沉默着。这时候,李叔突然来敲门了

  原来李叔一觉醒来,正想更好的欺骗李婶的钱,发现李婶竟然不在!在金钱的驱使下,一贯高调的李叔放下架子,亲自来叫李婶了。

  三人听到敲门声就像见到鬼一样,吓得红红手里的录音机直接掉地上了,然后灵机一动用脚一踢,到了床底下。当着孩子们的面,李叔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喊李婶过去,李婶也没有吭声,就在红红和小宝担忧的目光中过去了(红红和小宝这时候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

  父母一走,红红和小宝立刻跳起来,到窗口去听动静,听了一会发现没有打斗声,俩人就放心了。收拾好东西真的睡觉了。

  李婶当晚还是那句话,没钱,钱早花完了,并且和李叔一笔一笔的算起来这几个月的花销,李叔哑口无言,李婶又接着说俩孩子要上学,家里用钱的地方多,没有一分钱哪行?

  李叔说:家里困难,要不红红的学就先不要她上了吧,出去打个工,也好补贴一下家用。

  李婶感觉到一盆冰凉的水浇在了头上。李叔已经彻底的放弃了这个家,连儿女的前途都不顾了,女儿开学就大三了,他居然为了别的女人,要女儿去打工给他养情人啊!

  李叔还接着劝说李婶:人一辈子就几十年,何必苦自己呢,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把她供得再好,她将来孝不孝顺你还是两说的,不如咱们拿钱自己花,吃好喝好玩好,你说是不是?

  李婶怎么也不松口,李叔左劝右劝不见效果,也赌气闷头睡了。

  那时候,已经是星期三的晚上了。

  也就是说,离李叔情人规定的星期五一早,还有一天一夜。李叔急啊,心里跟猫抓似的,星期四又忍了一天,看李婶还是不肯松口,晚上又跟李婶吵开了,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什么婊子,什么不要脸,什么钱都是老子赚的你敢私吞,老子不杀了你不算完。。。。。。。

  跟电话里温柔而恶心的声音判若两人。

  任他怎么叫骂,李婶也不吭声,总之就是一句话,没钱,没钱,就是没钱!

  李叔见叫骂无效,又想武力解决,李婶这次学聪明了,打开门就跑了出去。李叔这个人胆子比较小,虽然是男人,但特别怕黑,晚上不敢出门。小宝也遗传了他这一点。

  但是你知道他干了什么事?在深更半夜的,把仅有十一岁、正睡得迷糊的小宝叫起来,冷着脸说你妈跑了,你去找找吧!

  然后就回屋睡了。可怜的小宝又担心妈妈,又害怕爸爸打,和姐姐两个人爬起来,摸着黑的出去了,找了很远,后来发现妈妈坐在一个坟子跟前。好不容易才把妈妈拖回去。

  后来李婶说,那天她真的灰心了,她什么都不怕,除了担心自己死了儿女会被后妈欺负之后,真的什么都不怕了,人家都说有鬼,她就跑到坟子跟前去坐着,看如果真的有鬼忍不忍心抓她,而让李叔那么坏都没有报应。。。。。。。

  母子三个哭成一团。

  星期四晚上的闹剧就这样收场了,李叔想尽了办法还是没有弄到钱,星期五的早晨急得跟火烧了屁股似的,脸色青得跟彩虹似的,坐在沙发上一个劲的叹气,忽而到外面转转,忽而到床上躺下,忽而拿起手机,忽而又放下,用李婶的话说,是快要急出神经病了。。。。。。。

  这种情况下,尤其是听了他两次精彩录音之后,母子三个再也没有人相信他了。

  李叔连给车加油的钱也没有,自然到XX县的事就更别提了。他就这么被留在了家里,急得恨不能上蹦下跳了。我猜如果他的心儿长了翅膀的话,肯定都绕地球飞几周了,哈哈

  这几天只要李婶出门,肯定要把儿女都带上,而且肯定要找个机会把录音机放下的。

  但录了几次,只有一次录到他们打电话,其他时候都是在看电视。而且那一次打电话并不愉快,听起来李叔已经在苦苦哀求了,但对方似乎不再相信他了

  李叔在家里也不再提自己大笔款子很快就到手的话了,李婶也不提,只要李叔不提要钱的话,李婶天天还是像以前一样好饭好菜的招待他,红红和小宝听了李叔不让他们上学的话之后恨得牙痒痒,但表面上还对李叔很亲热。

  亲热归亲热,小孩子总是装得不像,还是出了一点岔子。

  李叔在家急得无聊,就在纸上乱写乱画,有一天看见小宝的一个本子,是纯黑色的封面,非常精致,里面纸质很好,李叔就拿过来乱写了一气。

  小宝看到了,当时就掉了眼泪,原来这是红红送给他的十岁生日礼物,一个黑书包,一个黑文具盒,一个黑本子,全部是一套的,他觉得很酷,前两样都用了,只有这个本子还没舍得用,没想到被爸爸给糟蹋了。。。。。。

  李叔看见小宝心疼本子,大怒,把本子扔给他,又训斥了小宝一顿,后来又跟李婶说,你看疼孩子没用吧,我那么疼小宝,他一个本子都舍不得给我用,咱们钱留着干什么,还不如自己花。。。。。。。

  李婶劝小宝以大局为重,小宝向爸爸道了歉,又送了一张自己亲手做的小贺卡,当然那个本子也一并送给了爸爸。

  但这也都没能温暖过来爸爸那颗冷酷的心。

  李叔就这么被留在家里,跟情人的电话越来越少,几乎没有。在这其中他也曾经去了XX县一趟,但当天就回来了--因为他只有五百块钱。是李叔的一个朋友借了李叔五百块钱,某天早上来还给了他,他当时二话没说,开着车就走了。到了傍晚才回来,李婶也懒得问他干嘛去了,只知道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他口袋里又只有几块钱零钱了。

  李叔在家闷得要命,又实在不想看见李婶,出门吧,又没有钱,就在周围坐坐,到人家小店里去坐着,跟人聊天,一直等人家关门了才回来。

  不久,李婶发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怪怪的。

  原来李叔在外面跟人说,他辛苦干事业,李婶却拖他后腿,不信任他,不给他钱活动,导致他现在多么落魄,导致他几十万块钱拿不到手云云,大家不管心里明白不明白,表面上都附和两句,李叔就来了劲了,回到家眉飞色舞的对李婶说,你知道外面人都怎么说你,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也不好好反省一下!!!

  红红和小宝都支持李婶离婚,但李婶还是不愿意,她说怕小宝在学校里被人嘲笑,说小宝爸妈离婚的(小宝有个同学就是父母离婚,在学校被孤立,好可怜),怕影响小宝。

  李婶还有一个想法,就是,那几十万早晚是会拿到的,现在一无所有的离了婚,将来几十万还不是便宜了婊子?

  李婶跟女儿说,现在是他们急,不是我急,我那么急着离婚干什么,拖着吧,省得离了婚难听。

  就在介个尴尬的时候,事情发生了重要的转变。

  某天,李婶又在录音里听到他们打了一次电话,这次仿佛事情有点不对劲了。李叔一个劲的劝小三别害怕,慢慢说,并不再重申自己确实没有钱,一分钱也拿不到。并且仍然许愿说很快就能拿到一笔款子云云。

  李婶发现,这次电话后,李叔这几天的脸色都不大对劲。

  李叔和李婶对李叔出轨一事一直是持回避态度的,彼此都心知肚明,但都不明说。

  但李婶看那几天李叔急得要发疯,夜里不断的叹气,动不动拿手锤墙什么的,仿佛真有什么急事的样子,忍不住去问了问。

  这不问还好,一问,李叔顿时找到了“感情”的突破口。

  李叔声泪俱下的说,温柔善良,聪慧可人,集天下美德于一心的好人儿,小三,居然遇到了天下最可怕的事情,陷入了天下最黑暗的泥坛,经历了天下最复杂的纠纷,被人告了要坐牢,前几天小三就跟他打电话哭呢,如果拿不出钱来就要坐牢了。

  并且跪在地上跟李婶说,他情愿以后做牛做马,只要现在能拿出钱来让他救了小三儿,以后让他干什么都情况。

  李叔自认为此情此景,就是石头人儿见了也要落泪啊,但他忘了李婶是个不通情理的黄脸婆,只知道钱不知道他们纯真的爱情,居然还没能被他所打动,任他苦苦哀求泪流满面李婶还是那句话,钱都让你花了,没钱,你要有钱给我几个花花好了。

  李叔这一怒非同小可,几乎要气疯了,觉得自己跟这么不解风情的人过了一辈子,太冤枉了。。。。。。但是再气也得过啊,口袋里没有钱,在家里至少有口饭吃,要到了小三那,不知道怎么样呢。。。。。。

  于是李叔李婶再次开始了冷战,此时的李婶已经百炼成钢了,无论是表面还是私下都不那么伤心了,当然红红一个暑假的安慰功不可没,红红一有机会就跟李婶说各种故事来开解她,甚至连林黛玉贾宝玉的故事都说出来了,总之就是一句话,谁离了谁都能活,咱们要活得更好。小宝对装模作样渐渐有点讨厌了,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热情了,但李叔喊他,他也还答应,让他干嘛他也还去干。

  就这样,一个暑假过去了。

  红红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大学,小宝也开始上学了。临走前红红叮咛这个叮咛那个的,也不忘叮咛李婶一条,别老跟小宝说这事了,当初让小宝帮忙是事有紧急,咱们别耽误了小宝学习。

  于是李婶独立承担起来跟李叔斗智斗勇的重任。

  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又发生了急剧的转变。

  小三称被诬陷坐牢之后,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李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无钱解救心上人,一时之间心如刀割。大家能想像一个用情至深但又对爱人的离去无能为力的悲情男主角形象吗?是个快五十岁、而最近尤其显得苍老的小老头形象,哈哈。

  红红他们上学以后,李婶一个人也操作不好录音机,而且没人配合怕暴露,也就不再录了。但现在的李叔是什么人啊?居然直接把电话内容告诉了李婶,不过,电话不是小三儿打来的。。。。。。

  某天李婶买菜回来,发现李叔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一脸害怕的模样,一见了李婶赶紧把她拉到屋里,说起自己今天接到的电话。。。。。。

  李叔说今天有个陌生男的打电话来了,说自己是小三儿的弟弟,小三儿失踪了,怀疑是李叔杀的,让李叔赶紧往某某帐号上打N多万钱,否则就要带一群弟兄来打断李叔的腿!

  这下李叔可害怕了,一是心疼心上人飘然而逝,自个还没来得及哭呢,二又害怕心上人的弟弟飘然而至,把自己的腿打断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李婶一听就明白了这个骗局,跟李叔说别怕,肯定是吓唬你的。小三当时没骗到钱,找个男人来骗的。

  李叔当然不信了,觉得李婶怎么能懂他的爱情呢?他的爱情,有世俗的阻力,有小小的矛盾,有许多滴周折,最后还招惹了黑社会,多么感人的爱情啊!

  但我想这时候他应该后悔了,招惹来这么多的事情。再说黑社会威胁他也没有用,他确实没有钱,那笔款子一直没有拿到。

  他就这么担惊受怕的继续过了,但他真的告诉过小三他的家庭住址,害怕小三的弟弟真的杀过来,居然一个人不敢在家呆,每天李婶打麻将他就跟在后面看,李婶去买菜他就跟在后面拎篮,成了整条街都称赞的五好老公,哈哈。

  就这样一直害怕到过年,再也没有传来小三那边的消息,他才稍微放下点心。问李婶要了几百块钱,说去把那边的房子和家具处理一下。

  李婶觉得老关也不是办法,就放他去了,结果让人恶心,原来那小三早把房间里的东西都搬光了,只剩一床被子和一张画,结果,李叔就把那床脏被子和那张画都带回来了,李婶当时就把被子扔了,李叔还生气,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画贴在了他的床上,以悼念他苦命的爱情。。。。。。

  这里要说一句,就是小三的电话和姓名其实李婶母子早就知道,因为最一开始拿他手机的时候就记下来了,但一直不想打草惊蛇。到了红红在电话里听说了这可笑的骗局,自告奋勇跟母亲说,我来打电话给她,看看她是死是活!

  于是,红红在放寒假回来转车的时候,在某个中转站的火车站,拨响了这个早以烂熟于胸的号码。。。。。(此时距小三弟弟称小三已经死了已经有一两个月了)

  红红拨通电话,一个中年女人接的电话。

  红红:请问陈XX(小三)在吗?

  小三:我就是,你谁啊?

  红红:是这样的,我刚才上网,有个网友托我给你打个电话呢!

  小三:哦。。。。他的网名叫什么?

  红红:叫“痴心爱你”,你认识吗?

  小三:我知道是谁了,他现在还在扬州吧(肯定不是李叔了,李叔家离扬州N多远)

  红红:对呀,他是说他在什么州的,是你男朋友吗?

  小三(羞答答):嗯,算是吧。

  红红(吐):。。。。。

  俩人聊了很久,小三对红红相识恨晚,一个劲的跟红红说起她的爱情来。

  红红好不容易才挂了电话,再不敢打了,比狗皮膏药还粘人啊。

  当然,李婶没有告诉李叔红红打电话的事。事实上,李叔一直天真的认为,红红姐弟根本不知道他在外面的丑事,要不然也不会对他还那么热情。。。。。。。

  到了第二年春天,李婶看老这么关着李叔也不是办法,再也李叔也不敢找这个小三了,找了怕挨打啊。于是就给了李叔一点本钱,让他继续作小本生意。

  到了第三年,当初那笔款子才拿到手,李婶很高兴,非常想拿着礼物去感谢这个拖欠款子的人。李婶对红红说,当初要不是他钱给的迟,这笔钱也落不到咱们这个家里来。

  那笔款拿到之后,是以李婶的名字存的银行,并且给红红和小宝名下各存了十万块,其余的由李婶看管,李叔只有抽烟加油的钱,李叔被那个小三吓破了胆,也有可能是“深爱”着那个红颜薄命的小三,从此再没有在外面招蝶引蜂。

  这个家庭貌似恢复了平静,惟一的不同就是,小宝从那次事件之后再也不理爸爸,一直到现在,五六年过去了,小宝和爸爸从来不说话。

  李婶回忆,当初幸亏他们发现及时,措施得当,也就是让李叔口袋里一分钱没有,小三以为李叔得了钱不给她,才反目成仇,进而找人吓唬他,想要钱,谁知道李叔确实是穷光蛋一个,在家里急得要发疯了,呵呵。

  要是当初发现再迟些,家里的钱也给掏空了,要是那笔款子下来的早些,这钱也早进小三的口袋里了,所以,天时地利,加上人和(一对乖儿女哦),使李婶打赢了这场战役。

  这次事件之后,家庭中李婶以统治者的地位出现,一改以前李叔的高调。现在李叔啥权力都没有了,呵呵。

  其实红红早就原谅爸爸了,尤其是看爸爸这几年这么老实,辛苦赚钱。李婶呢,就算心里不完全原谅,但也继续跟着李叔过了,毕竟比让一个家散了强。

  只有小宝,从此在心里埋下了深深的阴影,从此不再跟父亲说一句话。也许当初李婶和红红就该独自打这场战役吧,让小宝参与,虽然赢得机率更大,但终究输掉的是孩子的童真。

  晕呀,前面斗智斗勇还不叫大战呀:)

  离了婚再让他落魄确实是大快人心,但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很少,李婶觉得,忍了那一次,现在一个家至少表面上还是完整的,挺好。

  红红后来嫁得很远,红红出嫁的时候我当了伴娘,李婶哭得几乎昏过去。这么贴心的小棉袄,走了,谁也舍不得啊!

  小宝上高中以后,李婶就租个房在学校跟前照顾孩子,李婶说,等小宝上了大学,她就到红红家帮红红带孩子,她到老了也无法跟李叔生活在一起了,就维持个表面吧。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