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我终转正 他竟和前妻出轨

订阅知音杂志

我终转正 他竟和前妻出轨

www.zhiyin.cn 2011-12-29 15:24:03 兰州晨报 我要评论

字号:T|T

\


  他对我的好看来都是假的,娶了我他想着云,他只是给了我名分而已。难道,我嫁他只为要这个名分吗?我转正了,他却屡屡和前妻出轨。我只是得到了一个空壳婚姻而已。

  12月25日是我和志伟(化名)结婚3周年的纪念日。我和志伟是圣诞节结的婚,今年的圣诞恰好是星期六。真是天遂人愿,我想一定是神在祝福我。街上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各个酒店、商场、娱乐休闲场所都装饰着美丽浪漫的圣诞树,给人以华美而恬静的喜悦。我赞美这个节日,这个日子是我和志伟的好日子。

  我一直相信志伟是真心爱我的,不然他不会答应我在这个日子结婚,但在我的执意要求下,他还和我举行了教堂婚礼。这是他爱我的明证,他本来是不打算举行婚礼的,不愿太张扬。为了迁就我,他什么都答应了。洁白的婚纱,唱诗班的赞歌,美好的祝福,我把自己的一生交托给这个人。我相信他能给我幸福,有个好的归宿,婚姻幸福是我给背叛我的前男友发下的誓愿,我一定要过得比他好。为了这个好,我曾不顾一切。

  是的,我不顾一切,志伟是我从另外一个女人手里抢过来的,我曾经是世人鄙视的第三者,我知道我说出这个实情,很多人会唾骂我。可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在感情世界里也不例外。我信服这一点,因为我也曾被比我强的人淘汰过,一个貌不如我才亦不如我的女子,因为她家里有背景,就把我的初恋男友夺走了,那个和我一起走过4年,曾经花前月下信誓旦旦的初恋情人,为攀高枝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我。
 

\

  我和前男友从大一开始就在一起了,为了他我不顾家人的反对,他来自偏远的农村,我和他就是典型的孔雀女和凤凰男的爱情。我爱他的才华和出色的外形,一个农村出身的孩子居然会生得皮肤白皙高大英俊,我们俩是大学校园里的一对璧人。毕业才两个月,他就来向我道别了,他说:“菲菲,我爱的人是你,但我只能和你说分手。我不像你,我必须奔前程,我老家的父母眼睁睁地看着我呢。原谅我,希望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我性格要强,虽然心跟刀割似的难受,但我的眼泪只有往肚子里流,脸上却还微笑着,我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过得比你更好。”说完转身就走,转身的那一刻,我看透了所谓纯真的感情,我想起一句话:男人女人无所谓忠贞,只是所受的诱惑不够大。

  告别了初恋男友不久,我就遇到了志伟。他是公司的二把手。

  我自恃有才有貌,却被一个凤凰男踢了。但我的才貌终究会有人赏识,我凭着这点进了这家效益很好的公司,一进去便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我得到顶头上司志伟的赏识。志伟大我将近10岁,他没有我前男友的英俊潇洒,但他有着成熟男人的亲和力,谈吐幽默风趣。虽然志伟是我的上司,但我愿意把自己的苦恼和心事说给他听,他总以过来人的身份帮我分析,给我鼓励和安慰……
 

\

  就这样,两个人自然而然走近了。我并没有抱着功利目的和志伟交往,产生感情后,我内心也挣扎过:他毕竟是有妻有女的人,而且还大我那么多,我怕我忍受不了家庭的压力,还有周围人的白眼和唾沫。但是,感情一旦陷进去就身不由己了。

  和志伟在一起后,一开始我没指望和他有什么结果。因为他曾明确告诉我,他老婆云(化名)是和他同甘共苦一起过来的,他之所以有今天云付出很多,他不可能和云离婚,他说除了名分,他可以给我想要的一切。经过失恋的创伤,再次陷入感情的我对名分这些都看得淡了,我表示,我不会在意这些世俗的东西,只要他真心对我好就行了。他真的对我很好,没过多久,他就为我买了一套公寓,而且还给我配了车。凡是物质上他能替我做的他都做到了。我的生活过得安适而丰足,我想作为女人,还奢求什么呢?就算做了他的正经老婆,不过是多了些责任和义务罢了。而且,我看世上的男子对正经老婆也就那样,志伟还不算太没良心的,对老婆也不过如此。我曾安于情人身份。

  一年又一年,日子过得像飞一样。刚和志伟在一起时我才23岁,转眼间就二十七八了,随着年龄一天天大起来,我的心也渐渐慌起来。同龄的同学朋友娶的娶嫁的嫁,我这样子终究是怎样的归宿?而且,最尴尬的是要面对不知情的人的询问和知情人异样的眼光。别人也就算了,我最无法应对的是父母的催逼,我怎能告诉老人他们的独生女做了人家的小三,我会气死他们的。而且,作为女人,我还想要个自己的孩子。没有孩子的人生怎能谈得上美满!

  我不能向志伟提要求,我和他之间是有约定的,打破约定他肯定不干。而且,我知道拉锯战的结果只会伤害感情,让他远离我。
 

\

  但我可以生个孩子。不管他想要不想要,我想要。这是做女人的权利。

  天遂人愿,我怀孕了。

  开头3个月我没告诉他,我知道他要知道了肯定会阻止我生下这个孩子的。到了第四个月,我找借口休假,说陪父母去一趟老家。瞒着他,也瞒着我父母,我去了外地一个朋友那里,在朋友处我待了将近两个月。两个月回来,我已经是大腹便便了。我给志伟一个既成事实。

  志伟看透了我的主意,他非常震怒,坚决要我做掉胎儿,并托人找关系带我去一家妇产医院,要给我堕胎。大夫告诉他,我身体弱,大月堕胎很危险。志伟没辙了,只好带我回来。我告诉他,我没有别的企图,我只想有自己的孩子。孩子生下来如果他不想认,我就自己负责把孩子养大。然后,我去了志伟外地的一个远房亲戚家静养,直到孩子出生。

  我生了一个健康漂亮的男孩,别人犹可,志伟的妈一看这个孩子嘴角都咧到耳朵下面去了,手里抱着亲孙子舍不得放手。

  以后的事情出人意料地顺利。儿子还没满月,志伟就和他老婆离了。离婚是他老婆主动提的,我想搁给任何女人,都咽不下这口窝囊气。志伟净身出户。这些都合情合理,我只要他这个人。别人都说我心机太深,可我是因为无奈才出此下策的,而且我冒着相当大的风险。
 

\


        并且,最初的时候,我不过是想要自己的孩子而已。是老天成全了我。儿子百天后,志伟明媒正娶地娶了我,提亲、定亲、婚礼样样不少。虽然是奉子成婚,但毕竟我和志伟名正言顺地成了合法夫妻。这就把以往的一切全遮了。

  结婚3年来,我和志伟过得还算美满。为了照顾儿子,我辞职在家做了主妇,和婚前一样,志伟在经济上对我一直是很大方的,花钱多少从来不计较。让我烦恼的是,他前妻隔三差五总是找理由骚扰他,今天龙头坏了,明天女儿想爸爸了,甚至她自己生病了都要他过去看。而他是有求必应。我都不知道这算什么事,这还算离婚吗?我讽刺他说:“这婚离得好,离了婚,得了两处家,有儿有女什么都不缺了。”志伟回敬我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不是你鬼心眼,我会离婚吗?”我无语。

  无论如何,结婚纪念日他总该记得的。上周一开始,我已经给他提醒了无数遍,就算有事也该推掉。没想到星期五的时候,云又把他给招走了,理由是,女儿要爸爸陪着过平安夜。真是什么理由都找得出,她娘俩又不是基督徒,如果不是故意跟我叫板,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叫走他。我只好独自去礼拜堂。心里那个憋屈,平安夜祥和的心境也被这件事给破坏了。做完礼拜回家,他还没回来,整夜没回来。

  第二天是圣诞节,志伟直到下午三点多才来,还是我打电话叫他。晚上的饭都订好了,他不来,这个饭还怎么吃?
 

\

  他空着手来了,没有给儿子圣诞礼物,也没有任何礼物给我。我问他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说:“圣诞节啊,地球人都知道。”我问:“还有呢?”他装傻充愣,说:“还有什么?”我忍着气问:“你是什么日子娶的我?”他说:“这个呀,咱俩在一起的日子长了,谁还记得什么日子!”

  什么意思?我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提醒自己,来者不善,他今天的样子是故意要惹我生气,肯定是“那边”又说什么话了。我偏不气,我生气就不是我了。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记性真差,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你就没礼物送我吗?”你猜他说什么:“我都把我送你了,你还不知足吗?

  “什么意思?你昨天晚上在哪睡的?一晚上没回家。”

  “还能在哪儿?姑娘缠着我不让我走。”

  “恐怕不是姑娘缠,是另外有人缠吧。”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就算她缠,我想你也该想通,结婚前你不也缠着我吗?现在把老婆的位置给你了,你还不让我和她来往吗?”

  我既惊又怒,都3年了,他还提这些旧事。他对我的好看来都是假的,娶了我他想着云,他只是给了我名分而已。难道,我嫁他只为要这个名分吗?我转正了,他却屡屡和前妻出轨。
 

\

 


         我只是得到了一个空壳婚姻而已。我想起结婚前婆婆对我说的一句话:“放心,为了儿子,他会明媒正娶你。”他和我的婚姻只是为了他儿子吗?别人都说我有心计,做成个圈套让他娶了我,现在我不知道到底谁钻进谁的圈套里了。

  跟他结了婚我就过得好吗?这不是我要的幸福!

  记者手记

  如果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样的幸福任谁都不会祝福的,神也一样。如果祝福,那就违背了世上的良俗和最基本的道德准则。

  所以,播种下什么种子就结什么果子,这是一定的。哪能就让你这么舒舒服服地摘现成的果子吃呢?果子看似甜蜜,核却苦哩,只有自己知道。

  当然,爱情没对错。即便是婚外情,对当事人而言,也不见得有多龌龊,我以为和婚前情、婚内情等等一样,都是人之间自然正常的情感,其实不需要为撇清而反复强调。可是,人类有了婚姻制度就得为情做出规范,就有了道德与不道德之分。所以,婚外情就是不道德的。

  至于老公和前妻又保持婚外情了,除了余情未了外,恐怕多少还带点报复性质吧。毕竟你给他设圈套了,休正妻而扶小三本非他初衷。任谁都不愿意让人做了圈套套自己。被愚弄的感觉很糟,到底气难平!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