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我亲眼看见好友被老板侵犯

订阅知音杂志

我亲眼看见好友被老板侵犯

www.zhiyin.cn 2011-09-03 09:02:05 天涯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这件事我已经憋在心里两年多了,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但现在想起来依然心惊胆战的。

\
(图文无关)


  我理解我好友不报警的苦衷,她也数次试探过我是否知情,我为保全她的颜面,也一直装作不知。但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很想说出来,以此告诫各位女孩:一定要小心啊!!我的好友叫梅,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当年24岁,正是青春正美的时候。她欧式面孔,身材极好,168前凸后翘,总之当时是我们公司的一只花,很多人追求的那种。因为我和她很熟,我也知道一些她过去的情史,梅是个很相信爱情的女孩,大约有过三个男友,其中有同学,也有小开,还有大叔。可能是经历过吧,她言语中总有些开放的气息,这也为她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真不知道从何说起!!!其实那个老板看着挺好的,也不像什么坏人,反而像个年轻俊才,38岁,长得还挺帅,而且对下属也好,常常开玩笑什么的。说实在,如果不是我目睹了前后事件,我宁愿相信老板是个挺单纯的老板。到500字没有啊?烦死了!!我是用手机写的,因为不想让家人看到这个帖子啊,能过吗现在?500字,500字,500字。。。。。。

  白天的时候,度假村是很美的,离我们别墅不远还有一个游泳池,我和梅还去游了一会儿。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大家住的太分散,还有一队人要去吃烧烤,最后去餐厅吃的只有不到20个人。于是大家坐了两桌,我和梅与老板一桌。后悔啊,如果当时坐另一桌也许就没事了。

  老板首先拿出了一瓶红酒,说是他个人珍藏,然后我们桌每个人都倒了一杯,也不知是谁提议说先干了吧,于是我们一口东西没吃,就先被灌了一大杯红酒。不过我和梅都算是酒量不错的女孩了,也没介意。随后就吃起晚餐来。在吃的时候,又开始喝啤酒。反正出来玩大家都高兴啦,也没什么压力,不知不觉就有下去不少啤酒。

  喝完啤酒后,我感觉自己的酒量差不多到了,梅说她也一样,然后我们就商量,先在这和同事们聊聊天,也顺便醒醒酒,然后就回房休息。说实在,玩儿了一白天也挺累的了,我就想躺着。这时,我就看老板伸手又要了两瓶白酒。两瓶白酒哦,我们一桌也就10个人,而且刚刚已经喝过两轮了。于是我就坚决不喝,和梅说走吧走吧,我想睡了什么的。梅当时还有点犹豫,毕竟时间还早,才8点多,而且聊得也很愉快,梅就说:再待一会儿吧。我说也行,但不能再喝了,要醉了。事后回想起来,老板那时已经有意要把我们灌醉了,一副不喝不让走的样子。最后没办法,我和梅又被一人灌了一杯。这可是“三中全会”啊,当时我就不行了,脸上一个劲冒虚汗,坐我另一边的男同事伟(在这儿我必须要谢谢他)马上对我说:你的脸都白了,快去厕所吐吐吧。我于是转身就去厕所了。

  吐完后,我又在厕所洗了把脸,虽然脸还是惨白的,但感觉好多了,于是又磨蹭了一会儿,想着席该散了才回到位子上。当时,同事都快走光了,梅迷迷糊糊地趴在桌上。我问伟这是怎么了?答曰我走后又被老板单独灌了两杯。我一看梅已经醉了,便拍拍她说:还能走回去吗?梅昏沉沉地说行。这时老板走过来了,说要帮我搀着梅回去。前面说过,我住的地方比较偏,又是两个醉酒的女孩子,我本能地觉得不妥。我又看向伟,伟很机灵地就对我说,那我搀着你吧,你也醉得不清。

  我是比较信任伟的,一来同事好几年了,二来我们住的比较近两家关系挺好的,三来同事差不多都走了,这时人多就是胆儿啊!于是,伟扶着我,老板扶着梅,就回到住地。我酒虽然醒了一些,但依然很晕,而且头痛得很,所以一进大门,我就想送客了。伟说那你们早点休息啊,就转身要走,这时老板就怪怪的拉住他说,不着急嘛,要不大家伙再在客厅里唱会儿k?我连忙说不要了,真的很累了。但老板接着就说,那就坐沙发上打牌吧,不费力气。我虽不知老板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但又不好连续驳他两回面子,就有点迟疑。还好伟开玩笑地拉拉老板说:走吧,大半夜赖在女生寝室做什么?老板一下子就不好说话,只好转身慢慢离开。我锁了门,转身看梅,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扯她说,上去回房睡,她摆摆手说:你先上去吧,我躺一会儿再说。我想已经回屋了,睡哪里都无所谓,自己也困得不行了,就自己回房睡下了。

  吃饭去,回来再说。至于最后的结果啊,我只能说很复杂!如果是我,我会想把老板送进监狱的,但站在梅的角度上,瞒着还是好的,否则她这辈子都很难抬起头来啊~真的非常惨,禽兽不如!!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下面有门铃声。我第一反应是,天亮了催我们去吃早饭呢,结果一睁眼发现还是黑漆漆的,看了看手机才刚11点。我打开门正想下楼去应门,听见梅已经起来了。醉酒害我脑子疼疼的,我于是就站在自己的房门内没有动,想听听动静再说。结果来的是老板,我断断续续地听见他和梅说什么这么早就睡了,不如去 ktv唱会儿歌之类的。度假村里有个ktv,据说音响效果还不错。梅本来就是个夜猫子加麦霸,我估计她就不会拒绝,只是没想到她酒醒得这么快,我听她语调很清晰地问还有谁去,接着又说要上来叫我。我是个早睡早起的性子,一听她这样说,就赶紧锁上门,溜到床边装睡。梅敲了敲我的门,见没反应,还笑了声:睡得这么死?!便又下楼和老板出去了。我以为没想那么多,爬上床便接着睡着了。

  后半夜睡得很浅,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楼下有门响便醒了,想着大约是梅回来了,就也没动。可半天也没听见她上楼的声音,我就又操上心了,以为她是不是醉得上不来了之类的,就打开房门想下楼看看。刚出房门我就楞住了,楼下客厅里传来一声声男女的呻吟声。姐也是过来人,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又奇怪,怎么会在客厅了呢?我于是就偷偷走到楼梯口向下看,当时就惊了。梅身上一丝不挂地斜跪在地上,雪白的彤体非常扎眼。老板站在她面前,摁着梅的脑袋,要梅为她kj!

  我吓得赶紧退回自己的房间去,锁上门,然后站在门背后思考我看到的一切。其实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梅做小三了。因为如前面介绍所说,梅相信真爱无敌,绝对是不在意做不做小三这些的。另外是,我也不敢想象老板会是个强暴下属的人。但我依然又站在门后多听了一会儿,一直都是那种依依呀呀的声音。我都要不好意思了,于是又回到床上去打算继续睡觉。朦胧间,突然我听到一声含糊但惊恐的叫声。

  该怎么形容这个叫声呢,声音其实不大,但其中却包含了无限的痛苦。我从来没听见过这样的叫声,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传来了一阵挣扎声,我跑到门口,不知自己该不该出去,正在犹豫,却听到一阵上楼声,接着似乎梅和老板就进了梅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门,接着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再写一点吧,手机打字怪累的。我受了惊,一时之间根本睡不着,就站在门后听着对面房间的动静。一开始什么也听不到,我几乎害怕起来,便挂上安全锁,悄悄把门开了条缝,又等了会儿,那边房间又传来ml的声音。我一下子安了心,打算睡下。谁知第二声尖叫响起。声也不大,就像是刚睡醒的那种。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对面的门开了,梅跌跌撞撞地向外跑,身上依旧是光着的,只是她下楼梯我时,我一眼撇到她腿上还有血迹。我又是一惊!这时老板也追出来了,两人一阵混乱地下楼梯,我在还没人注意到我之前,迅速关上门。然后倚在门背后,我发现我有点抖。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想到事情不对了。我开始想努力听清楚下面的动静,可是的确有难度,我又不大敢开门,这个时候什么杀人灭口之类的我都想到了。我的手已经放在了手机上,但又没敢打,一个是我好友,一个是我老板,万一他们只是吵架呢?总之当时脑子很乱,我先前听见过梅的呻吟声,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他们的关系。我就这么撑了好久,楼下渐渐安静了,隐约有梅的哭声,但并不再有什么撕打和挣扎,我的心又放下了一些。又是一会儿,有关门声传来,我看一下时间,竟然过5点了,我便暗自猜想估计是老板走了。又等了一会儿,哭声也没有了,我看外面的天,蒙蒙亮起来,我的胆子也就大了。静静打开门,想去看看梅到底怎么了。

  可是走到楼梯口向下看时,我又犹豫了。梅坐在地毯上,脑袋垂着,身子上有好多污迹,我也看不太清是什么,总之她一动不动的,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捂着小腹,要不是她偶尔的抽泣声,我几乎都以为她晕过去了。这样的情况下我该怎么办呢?走过去安慰她吗?以我对梅的了解,我不确定她是否愿意我看见她的狼狈样。何况我要怎么和她说刚刚的事情呢,说我看见了她和老板在一起吗?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半天只能继续装睡,等天亮了视情况而定吧。

  冤枉啊,我当时哪有那么事前诸葛亮,我只是觉得老板似乎有些太热情了而已,但毕竟是出来玩么,放松一点也很正常,何况老板就不是个严肃的人。我问你,你难道会因为老板多和你说了会儿话,喝了口酒,就认为他要侵犯你么?又不是刚刚认识的陌生人,我们那时候已经同事半年多了。

  而且梅当时也已经交过几个男友了,平时说话也挺开放的,酒量也比我好点,要说嫩,姐比梅更嫩啊,所以当时我是更担心自己啦,觉得她肯定应付得过来,就这样。

  没事干,再写一段。可能是太累了,我回房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七点多了,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梅怎么样了。我出门一看,客厅里没人,梅的房门闭着。我就敲她的门,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那种:梅,快起来啦,要去吃早饭啊~里面没反应。我又敲:别睡了,快八点了。还是没人应。我神经紧张起来,开始砰砰砰地敲门。一会儿,门才开了,梅苍白地穿着浴袍站在门口,眼睛有哭过的痕迹。我装作一切不知,惊讶地对她说:你怎么了?她摇头不说话,转身把我让进门。我看了看她房间,并没有特别凌乱的痕迹,觉得放了些心,又问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哭。她想了想反问我说:昨晚睡得好么?我索性装到底,说还行。她又说,我半夜出去唱歌进进出出的没吵到你吧?我看出她是在试探我,又拿不准该不该说实话,便说:你后来还出去过,我真的不知道啊。她盯着我:你睡得还真死。我一笑:喝醉了么。她便没再说话。我又问她,你到底怎么了,突然哭了呢?她用手捂了捂小腹,边说着不舒服,边进了厕所。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挺矛盾的。她到底愿不愿让我知道呢?一会儿,梅出来了,她对我说:你前台帮我定辆车吧,我今天想早点回去。本来我们的安排是,当天午饭后走的,她突然提出马上要走,我还是愣了一下,说中午就大家都走了,干嘛非得先回去啊?她只是说:我不舒服。我没有再问她,走到门口时,我转过身,很沉稳地对她说:梅是不是有什么难事?你可以相信我,我会帮你想主意的。梅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我没敢再说什么,就出去了。

  转过天,周一上班的时候梅没有来。我便紧盯着老板办公室,但看他工作如常,一点不像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我于是给梅发短信问她为什么没来,她也只回了个不舒服。周三梅就来了,稍稍苍白了点,但精神看上去还好。她甚至有和老板说笑,我一下子又迷糊了。办公室有人正好在说那天度假的趣事,梅就抓住我问,你那天怎么醉的那么厉害?老板还来叫我们去唱歌呢,你居然醒都没醒。我不明白梅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但还是回答说是啊,玩疯了,一下子睡太死。我扭过脸去,正好看见老板在很用心地听着我和梅的对话,我突然就明白,这是特意说给老板听的。

  这样又过了两个星期,期间有一次我看见梅站在楼道里哭。梅几乎是不哭的,我就过去问她:你怎么了?她说和男朋友吵架了。我说你什么时候新交的男友?她不说话,只是告诉我她下班了,先走。我一看表,才下午三点,便打趣她说这么早就赶着去和男友约会啊?!她当时一脸被我猜中的错愕表情。回到办公室,我突然发现老板也离开了,突然就猜到了原因。这个时候我想起一件事:她今天是例假期啊。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换衣柜,我和她是挨着的,所以一般物品像洗面奶,润肤露,护垫什么的,我们都是混着用,也就省得一个人要备上一大橱子东西了,所以我很清楚她的周期。我于是给她发了个短信:大姨妈时还约会哪,悠着点!梅没有回。

  时间回到度假后两星期。梅和我一块吃饭并聊着天,无非就是感情生活神马的。开始她有些沉默,然后对我说她想和我讲讲她一个朋友的遭遇,问我应该怎么办。梅说这是她的一个闺蜜的故事:有一次她闺蜜陪老板出差,然后晚上应酬时喝了好多酒,不知何时就稀里糊涂地被下了药。她闺蜜自然是不知道的,只觉得酒精烧身,似乎被人控制了思维,由她老板摆布了。比如说她老板说跟我走,她闺蜜虽然会莫名其妙,但也会顺从地被老板搀着走。我大惊:还有这么厉害的药!?梅看了我一眼,急躁说,差不多吧。我看着她的神情,突然明白这就是她的故事,而那个所谓“闺蜜”就是她本人!!

  我没有说破我的想法。梅接着说:再到后来那女孩就感觉越来越晕了,她甚至还记得她老板给她脱衣服,然后记忆是一片混沌,不过总之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半夜女孩被一阵撕裂般地疼痛弄醒,才发现自己被老板骑在身下玩弄。女孩想叫可发不出什么声音,手脚更是软绵绵的还没什么力气。不久,女孩就在剧烈地疼痛中又昏睡了过去。我不禁插嘴:怎么会这么疼?梅黯然许久,才说那个禽兽把女孩做肛裂了。我当时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我想起了梅腿上的血,想起了她一直捂住小腹!我几乎要脱口而出:那你现在好点了吗?但是梅这时又开口了。

  等那个女孩再醒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她发现自己赤身躺在床上,满身的疼,她头疼欲裂地撑起身子来,发现她老板正在床尾,拿着手机给她拍照。女孩惊叫着爬起来,想夺他的手机,可是身子软绵绵往床下摔去,于是她只好不顾一切地往外跑,连滚带爬,几乎是疯了一样。但很快便被老板制住了。她大哭,发誓要去告老板,鱼死网破的那种,可是老板平静地说,你是自愿的啊。接着便让她看手机视频。

  女孩一看视频,顿时就泄了气,她想咬老板,与老板同归于尽,可是老板又拿裸照威胁她。女孩还很年轻,不想死啊,也不想被照片毁了将来,一时间竟呆住了。

  我截住梅的话,问她:那视频到底有什么,为什么就不敢告老板了呢?梅没说话,半天才含糊地说一句: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再逼问下去,梅接着说,那老板见女孩平静了一些,就对她说其实对她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以后和这个老板在一起,女孩呸地一声拒绝了。老板也没强求,见女孩只是哭,便掏出一千块钱来放桌上,然后笑着说:昨晚辛苦你了。说罢便离开了。女孩的世界一下子灰暗下来,两天后她向老板提出了辞职,可是老板并不同意,只是说要与她谈谈。女孩无奈赴约,结果又被老板威胁着发生了关系。

  我脱口而出:你疯啦!!梅沉浸在她的故事里,并没有听出我的意思,只是低着头说,还能怎么办,享受着也是死,痛苦着也是死。。。我无言以对,半天只是说,那你还找我商量什么?梅的表情一下子绝决了:女孩不想做那个老板的情妇,那老板根本不是人!我能理解梅的恨意,很显然上次梅例假在身依然被老板侵犯了,我从外表根本很难想象得出老板是个这样的怪物,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大概真会觉得是梅勾引了老板,我重重叹了口气。

  梅低头良久,才抬起头来,我以为她哭了,但是她没有,见我关切地望着她又一笑,说你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那个闺蜜,啊,你不会认为是我吧?我忙摆手,说没有没有,只是太震撼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在生活里发生。梅又轻快地说,是啊是啊,这社会上变态真多呢,你以后要多加提防啊。我说我哪里有这种艳福啊,反倒是你。。。于是那个话题被扯开了,我和梅有天南地北地瞎扯了会儿,然后回去上班。在路上,我刻意问梅:还有别的证据吗?梅一愣,然后说:我不知道,下回问问我那朋友吧,你有办法吗?我诚恳地摇摇头说:没有,但你朋友如果手里有越多的对老板不利的证据,最后的主动权就越高。梅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晕死,真不是我啦,要我肯定暗暗报警了,我个爆脾气~对了,说起梅这忍耐的性格,我必须要插播一下她的两位极品前男友,要不是他们,梅肯定也是个爆脾气。我和梅很熟的,她这些事情我一早就知道了,所以哪怕她再次遇人不淑,我也没有太过惊奇。只是我刚才想起来,你们并不知道哦,所以可能会觉得有点怪。

  一个是那个小开。当年,梅要与他分手,那人居然带着把刀站在梅家门口,说梅不同意复合他就死在这里。站了三天,把梅吓坏了,怕闹出人命来,于是叫来弟弟想劝走他,结果挣扎吵闹中,那个小开把梅的弟弟和自己都砍伤了,最后被送进了派出所。另一个是那个大叔。此老男人据说对梅不错,呵护备至,双方都见过家长,装修过房子,已经谈婚论嫁了。一次梅因为工作原因,在外应酬很晚才回家,又恰逢顺路的是一位男同事,便两人打了一辆车,那男同事先把梅送到家楼下,才自己走了。就是这么个平常的事儿,被那个老男人看见了,狂怒,非说梅和别的男人有一腿。梅申辩,说好多同事都可以作证,的确是公司活动来着。但那男人死活不信,居然把梅暴打了半宿,又关在厕所了,直到早晨才像醒悟了一样,又把梅放出来,陪理道歉。。。梅当时又惊又怕,觉得自己遇到疯子了,很快便从两人的新房中搬出来,什么东西都不要了,只求分手了事。

  那位骂我的同学,你了解梅吗?显然是不的。但我了解。一开始我就是以为是梅做小三了,因为梅是很清醒的和一帮同事去唱歌的,所以带个男人回来,我一点都不奇怪。这样说,你可能会觉得我在辩解,但我前面也说了,等我发现到不对的时候,事情都发生了,你觉得我那个时候站出来有用吗?显然你并不了解女人,或者是说并不了解人生。

  越想越生气,我都说了当时梅是被迷奸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被qj,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我总不能下楼打断他们说:请问你们是自愿的吗?何况等梅清醒后她是可以选择报警的,她身上有伤痕和老板精液,但她没有!!你是否觉得这时我强行报警就是正义了呢?你是觉得要让全部人都知道梅极力不想为人知的丑事吗?你觉得这样才算是对她好吗?大家都是成年人,看问题请深入一些。

  同学们,这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现在梅都结婚了,我发此贴只是想惊醒来者,并不是想求助或者直播。。。

  继续。又过了一个月,我看梅一点动静也没有,又旁敲侧击地问了几次她闺蜜的事,每次梅总是含糊地一句带过了。相反地,她似乎和老板走得近了。好几次我都发现他们同时请假,还有一次,我甚至在上班的路上看见梅坐在老板车里,疾驰而过。我心里一凉,梅已经成为老板的情人了吗?

  说起迷药,我还想插两句。可能许多人都觉的迷药是离现实生活很遥远的东西,但事实上,我周围已有几位亲朋好友中过它们的毒手了。或是被骗财,或是被骗色,可以说一旦被盯上,能逃脱的概率真的极小。我身边只有一个侥幸脱险的例子,而且那多半还是因为下手的人一时心慈手软所致。迷药最大的危险在于,你并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中的毒,所以当你意识到自己不对时,那多半就太迟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哪怕你周围有别的人,他们也未必能发觉你的异样,因为你往往不会有太多的反抗!曾经有人向我描述过,她中毒后,随着犯人穿过了一整片热闹的住宅区,居然没有一人发现她有不妥!!所以一旦中招,你的自救时间就很短了,这时候尽量迅速远离犯人,到人多的地方呼救,用凉水或其他物品刺激自己,都可能是你最后的希望。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再一次意识到:一定要小心迷药,它也许不想你想象的那么罕见。

  继续说梅的故事。有一天,梅说她不舒服请假在家,给我打电话,要我从她的办公电脑里找一个还没有完成的工作文档,她说明天开会要用,没办法只好在家赶工。她让我发到她邮箱里,并且把电脑的密码都给了我。于是我就进入了梅的电脑,给她发完邮件正要关机时,我突然看见了她自动运行的msn在闪动。我心里一动,我知道老板也是用msn的,他们会聊天吗?我开始搜索聊天记录。我承认我当时这样做有些卑鄙,但一来是我想证明梅做老板情人的猜想,二来即便梅已经沦陷,我直觉我能从他们的聊天中抓住老板的把柄,从而为梅保留证据。

  可是老板和梅之间似乎并不用msn聊天,聊天记录几乎是空的。我不甘心,又在梅的电脑里搜索,找到了一个叫“厅”的加密文档,不知为什么,我当时就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回上面的一条评论:当时梅和老板去唱歌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啦,第二天我听好几个同事都说去唱歌了,只是不知道是何时被下的药。

  百忙之中顶个帖!我刚刚看到一个站短,是关于对迷药的讨论。其实女孩子们啊,要防备无处不在的狼,他们的另两种“迷药”更不容易被注意,但也更需要防备,它们的名字叫:酒精和暧昧。

  趁着这会儿闲,再讲一段。我试着打开加密文档“厅”,老板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他看见我坐在梅的位置上用电脑,明显有点警觉,大步走过来说,你怎么在这里办公?我赶紧澄清:梅休假需要一个文件,让我帮她找找。老板盯着屏幕看一会儿,没发现什么问题,才焦躁地说:那快给她找吧。说着又看了我一眼才离开。我暗自松一口气。梅这一段时间来精神总有点不大稳定。有天在更衣室,梅明显想和我说点什么,她叫我到一边,解开上衣,原本白皙的前胸上赫然有好几处青紫块。我低声问她,谁欺负你了?梅想了想,又扣起上衣说,没事,蚊子咬的,我抓了抓。我自然不信,抓住她的手说,你不能这样,难道没有办法反抗吗?梅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说都说了是蚊子咬的。那一刻,我很忧虑。我暗自相信那应该是被老板折磨的结果,可是梅不肯明说,我又问不出来。但今天老板的行为似乎在告诉我:他心虚了。我迅速把文档考到我的u盘里,然后关电脑离开。

  的确,在这整个事件中,我的做法有欠妥之处。但这就是我当时基于混乱的状况和复杂的态势所做出的选择!生活不是编小说,哪有那么多的机智勇敢,巧治恶徒,或是皆大欢喜。

  熬到下班回家,我第一件事就是去试图打开文件。我本人是做技术的,再加上对设定密码人,也就是梅,比较熟悉,所以很快地就破解了密码。文档里是梅从手机上导出的与老板的短信往来。第一条是梅遭侵犯的那天早晨老板发出的:梅,你还好吗?。。。后面有接连上百条信息,其中也有梅的回复。我越看越惊讶,第一,没想到梅暗自收集了这些短信,也就是说她有在记录证据。第二,我本以为短信大多数是老板在威胁梅就范的言语,没想到并不是这样!

  我的人生也不是只有更新此贴一件事可做啊,所以安啦,最近几天有朋友来所以慢一点,但今天应该能说个大概,明天可能能把老板和梅各自的现状都说完。总之,我有在尽力,虽然结果不是大家期待的完美故事,但这就是人生嘛,呵呵~

  好,继续。在那些短信中,老板是个感情受挫的中年男人,他断断续续地向梅讲诉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虽然故事的真假我不敢保证。。。老板和妻子已经结婚9年了,感情渐淡。一年前的情人节,老板突发奇想打算给妻子一个惊喜,于是买了束花去妻子单位接她下班。老板妻子一直上的是早11点到晚8点的班,夫妻两人作息不同,所以也很少交流。但这一次,当老板兴冲冲赶到妻子单位时,却发现妻子正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与人调情。老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妻子的调情对象是一个年仅21,刚来单位实习的大学生!老板无法接受这一切,于是提出离婚,但他妻子跪地求饶,表示只是一时糊涂。老板既无法接受出过轨的妻子,又不忍心多年感情断然分手,于是开始与妻子的冷战。这一战,就是一年多,老板甚至还说他如何苦闷挣扎,这一年多来没有性生活,直到和梅在一起才重拾爱火云云。。。总之,看完那些短信,我也几乎被老板给绕糊涂了。

  现在想起来,人生真是一出狗血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为人知的故事。有人留言说我这是在编故事,怎么说呢?你可以不相信,而且我要为此恭喜你,因为你显然生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还是那句话,在我看来这就是人生。但在当时,我显然并没有这种调侃人生的精力,因为我还在努力在字里行间寻找梅是否已心甘情愿地委身于老板,如果没有,那老板又是否在无意中透露了自己曾经的罪行。结果是都没有。

  都没有。梅一直只是冷冷地应付着老板,时有讽刺。而老板,似乎一直沉浸在他的情感困惑中,绝口不提给梅带来的伤害。第二天上班,我找了个机会和梅聊天,东拉西扯半天,好容易换到她闺蜜受老板侵害的问题上。我说:你朋友可不可以假意接近老板,然后在聊天或是什么交流中套取老板的话,并录音记录下来呢?一旦有了证据,至少可以摆脱纠缠了啊。梅白我一眼:哪有这么简单?你当老板是傻子?!我不甘心,又暗示她说:那如果和老板走得近一些,多聊聊感情和往事,会不会让他放松警惕呢?梅又是撇嘴:谁知道呢,再说吧。说着便不肯再谈了。

  接下去的一个多月,梅很少理我,有时我甚至觉得她是在有意避开我。我也再没有机会看到梅和老板的短信记录,所以对他们的关系也不甚了了。直到一天,办公室里有个和老板关系不错的老女人过来神秘兮兮地与我八卦,她说听说老板和妻子分居了。我装做惊讶的样子:怎么会?你又怎么知道人家的家事?同事颇有点得意,问我:你猜小三是谁?我笑她说:别成天见风就是雨的。但那同事很坚决,她一语双关地说:亏你和梅还是好姐妹,这事她却没可能会告诉你的。你以后还是别和她走那么进了,没好!我一下急了,反问她:你这什么意思?!同事笑笑不说话。我更急了:你是怎么这样胡说啊?同事没再对我说什么。但过不了几天,流言就在办公室里暗自传播了,说是某人下班又折回来拿东西,撞见会议室里有人说话,凑过去一听,是梅在对老板撒娇:你昨儿把我折腾了一宿,我现在要报复。。。说着响起了老板的笑声,接着就不堪入耳起来。来人一听,东西也不拿了,赶紧就退出了办公室。隔天一想,难怪据说老板要分居呢,估计梅做三了。传闻绘声绘色的,我虽嘴上喝那些同事是在嚼舌头,但暗地里也不得不信大约是真的。我总想找个机会提醒梅注意点,但梅那几天就像是避嫌一般,完全不给我和她说悄悄话的机会。

  后面的故事就发展得很快了。老板不久就宣布一个月后要离职了,隔了不长的时间,梅对我说她也要走了。我当时好惋惜,但又明白这是对她有利的,于是也没有多挽留,只是说到新公司还要多多联系啊。她说好,紧接着她突然张开双臂抱住我,说舍不得。。。说着声儿都颤了。我很少被同性抱住,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映,只好傻傻地站着。最后她说:谢谢你,xxx(我的名字)。我是很惭愧的,我做得太少,又做得太晚,许多伤痛是梅无法弥补的了。其实老板也不是个本质上的坏人,记得我见过有一条短信上老板洋洋得意地对梅说昨晚他自己非常卖力很神勇,达到了一夜七次的高峰,说这是他十年来都没有过的,还问梅对此满不满意。与不爱的人ml的痛苦,我想只有女人才可体会吧,何况是一夜七次,那几乎是要死去活来了,但老板却显然觉得这是在对梅献殷勤。所以我在看到那短信的一瞬间,除了大骂老板禽兽,还产生了一种对世界极大的不信任感,每个人似乎都站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去体会别人,而且也从本质上并不相信别人。就连我和梅也是一样的,我们从没有坦然交流过自己遭遇,而是习惯于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最终,我们就这样和最好的解决时机及方法擦肩而过。

  明天再来说说最后的结局吧。老板居然过得挺好,当然梅也不错。其实我有点奇怪,他们两怎么可能同时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呢?明明一个是侵害者,一个是受害者,誓不两立,可是在上帝那里,似乎所有人都得到了原谅。

  老板后来的消息,是我断断续续地从部门里的一个小经理那里听来的。这个小经理与老板同岁,所以比较亲厚,常常称兄道弟的。据说:老板跳槽去了本行业一家很大的公司,虽然职位没变,薪水却涨了不少。他不久就与妻子离婚了,而且她妻子是作为过错方净身出户的!!老板家人并不知道老板和梅的事,所以大多支持老板,就连他老婆也是对过去的事惭愧万分,对老板对她的仁慈(最后好像把家庭用车给老婆了)。而老板呢,他现在是金领阶级,恢复单身又新买了辆宝马,居然还挺帅,俨然成为了众人眼里的钻王老五,很受新公司女性的追捧。

  梅大约最后还是掌握了老板的某些证据,总之我旁敲侧击地问过,老板从此再没有骚扰过她。去年初,梅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由于过往的痛苦经历,梅设计了一大堆对她老公的考验,比如故意和男同事走得很近呀,贪玩半夜不归呀,甚至是对他提出分手,而后一月后又提出复合。

  梅的老公是个非常开明大度又重感情的人,所以一一都接受了。梅结婚前,我和他们吃了顿饭,梅的老公也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比梅大一岁,与我一般大,谈吐得体,工作也是很好的,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家庭条件稍逊,但已经能算的上理想的结婚对象了。果然,不久他们便举行了婚礼,我由于在国外,并没有参加。但是看照片,他们是幸福的。今年年后,梅告诉我她辞职了,在家专心备孕。我一直是祝福她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我并不想强加给他人自己价值观——也许这就是我和梅友谊的基础吧。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