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杯具:爱上强暴我的男人

订阅知音杂志

杯具:爱上强暴我的男人

www.zhiyin.cn 2011-08-28 21:28:09 楼主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香烟、烈酒、性陪伴着我,已经记不清开始,也不知道如何结束。八年...家庭、社会、未来早已离我远去,一个我爱的男人粗暴的改变了我的一生。仅以此文,祭奠我逝去的青春.....

  七月:二十岁的我,收到了X大学的通知书,全国的王牌专业,听说上一届的学兄学姐们,工作有了,房子有了,户口有了,在神秘的机构、神秘的地点里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做贡献去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凝固了,父母多年来的含辛茹苦,三年的日日夜夜,终一在这一刻有回报了。父母开始打扮的很年轻,见人就考我懂事了、有出息了。邻里邻居啧啧的赞叹,夸我是一个漂亮、懂事、有发展的女孩,我想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幸福吧。

  有几天早上,妈妈起来的很晚才做早饭,三年来,妈妈早已习惯早早的起来给我做饭,我还感觉挺纳闷的。后来我和知道妈妈把包袍卸下来的时候,才会感觉累了。慢慢的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老了。他们突然变得很脆弱,妈妈的唠叨越来多,常掉眼泪,爸爸的酒兴也越来越浓了。想想这此年父母为我的付出,我开始相信自己能为家里做点事情了。

  七月:我们对学费预想的困难没有发生,亲戚朋友主动询问学费的事情,有的干脆学费够了,把生活费都给我准备好了。想想父母曾经的拮据,亲戚的冷脸,我总么也想不透,人为何会变得那么快。

  八月:或许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我准备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找一份工作,多挣点钱,这样就不用那么多亲戚的钱了。很顺利的进入了一个不错的中档饭店。工资1000元左右吧,我做得很认真,桌子被我擦的一尘不染,一起的几个厨师和服务生总是爱挑逗我,我有时笑笑就过去了,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们的,内心里,他们是最底层的打工仔,而我即将成为名牌的大学生。干到第三天的时候,老板喝醉了,让我扶他,不停的触摸我的身体,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把他交给别人,下了楼跑了出去,再也没回去。我跟我的同学说,就叫小雅吧,他告诉我,小地方的人素质都低,到了大地方就好了。她说别的班的学生在KTV当服务员,一晚上广小费就能收一百,而且也没有受过这个。我心动了,如果能收到三到五千块钱的话,我的学费就全够了。

  瞒着父母,我特意打扮了一下跟小雅跑到了我们这最大的KTV面试。一进来,我彻底的被这个地方迷住了。用金碧辉煌大概一点也不为过吧。面试的是一个打扮的很时尚的男经理,他不停的上下打量我,我很害怕,但他笑了,问了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然后就说你们晚上来上班吧,我俩别提多开心了。回到家,跟父母说小雅父母去外地,让我去陪他,父母也没说什么,因为小雅他们已经很熟悉了。就这样,我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面试我的经理很流利的介绍了一遍所有的工作流程,拿酒、送酒、签单。那个时候,还没有跪着服务,如果有跪式服务的话,或许我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了。

  八月:来到这里的十几天里,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最近不知道怎么,世界越来越浮躁,打破脑袋,砍伤人的就发二起,我害怕了,但我不能退缩,因为我的小费加工资平均能达到180元一天了。还记得我那天我向往常一样穿的是黑色的短裙,是统一发的员工着装,提心掉胆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每一桌的客人。大约十点的十候,突然来了一帮人,七八位左右吧,每个都在一米八、一米九左右,而且身材特别的健壮,很有男人味的感觉。他们的一进门迎宾的服务生马上迎上去陪笑脸,领头的低声说了一句,服务生没听清,问您说什么,我没听清。马上招来一嘴臭骂,大堂经理张大哥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一看他,脸马上变了,敢紧走过来陪笑脸,说三哥,三哥,我错了,您心情不好吧,您可千万别跟我们计较,您一计较,我们。。。我这马上给你安排房间。我心里又打鼓,心想可别让我去。一直对我不错的一个服务生偷偷的跟我说,这种人咱惹不起。他大哥是省公安厅的,二哥是我们本地一家很牛的企业的老总。他自己主要是经营煤,我们这本地的煤基本让他拢断了,要拉煤矿长说的不算,他说得算。

  又说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这人太狠,惹不起,原来有几个矿上的痞子都让他收拾了。我不禁心动了一下,学校的那些同学那能跟他比呀。这时候忽然娟姐叫我,都是服务员,我敢紧应了一声,让我帮她送东西过,我还小小的高兴了一下,很痛快的答应了。进了屋我才发现,他们酒气很浓,也不要歌手,就是让我开酒。有一个稍瘦的男人拿出了一又叠钱,告诉我们红的白的啤白拣好的上。这时候经理进屋了,敢紧把钱双手递回去很小的声说三哥您心情不好,您就喝点吧。三哥没说话,瘦小哼了一声,把钱扔桌子上了,没你事,拿钱出去。经理二话没说,走了。我也敢紧跟着出来。大约二个小时过去了,我们送了三次酒,每次去的时候都感觉气氛很压抑,谁都不说话,就是喝酒,也不碰杯。

  第四次我们进去的时候,我看见十打啤酒,二瓶红酒四瓶威士忌已经下去了,我也不敢看他们,只想快点出去。但三哥还是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指了一娟姐说你出去。娟姐二话没说,马上就走人了。我的心跳到嗓子眼了。三哥对我恶狠狠的说你出台吧,我一声就昌冷汗了,跟本不敢说话,想挣开手往出走,但根据挣不开。三哥又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我心情不好,陪我。我也不敢说话,也不敢看他,感觉自己手都在抖,就是希望经理能进来解围。这时候突然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了,又吓了我一跳,但他们什么也没说就都出去了。三哥一把把我甩到沙发上,重重的压在了我身上。

  我当时不敢不说话了,我小声说大哥我还是学生,大哥求你了。他的呼吸很重,男人的气息不断的向我涌过来。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陪我。我意识到问题很严重了,但我也承认,我内心里并没有完成排斥。这时候我试探的推了他几下,他没有松开的意思,而且狠狠的揪住了我的头发。这时,我彻底明白了,感觉喘不上起来,想要小便,我吓坏了。我心想经理是不敢进来了,小雅又不在。

  只能拼一下了,我用力了开始推他,并说请你不要这样,他突然狠狠的抽了我一个嘴巴,女人都是什么东西。我明显感觉我的脸感觉火辣,感觉嘴里又腥又涩,我哭了,更加拼命的反抗,我越反抗他也越激动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他喝的已经没有意识了。开始揪着我的头发乱撞,我大哭了出来,妈妈说过,女人就是一双新新的筷子,应该只被自己的男人开启。如果用过了,就没价值了。我连跟男生拉手的经历都没有。他一边困着我,一边解我的扣子,我开始拼命的喊,经理经理。

  10秒钟,我听到外面那个瘦子说了一句没你事,去你妈的。再也没动静了,知道我彻底指不上经理了。这时候已经开始解扯我的裙子了,我疯狂的挣扎,他干脆给我来了一个大翻身,让我趴在沙发上。一支手抓住我的手,一支手拉下了我的内裤。我最后歇斯底里的说了一句,大哥你的一时快乐要毁了我一生啊。他笑了,冷笑,我他妈的已经被女人毁了。我的身体从上到下的冷了,血液都变成冷的了。拼命的摇摆着屁股不让他进来。有几次他都撞上了,但是太紧,进不来。他狠狠的往我背了砸了几拳,开始我往的下向道啤酒。下半身全湿透了。

  他死死的抓住我,用尽力气顶了进来。我马上感觉向被撕开一样的疼痛,天眩地转。我身体彻底软了下来。再挣扎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开始用力的插我,撕心裂肺的疼,或许我内心就是这样一种人,我不在叫,我要找机会他和同归于尽。他看我不挣扎了,开始掐我的乳房,掐我的屁股,我一动不动。后来才知道,喝酒的男人很难射精。

  十多分钟,他没有换姿势,一直不停的插。我已经不痛了,开始麻木,又开始产生了一丝的快感。我嘴角里哼了一声,他加速了抽动,深深的射到了我的里面然后放开了我,抑面躺在沙发上。我顺手就拿起了一个空啤酒瓶子用全身的力气砸在了他的头上,拼命的抓挠他身上的每一次我触摸到的地方。他一下就惊呆了,或许被我一砸酒醒了不了,脸上,脖子上全是我留下的印记。他上前死死的抓住我,想要动手打我,突然看到了沙发上,他裤子上的鲜血。用力抱住了我,向大人抱孩子一样,容不得我半点动弹。我开始骂他,挣扎,我说我要杀了你。这时候他哭了,嚎啕大哭,我说你个牲口,你放了我。

  瘦子听了哭声进来看了一眼又出去了,因为灯光太黑了,他根本没看到三哥再流血。他足足抱了我有半个小时,脑袋上的血一直流。我慢慢的开始怕他出血过多再要了他的命,我冷冷的说,你放开我吧,再不放开你要也没命了。他依然不放手,很软很软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用酒瓶砸他前的那一刻我是想和他同归与尽的,但是,看着他留血,说对不起,我的怒气没那么大了,或许人很多时候冲动就是为了一口气吧,这口气泄了,就开始考虑后果。我开始考虑他喝了这么多酒,如果失血过多死了,我要做牢的,另外说话回来,如果我在翻脸的话,他这么大势力,我不会有好结果的。再有十几天就要开学了,忍吧。我冷冷了说了一声,够了吧。我要走了。他也没在说什么,从我身上把我的手机拿出了拔了一个号。然后说你走吧。我把衣服扯了扯。走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不经意的看我,但又不敢正面的看我。包括经理在内。找了一个小宾馆不停的洗,不停的哭。不要看到任何人。

  小雅本来是请假去外地的,她回来后就知道这事了。她陪我一起哭,说害了我。但以我们的那个年龄,她根本不能安慰我。我的心很冷,但想想要开学了,强逼自己不去想,不让父母看出来。事发后的三天左右,一条短信,让我到一个饭店去,如果不去,后果自负。我去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我怕事情闹到家里去。我看见他了,还是很有男人味,但我知道,他是个畜生。我想的一点也没错,在包间里,他抱了我,很温柔很温柔的说,那天喝得太多了,伤心。伤害了我,以后任何我的事情,都是他的事情。然后拿出了五万块钱,放到我的手里。我当时真的心动了,但是我心里难过极了。我很坚强的,忍着泪水说你以为五万块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吗?你作梦吧,让你一辈子不得安生。以后你不要在纠缠我了,我认了。我转身往出走,他又开始冷冷的说,你不拿着钱,你休息安生。

  我啥也没说,接过钱,走人。我心里想的就是,诅咒你全家不得好死。五万块,或者能让我忘了伤吧。这是我父母永远也达不到的数字,我拿了,为了以后,为了将来。走的时候,他又抱了我,我没有任何反应,不反抗,不挣扎,大约有一分钟吧,他放开了我,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下来的时候,很多人看着我拿着钱,我根本没心理想有没有人来抢。但是他一直在后面跟着我,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复杂的,我不知道他是要知道我们家,还是保护我,但我知道,不回去也没用,如果他想查我住那,KTV里都很全的。就这样,我的命运就和三哥纠结在了一起。

  到了家门口,我回头望了望,他已经没人了。我把钱偷偷的放在枕头低下。不可否认,我很激动,听见的时候都少,别说看见了。我心里想着,合计着,用这些钱为父母做点什么,又不想让他们知道发生了这事。确实,我承认,有了这些钱,我内心里感觉好了很多,已经不像开的时候那么难受了。

  开学了,我拿着家里的钱去了学校。这五万我偷偷的存了起来,我希望在适合的时候把他拿出来。

  到了学校,报道、认识新同学,参加老乡见面会,开始军训。心情不错,但只要同学们谈论男生的时候,我都很难受,我还有资格吗。大约过了一个月,突然有人找我,我到了校门口一看,是三哥。我晕了,他又来了。他很温柔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上车。我好象难以抗拒的一样,莫名其妙的上了车,尽管我还没有请假,但我说不出口。我们学校离家里800公里吧,估计他是开车来的。车很好,那时候就知道,有四个圈圈的是好车,很贵。上了车他抓着我的手,不知怎么,我并不觉得很陌生,反而觉得很熟悉。他摸了我的头发,很关心的说过得好吗。我说还行吧。你找我什么事。去了就知道。他领我吃了西餐,去了游乐场,看了电影,感觉他一举一动都很疼我,那种感觉很好,晚上的时候,他把我送回来,我还不没办法和他多说话,一声不响下了车就走了。我在上WC的时候,让同学帮我请了假。第二天老师问我,我说没什么,朋友。老师说了很多,大概的意思就是社会的人最好少接触,会害了你什么的。我没有说话。

  楼上的,99%的人没有实现自己儿时的梦,大多数都是随波逐流了,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别以为自己可以跳出三界外,你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没有遇到特定的人。所以记住,不要把别人都当成怪物。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就这样,上学,谈论男生,我开始对三哥有些期待,遇到他才知道什么和是真正的男人。但我内心里依然相信,他就是一个强JIAN犯,他就是想玩弄我,我跟他不是一路人。但这感觉就像是吸毒,明知道不好,又难以抵抗。陆陆续续的一个大半个月他就会来一次,陪我吃饭,给我买礼物,我接受了。但是我仍然不和他聊天,不回应他任何的那怕是扶我的这种身体接触。有时候我真的希望,那天不是他强迫我,而是我自愿的,这样的话就完美了。

  就这样,一个学期结束了。他接的我,在车上,看着他戴着墨镜,一身休闲,身上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精致,感觉真的要接受他一样。路上还有一小插曲,我感觉他太男人了。快进城的时候,停红灯,三哥打量我,我假装没看见,突然后面有一个车撞在了车的后保险扛上。三哥下来了,我没动。但我隐约看见那个人反反复复的说了很多话,三哥用手指了指他没说就上车了。但那个人马上就走到车前边,意思说三哥牛什么牛,不会开车什么的。我看到后面也是四个圈,好象是越野,本地的牌子,还是连号,应该也挺厉害的吧。三哥大声说了一句,我给你修车,你等着吧。

  然后开始打电话,那个哥们也打电话。不到十分钟,来了二车七八个人,都是不错的车吧。那头也来人了,也来了四五个人。但是一见到三哥,全都蔫了,一个劲的陪不是,后面的那个司机也老实了,一劲说有眼不识泰山,一会方便的时候把车给三哥修了,三哥说不用了。然后我们五个车浩浩荡荡的进了城。这是我第二次见瘦子,他跟三哥一样,话很少,但眼神就能杀人,正是因为他,我彻底的爱上了三哥。

  进了城三哥说想和我呆会,让瘦子他们自便吧。我和三哥一起吃了饭。向往常一样,一直给我夹菜。后来他的电话响了,说矿上出事了,他告诉瘦子来送我,匆匆忙忙就走了。不大会,瘦子来了。我还是挺怕他的,但是一向不爱说话的她突然跟我套起近乎来。问了我的专业,说他自己。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因为我在他面前更没有自尊可严。但后来瘦子说了一些事,让我改变了很多的想法。三哥有一个他特别特别爱的女人,那个女人对三哥也是言听计从,任何事情,从来不要求过三哥什么。

  后来三哥让他帮着管理整个组织的帐目,现金、不动产,加起来也上亿了。就在去KTV的前几天,这个女人不见了,能带走的都带走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公司的一个司机也一起不见了。三哥伤心透顶,钱还是小事,不动产是大头,现金不多,但多年来三哥为她付出太多了,早些年因为她打架被人砍差点连命都没有,但话说回来,可能做大哥的女人也很难吧,让人期待平凡的生活。三哥没追,没找,说随他去吧,然后就是每天一言不发。那天可能喝得太多了,发泄了出来。

  我知道瘦子也是在做我的工作,但是我确实还挺想听的。听到这的时候,心酸酸的。后来瘦子又说,上次的事以后,三哥寝食不安,虽然是X社会,但全是因为势力范围、利益冲突,还从来没做过这事,就让你摊上了。不管多忙,他都一个人抽空去陪你,看来对你也是用情很深。这时候,我竟然弱弱的问了一句,三哥多大。瘦子笑了,35。18岁进入组织,虽然有人照着,鬼门关也没少闯过。我深叹了一口气,小女人可能都这样吧,竟然心里有点得意。自己也在想,我真贱啊。后来瘦子逗了我一句,说你确实长得是男人就想把你放倒到床上,我整个脸都红透了。我也了解到,瘦子是三哥最铁的哥们。跟着三哥多年了,俗说跟啥人说啥人,脾气真是一模一样。不过我看得出,瘦子可是花心得多。就这样,我的心慢慢被敲开,一个名牌大学生,一个X社会老大。没想到最后我竟然愿意将我的生命都交给他。

  假期时间比较充足,和三哥见面的时候也比较多。但他一直只是对我好,并没要求什么,现在想来,可能他也是给我一点时间来接受吧。我也觉得他不是错的男人,反正也让他占有了,那没什么好怕的。但是每次我有跟他亲近的冲动的时候,我都暗暗的骂自己太贱了,一个强奸自己人的,我还要跟他近面。总之呢,在一起他也不爱说,在就是照顾我,时而搂搂我的肩膀,我也不排斥。后来,爷爷病了,脑血栓,在我们看来挺严重的,搞不好要半身不遂,爸爸特别着急,还老排不上手术。我也着急,因为爷爷最疼我了。

  后来我就给三哥打了电话,上午打电话,下午爷爷就进手术室了,非常成功,全市最有名的医生,心里很高兴很高兴的。爸爸问我是谁,我就说大学同学的朋友,爸爸执意要感谢他们,我那个寒呀,我真想说,他是强奸犯,你还感谢他。后来爸爸一在要求让我请他吃顿。快半年了,我第一次主动约他,他显然心情很好,给我买了花。爸给了我几百块,我在私房钱里拿了一些。在桌子上,我喝了点红酒。他深情的看着我,告诉我,愿意用一生去疼我,爱我。我感动的哭了。

  正月的时候,三哥找我吃饭。给我拿了二万块的红包,我没有要,我说那五万还没动呢。够花,他说拿着吧,到学校啥都得花钱,但我还是执意不肯。我发现有时候我也挺倔强的,我说你是不是要包养我,你说。这下他有点荒,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然后用很足的底气告诉我,我要娶你做我的老婆。我吐吐舌头说,算啦,还是不要啦,我还学生呐。这时候他很温柔的抱住我,开始吻我,我身体有点软,头有点晕,我真是抵抗不了他呀。他不断的舔着我的舌头,让我有点喘不上气了,心想这回好,初吻也没了。我闭着眼睛,他抓着我的手,搂着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真的喘不上气来了,拥开了他,他笑了,笑得很灿烂,露出很白的牙齿。我到还在还没有忘,给我的感觉,他的笑......

  后来他就夸我漂亮,借着酒兴,他说一定要娶我,我要是真想你就等吧,等我毕业,看得出他很高兴,一直抓着我的手。我呢就给他倒酒,我倒他就喝,我倒他就喝,喝的他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了,那会的他真是好可爱。

  第二学期的时候,我告诉他,这么远就不要来了。我会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他说如果我不给你回,你别不高兴就好。这样,在我执意的要求下,他说实在闲的时候才为,有事就不过来看我了。陆续的,同寝的几个美女都开始恋爱了,但学校管理的比较严,很少有同居的,但是我发现有些姐妹来大学前就都进入非处行列了,心理稍稍平衡下。

  第二年七月:春暖花开的日子,三哥要领我去草原玩,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还挺想三哥的。去了草原,吃了烤全羊,水上漂流,骑马,看着羊群,感觉自己融入了.....晚上睡的时候,老板看都没看我俩一眼,只是说,1800,标间,要不要住,我心想,你还不如去抢劫。三哥说还有好的吗,老板说兄弟,知道你就不是一般人,这是最好的了。我明明知道三哥就开了一间房,但我也没说什么,心里或多或少还有点小小的期待......

  进了屋,三哥吻我,抱着我,然后我俩躺在床上,感觉特别亲的那种吧。他没有继续,怕我接受不了吧,就是搂着我,我枕着他胳膊。当时我还不知道,男人如果一年不来,碰了女人不做会多难受。

  和三哥亲密了一会,三哥没有继续碰我,心里感觉挺美的,我知道,自从三哥上次伤害我以后,一直小心的把握尺度,把我接受不了他。另外,他除了让瘦子送了我一回,再也没让我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怕我难受吧。这说明他很在乎我的。想到这,我趴到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去洗个澡吧”。三哥拼了一下我的鼻子坏笑着说,我很快的。然后脱下了上衣。我看到三哥的身材还是挺棒的。腹肌、胸肌、臂部肌肉都可明显了。我的脸红通通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这时候三哥裹着浴巾出来,把我一下就抱起来了,笑着说,玩了一天了,一起洗吧。我轻轻的挣扎说大色狼.....

  三哥很熟练的就把我的上衣、裤子解开了,就剩胸罩和内裤了。我实有不太得劲了,不让他解了。三哥看我不让解了,直接把我抱到沐浴间了。我不敢看他,在摸着我的下巴开始吻我,我回应了,两个舌头交织在了一起。我能深深的感到他混身上下的男气息。他的手摸过我一寸一寸的皮肤,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第一次跟男人真正的在一起,我还真是挺享受的,胸部胀得厉害,他解开我胸罩的时候,我竟然混然不觉。终于他的嘴唇往下游动了。到了脖子,到了胸部,含住了乳头,我感觉混身向触电一样,嘴里忍不住的发出声音。我不敢睁眼睛,不敢看他。一动不动的认他爱抚摸我,他脱我内裤的时候,我又有一点犹豫,身体抖了一下,他一下就把手放到了下面,不知道是冲凉的水,还是我分泌出来的,我感觉自己里边已经湿透了。三哥的手慢慢来探了进来,我的声音越来越大,紧紧的抱着三哥。三哥也表现的很激动很激动的样子,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那个部位上,我摸了一下,吓了我一跳,马上缩了回来。

  该来的总会来吧,就差最后一道防线了,三哥把我抱了起来,两个人湿漉漉的滚在了床上,我们赤裸相对了。我看见了他的身体,和那个丑丑的小弟,三哥从头到脚,一遍一遍的吻着我,那感觉真的让人天旋地转。有几次,他到了比较敏感的地方,我挣扎着不让了,他也没有勉强,用口的话,我当时时绝对不能接受的。三哥这回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感觉自己的胸都被挤变形了,轻轻的抬起了我的腿,我期待的这一刻到来。

  进入的那一刻,有一点的疼痛,但不像上次那样撕裂一样的痛,而且胀得慢慢的痛。三哥一寸一寸的缓慢的推进,我死死的抓住他的胳膊,咬着牙,还是叫了出来。彻底进入了,三哥缓慢的抽动,我紧忙用手抵住他的腹部,防止他太激动弄疼我。被电的感觉一波一波的袭来,我的叫越来越大,越来越沉,三哥竟然棒着我的脸舔了起来,我感觉自己想要小便一样,我感觉自己完全和三哥结合在一起了,我彻底的是他的人了。

  大约七八分钟左右,三哥加快了速度,然后深深的射进了里面了。我没有意识的使劲全身力气去抓三哥的背,感觉下面一股一股的水涌出来。

  就这样,我们第一次真正的做爱了,三哥确实很棒。后来的时候,三哥才说,我那儿太紧了,让他受不了。我们满身都是汗,我一动也不动的在躺着,三哥又吻我,抚摸我,好一会才停下,那感觉很好。但是抽出的那一刻,还是有深深的失落的感觉,一下就空空的了。来不及打扫战场,我们都睡着了,快到早晨的时候,四五点钟,我又被吻酲了,又开始,这次三哥的时候长了很多,我感觉自己的胳膊、腿,混身上下都是疼的,但是看他那么需要,我也没说。床单上面被花了一个圆圆的大地图,我感觉那简单就像自来水管一样,又滑又有点痛,特别的充实。这一次大概有半个小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流干了,三哥才停下。这时我才发现,好象昨晚把三哥的肩给抓破了,很红很红的指印。

  就这样,我和三哥彻底的在一起了,在外面的几天里,几乎就是疯狂的做爱,不分白天、黑夜。我感觉自己的精力出奇的充沛,要了还想要,最长一次竟然到了一个半小时,而且只要三哥一动我,我的感觉就特别强烈。直到三哥终说了不行了,在来他这把他老骨头都要碎啦。我们美美的睡了一觉,走的时候老板念叨着床单破坏比较严重,需要清洗,我脸红的像个苹果,跑到三哥后面,三哥没说话多交了二百块。

  开学的时候,三哥送我,虽然我执意不肯,但是三哥还是偷偷的在我包里装了二万块钱和一步新手机,钱我存了起来,不想花,既使花也要花在有用的地方,因为,我告诉我自己,我爱他,是他的人,不是他的钱,如果我把这些钱花了,那我跟包养没什么区别了。这些钱就当借我用的,如果家里有事,就能派人用场,如果家里不用,我会花在三哥身上。到了学校,看人家搞对象,煲电话粥,不停的发短信,我心里这个痒呀。半夜的时候睡不着觉,想三哥,想跟他作爱,想着想着,自己就湿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给三哥发短信,问这问那的,三哥有时候回,有时候不回,我知道他也很忙。

  过了一个月的时候,三哥来了,把我激动坏了,特别意的打扮一番,见了面连话都不想说直接开房。不向第一次那么紧张了,由于真的很想,所以两个人状态都特别好,不知道是三哥的魅力,还是他有技巧,每一次我都湿得一踏糊涂,至少得有两次高潮,以至后来,我自己能把自己搞喷出来。。那是后话了。做完爱的温存,总是最幸福的,和三哥说一说好想他,他也会说也很想很想我。只是家里最近事比较多,新来的几个外地的,仗着钱多想抢地盘。被瘦子砍了。他这么一说,我又回到了现实中,是呀,我成了X社会的女人,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这一个学期基本上竟想着度蜜月了,学习基本上中排靠后了,有点不自在,三哥不在的时候抓紧恶补。班里的和外班的几个男生也是不停的追我。写信,送花,找人介绍,什么办法都用了,我是看也不看,无劝于衷。有些是候,对于女孩子来说,真正吸引她的是看有没有男人味,而不真帅不帅,学习好不好。我感觉就是这样,真三哥比起他,她们就太小儿科了。在一个周六的时候,还是上一界的一个男生,在学校比较说得算的喝了酒,非要约我出来,我死活没去,以致于他扬言说一定要把我“破”了。

  因为到了大学,一个男生都没碰过,或许他们以为我还是处吧。后来三哥来的时候,我跟他说了,三哥找人约他出来,告诉他,我是道上的,琳是我的女人,以后离他远点。那们师兄看了看这车,看了看这人,一劲说,大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三哥只说兄弟以后别记着点就中。以后这个师兄再也没来打扰过我,班里班外的也都传一开了,一致后来既使男生对我好,也要保持一米以外的距离。

  没了那种被男生追逐的感觉依然兴奋。因为除了三哥,我已经融不下别人了。因为我的身体给了他,他又是那么的爱我,那么的优秀。我真恨不得不念书天天跟他在一起。第一学年,就这样顺顺利利的过去了。我俩在一起永恒的主题就是做爱,后来才知道,女人一但被开垦,在几年内都是要男人命的妖精,非把男人榨干了不可。我也渐渐的学会了好多的姿势,花样,而且竟然喜欢上了口交,我特别喜欢看着三哥睡觉,他含住他软软的小弟弟,像吃棒棒糖一样,把他唤醒。一旦三哥醒了,就是一次激烈的性爱。一年下来,感觉自己乳房真的是大了不少。而且同寝的都说我有点成熟女人的味道了。

  了第二年下旬的时候,我陆续的和瘦子他们几个接触了。因为我已经成了他们名付其实的小嫂子了。三哥给我的钱我也存了十多万,一直没用过。渐渐的开始了解了他们的这些人。第一次去的那些七八人都除了三哥和瘦子外,有四个都是是三哥的金牌打手,有活的时候,三哥就打电话,没事的时候,三哥给他们钱,让他们吃、喝,泡妞。另外二个是当地公安局的一个两个队长。真是没想到,三哥竟然当JC的面把我。。了。而且他们两还得让地方。这就不得不说一说大哥的来头了,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年轻的种子选手,政治前途一片光明,就连大厅长也要忌妒三分,下一步扶正或往公安部里,问题都不是很大。而二哥这头的集团,把市政府这几年的机关办公楼全包下了,哪个局长想盖楼得二哥给你跑钱,二哥不跑,想从财政批钱太难了,在本地也是想当当的官商头号人物。三哥虽然比起来要菜一些,但是三哥人讲究,仗义,恩怨分明,当地的黑白两道都竖大拇指的。我那,虽然从没想过一辈子跟着三哥这样的人生活,但我的内心里就是想,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他对我又好,也觉得没什么不知足的了。

  有一次大家一起吃饭,席间大家都敬我酒,我也有点激动,喝了一些。饭后有人提议去KTV,三哥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怕我敏感。我很痛快的答应了,或许不是在那,我也不会碰见三哥,内心的创伤早已抹平了吧。一进KTV,一年多,装修变了,吧台换了。妈咪换了,就是经理没换。张大哥没怎么变化,不过看打扮,有点发财的感觉。他一看三哥,敢忙凑上前近面,这时候他看到三哥牵着我,眼睛像发了光一样,高兴的不得了。一劲说琳呀,发久不见你了,你更漂亮了,我笑而不答。后来我才想明白,或者张大哥最愿意看到的情况吧,其实他也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我被三哥强暴。但现在我们在一起了,他也就没有什么感觉到亏心的了。这次我跟着三哥,旧地重游,我感概颇多,三哥也是异常的高兴,他们找了歌手,我和三哥在一起。三哥跟以前一样,喜欢搂着我。后来三哥唱了一首我只在我乎你,把我感动的一踏糊涂。后来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合唱了一首知心家人,虽然我声音还好,但是跟不上调。大家还是一齐棒臭脚,说我喝的好。

  大约呆了一个多小时,三哥说我累了,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玩,可能是三哥和我在这,他们也放不开吧。三哥要带我去爱爱,我说太晚了,爸妈要着急了,三哥说想了,我借着酒劲把三哥的腰带解开,用口给三哥弄射了。三哥搂着我,说爱死你了,小妖精。

  中间无事,主要是和三哥在一起爱爱,然后是缠绵,他说感觉自己又年轻了。我依然喜欢吃他的小弟弟,喜欢在上面把自己搞喷。三哥有时候会给我买护士装,情趣内衣,每次都是把他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后来我渐渐的开始考虑,不能太频敏了,一是对三哥身体也不好,另外我也怕太快失去新鲜感。逐渐降低频率。同时慢慢的了解他的公司性质,有些时候挺害怕的,瘦子他们也是经常打架,有一次把一个财大气粗的老板差点打成植物人,省厅来电话,低调处理,事情就不了了知了。我有时间在想,那天不知道三哥咋想的,砸了一酒瓶他还哄我,如果他恼羞成怒的话,估计我也死得很惨了。

  到了第二学年下半年的时候,处女下降到30%了,有的受不了的就去外面开房。三哥有空就会来找我,没时间的时候,他也会找人送东西给我。大熊、巧克力、数码产品什么的,有一次竟然送了我一大号的跳弹,呵呵,同学们也是特别羡慕。但也有的女生看不起我,说我傍了大款。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其实女生用情趣玩具在大学里很普遍的,但大家从不互相谈论,即是发点了,也都不会点破,我比较喜欢穿着上课,或放在里面睡觉。有时候,半夜醒了,发现它还在工作,自己愉愉的笑。

  快过年的时候,和三哥在一起,说到了未来。三哥很深情的说,等你结了业,就回来吧,娶你。我特别感动,不过还是说不知道爸妈会不会同意。三哥直接说了,这好办。抽空一起去你家吧。我说在想想怕爸妈接受不了。三哥一把抱住我,把我压在一面,抓我痒痒,笑着说,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人都是我的了,还怕你爸妈不同意,我看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我敢紧求饶,他把我扒了个干净,罚我亲小弟弟,只到他满意为止,我一边吃,一边很媚媚的看着他,不一会他就说不行啦,再吃就能开工了。我们在笑得不行。

  小年的前一天,我跟爸妈坦白了,说有男朋友了,想来家里看看。爸爸的眉头紧锁,妈妈也一样。没等我说完,妈直接打断我的话,告诉我,小琳,你现在是家里的一切,我俩的希望都在你身上,还等着你找个好工作,出人头地。你现在还是个学生,就寻思结婚。你想让你爸我俩死呀。我说没说现在结婚,但这辈子就想跟着他了,我不会放弃我的学业和工作的。我想让你们见见他。

  也征求一下你们意见。爸妈问了一下,他做什么的,能不能养活你,我很无辜的说,等你们见了就知道了。见一下吧,求你了爸。 爸看了一眼妈,妈说,小琳我告诉你,见可以,但要是我们看不中,你就死了这条心。另外,你要是跟他发生什么,我绝不原谅你。

  我心虚的说,怎么说呢。那就这么说定了啊。等见面的时候,你们可不能把人家吓着。爸妈说,行了你。我估计着爸妈以为又是那个小屁孩儿呢,等来了把话一说,帮我打发了。但结果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我心想,爸妈只要能接受他岁数比我大,剩下的什么都好说了。说白了,爸妈与喜欢金龟婿吧,但我也吃不准爸妈会是什么态度,因为1是三哥经济条件很好,这是爸妈期盼的,但这就岁数,就这行当,真得把我爸妈吓一跳,一想到这,心里直打鼓,希望明天别搞的鸡飞狗跳。

  一宿睡不着,早上六点黑着大眼圈就起来喊爸妈。爸妈还算配合,吃了早饭,收拾屋了,买菜。忙到10点多。三哥给我打电话,说到了,我紧张的腿不好使了。一看到三哥,我关点笑喷,原来三哥从来都是一身运动,或者西服加墨镜。今天打扮的跟一个二十岁小孩似的。我是说好的让三哥穿年轻的,但没想到三哥穿的衬衣,西裤,还穿了一件后面带帽子的波丝登。这造型跟他那种成熟感成了鲜明的对比,哎,三十七岁的男人呀。爸妈也出来迎接了,没等我介绍,爸直接认出来了,上次帮忙做手术的小李吧。妈就盯着看,还看那四个圈的车。三哥很镇定的说,嗯是的,叔,今天特别过来看您二老。爸妈有点吃惊,但还是隐藏的很好,直接说别站着了,屋里说吧。我家就是一普通的平房,放这么一四个圈,真还是挺刺眼的。进了屋了,三哥就夸房子很好,很敞亮,不像楼房那么闷,我们都挺寒,我没想到三哥这么见市面的人,意说这话,要是有钱买楼房谁还住这平房呀。爸也只好说,是呀。楼房干净,但是住着不自在。然后就是谈话,爸妈很直接的问了年龄,三哥很老实的回答了三十,还说自己长得有点老,我那个笑呀(我俩串通好的)妈直接很冷的问了,没结过婚吧?三哥心说有没有,这些年一直忙事业,其余也就是问这问那的,家里人什么的的,三哥说的比较含蓄,自己有公司,大哥在公安部门,二哥也有公司,能让我过来很好之类的。我估计这时候爸妈是犹豫的,说三十也相差八岁。这时候三哥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精神,叔婶 ,这次来就是看看二老,另外呢,就是想向您二老表一下决心。我就是喜欢小琳,就想娶他,我也知道他现在年龄小,还没毕业,我可以等。只要小琳毕业,我就给他在这头安排工作,政府、税务、教育几个系统都好办,这样的话,就不用跑那么远了,您家就这么一个故娘,如果到了科研部门,也没办法照顾你们。我暗地佩服三哥,这攻坚做的,真是让我父母无话可说。

  父亲到是有点紧张了,因为这话说的也够强势了。政府、税务、教育那个系统都好办,就这话,有几个人敢说这话,看再四个圈,明显就是大款嘛。这回爸妈有点不知道说啥好了,半天说了一句,嗯,主要是孩子还没毕业,也不知道将来啥样,二十二,还是比较小,还没过多的给她考虑这个问题。我在想,爸呀,这回给你出难题了,你还以为见男朋友,这回好,人家这是提亲了。后来我想了想,跟妈说,咱们做饭吧。妈没说啥,我们到厨房忙乎了,留下爸和三哥。妈直接就问了,死丫头,他是不是挺有钱的,你这不就在这傍大款呢吗,你想让我们的脸往那搁呀,我说那有呀,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钱,另外,我们确实是有感情的。妈说,你呀你知道啥,就他这人拔根汗毛都比你粗,你跟他谈感情,别说我没提醒你,让他把你毁了你都不知道。我说不会了妈,我有分寸。妈你同意不同意吧,妈回答的特别干脆,问你爹。我这有意无意的看三哥跟爸在那白话,也是做爸的工作吧,爸说的比较少,以听为主。我感觉问题应该不大,只要三哥真诚点,没啥问题吧应该。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