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美文 > 那一晚,我用刀片割破自己的手腕

订阅知音杂志

那一晚,我用刀片割破自己的手腕

www.zhiyin.cn 2011-02-08 06:33:43 我要评论

字号:T|T

我从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父亲的生意做得很大,母亲是戏校的老师。晚上,我在卫生间用削铅笔的刀片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流出来,我觉得身体在一点点地变轻,心里的郁闷也跟着一点点散开。

  我从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父亲的生意做得很大,母亲是戏校的老师。他们结婚很早,但很晚才有我这个女儿,对我非常疼爱。小时候,我要的东西都会得到。其实我不知道,世界上最难得到的东西是缘分。

  短暂的第一次婚姻

  年轻的时候,我热爱浪漫幻想,大学毕业后遇到了阿木,第一次见到他,便觉得他能满足我对男人的所有向往。他比我大10岁,个子高大挺拔,眼睛明亮有神,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却一点也不给人落魄沧桑的感觉。相反,这样的打扮,让他出奇地卓尔不群,在我认识的男人当中,不乏英俊潇洒的,却没有他的那种桀骜不驯;有特立独行的,又没有他的那么好的风度气质。

  阿木是众多女孩追求的对象,而他却是我众多追求对象中的一个。他在我们的圈子里有领袖气质,说一不二,我却是唯一敢和他顶嘴的人。我的清冷和孤傲成为很多男孩子却步的原因,而阿木却说很好,有味道。我喜欢他对美术的见解,却讨厌他身边总有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出没。

  但后来,有一天他让我给她当模特。在他简陋的小画室里,阳光从破旧的窗棂中射进来,空气中漂浮的灰尘都变得透明,像投放在池塘里的小鱼苗一样游动。我很感兴趣地看着这些灰尘,脑海里不知道在乱想什么,那时我听到阿木说:“苏岩,你真像个仙女,一尘不染的!”阿木走过来时,我还陶醉在他的话语中,他半跪在地上,仰望着我,“你的皮肤真美!”他的语调轻柔带着撩人的气息,加上午后慵懒的阳光,我封闭的身体内的欲望似乎一刹那被发掘出来。在那简陋的画室里,我成了他的女人。

  那一刻,我恍然明白我为什么总喜欢和阿木顶嘴了。我顶嘴并不是讨厌他,而是讨厌他和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在一起。说白了,讨厌他其实是喜欢他。

  一个月之后,我和阿木结婚了,不顾父母的反对。那一年我23岁,阿木33岁。

  结婚三个月后的一天,我去他的画室。打开门,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很一般的样子,还有点胖,皮肤虽然白,脸上却有雀斑。

  阿木站在门边,脸色有点怪地说:“我来给你介绍,这是我的模特。”

  阿木经常带模特到这里作画,但这次我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转过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指引着,我径直去看墙角的废纸篓。然后,我转头向那个女人冲过去,狠狠扇了她一巴掌。阿木冲上来,抓住我,要那个女人赶快穿衣服走。

  后来我把阿木的脸抓破了,血从他的额头流下来,划过鼻子,落到嘴巴。

  “你就是这样爱你的仙女?”

  “你这样也算仙女,根本就是个泼妇!”

  才三个月啊,那种心理的落差之大,差点让我自杀,我深深爱着的第一个男人。最后我选择了离婚。对于爱情,那时候的我抱定一个念头:如果我得不到完整的,那我宁可不要。后来,父母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我。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