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怎么办?我玩了领导的女人

订阅知音杂志

怎么办?我玩了领导的女人

www.zhiyin.cn 2010-12-23 10:11:44 新浪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当我一天又一天地工作,回家,和小燕纠缠在一起时,那天早上吴枚严肃的面孔仍然会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终于知道,这样的事情,永远无法真正地达到平衡,所谓的伤害,你给别人多深,你自己也就有多深。露水之欢,终是心灵的过客,就好象匆匆划破的刀痕,虽然轻微,但却终身留痕。

  (一)

  那天是三月15号,星期六。清醒之前,尽管脑袋乱疼,但依然还有着很清晰的念头,就是今天不用去上班。天似乎已经亮了,朦朦胧胧地,光线在我的眼皮上跳来跳去。我终于醒来了,头似乎很沉,痛痛的,我习惯地伸出手去床头柜摸手机,想看看时间,手伸出去了,却摸到了一个圆形的台灯柄。

  那不是我熟悉的东西,我终于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床单是白色的,好象宾馆里的那种。而我家里的却不是,王小燕说白色的单子不耐脏,她去澳大利亚三个月了,三个月里,我没有洗过一次床单,就是因为它不是白色的。

  天真的是亮了,我让自己想办法清醒过来。一张大床,旁边的被子是散乱的,枕头还没有整理过,一个圆圆的坑豁然在目。我闻到了似曾相识的香水味,我终于知道自己是躺在哪里了。

  我是在我的女同事吴枚的床上。洗手间里此刻哗啦有声,估计她先我起来了。我看看自己不堪的样子,赶紧翻身起床,找到散落一地的衣服。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就仿佛是某个熟悉的电影镜头,到了这一刻,我才想到自己尽管想过和吴枚怎么样,但却从没有想到过事情会真的发生。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