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难忘那些做陪侍的辛酸日子

订阅知音杂志

难忘那些做陪侍的辛酸日子

www.zhiyin.cn 2010-09-12 08:56:51 新三木-搜狐博客 我要评论

字号:T|T

她叫阿丽,人长得不算漂亮,看起来却也十分养眼。她是西南某地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从去年暑假开始,只要是放暑假和寒假,她就到我们这座城市的夜总会坐台。

         她叫阿丽,人长得不算漂亮,看起来却也十分养眼。她是西南某地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从去年暑假开始,只要是放暑假和寒假,她就到我们这座城市的夜总会坐台。

         我和她的交谈是在8月下旬一个中午的淡淡茶香中开始的。

         她说——

         我是前年师范大学毕业的,毕业后就在现在的学校做数学老师,去年暑假,几个在外省打工的高中同学给我电话,要我到她们那座城市陪她们玩,顺便找点钱花花。

        开始我不答应,因为我已从一些朋友的嘴里知道她们在外面干这个(指坐台小姐),就借故说放假我还有事情做。可是她们说只有找到钱了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她们知道我不愿意放弃这份工作,于是,她们告诉我一个骗家里人的办法,说是去城里做暑假培训班的老师,就可以每个假期都出来做了。

          后来,在她们的死磨烂缠下,我终于来到了这块令人神往的土地。到了这座发达的城市,同学们都很热情的对我,因为在她们的心目中,我算是一个勤奋学习的同学。游玩两天后,一个晚上她们带我到夜总会去“见习”,说要让我品味风情女子的味道。

         说句实话,开始我是不想做这个的,总觉得有点低级和有伤风化,就是觉得有犯罪感。但当我第一天看到一位同学坐在哪儿,陪客人唱一首歌,跳跳舞,客人有事先走了,才不到一个小时,客人就给她300元,后来我那同学还到另一个包房里坐台,又拿了一次小费。见到这样场面,我的心就痒痒的,可要知道,我一个月的工资照此算下去,也就是五六个客人给的小费而已,而且辛苦得很,责任也不小,经常为了班级的整体成绩而犯愁。

         第二天晚上,我借她们的口红涂了涂就跟着去了。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