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专题 > 换心大学生考上硕士:我是追逐阳光寻梦人

订阅知音杂志

换心大学生考上硕士:我是追逐阳光寻梦人

www.zhiyin.cn 2007-03-13 08:51:14 我要评论

字号:T|T

                                                周淑涛

三年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韦远志,因患“扩张型心肌病”导致生命垂危,亟需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在生命悬崖边苦苦挣扎的他,在感到生存无望后,不仅把自己剩下的钱捐给一名同样因为无钱看病而“等死”的同龄青年,还提出要在身故后,把肾脏捐献给那位患了尿毒症的病友。他的义举撼动了社会,在社会各界的倾情救助下,他绝处逢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换心手术”后,他不仅很快适应了“换心”后的新生活,而且重返大学校园。2007年6月,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陕西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生命青藤怎能枯萎?绝症大学生的爱心撼动渭南

韦远志今年24岁,家住陕西渭南市南京路的印刷机械厂家属院。爸爸韦鹏49岁,是该厂二车间的一名技工;妈妈赵凤娥47岁,是一名下岗纺织女工。韦远志是家中的独子,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父母对儿子寄予厚望。他从小喜欢摄影,爸爸为此省吃俭用,在儿子还上初中的时候,就拿出一千多元钱,为他买了一台凤凰牌照相机。

2002年9月,18岁的韦远志考上了渭南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入学一年后,学习成绩出众的他就被发展为预备党员。大三那年,他被选举为学校学生会主席,还和一些爱好摄影的同学组建了“行者摄影俱乐部”,摄影作品也陆续在报刊上发表。

2005年2月,韦远志和几个摄影发烧友准备办一个摄影展,因为连日忙碌劳累,一天,正在学校布置展览的韦远志突然昏迷了过去,被同学紧急送往渭南市中心医院。经确诊,韦远志患扩张型心肌炎,左心室4级衰竭。2月22日,韦远志转院到西安武警总医院。医生告知:韦远志的心脏比正常人大出三倍,犹如一部已经损坏的“拖拉机”,唯一办法就是尽快做心脏移植手术。

而要做心脏移植手术,不仅要找到配型合适的供体,仅手术费用一项,就至少需要20万元。韦鹏的月收入只有1000多元,妻子多年前下岗,一直在打工,每月也只有几百元的收入。三年前,赵凤娥因为患乳腺肿瘤做切除手术,花费了2万多元,还欠着1万多元的外债,韦鹏和妻子一筹莫展。得知自己的真实病情后,韦远志反而平静下来。他说:“爸爸妈妈,你们不要难过了,我的病不治了,省点钱留着给妈妈治病吧……”在韦远志的坚持下,2005年2月底,韦鹏和妻子含泪把儿子带回家。

在家里“等死”的日子里,韦远志通过电台热线电话,结识了一个叫靳超的病友。靳超与他同龄,来自陕西大荔县西野村,患尿毒症。与韦远志相比,靳超更为不幸,在他7年前得病时,他的爸妈就离了婚,从此,给他治病的重担就落在了以种田为生的母亲身上。为了让靳超坚强起来,韦远志每天都通过电话鼓励他,还多次委托同学李云(化名)去看望他,并捎去自己攒下的零花钱为他做透析。4月11日,韦远志得知,因为无钱透析,靳超血液中毒,已经进入昏迷状态。韦远志和爸爸妈妈商量后,将自己家最后的800元钱拿出,委托同学李云等好友火速赶到离渭南60公里的靳超的家中,协助靳超的妈妈,一起将靳超送到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抢救。经过透析,靳超保住了生命。

而此时,韦远志的病情也进入危急状态。2005年4月17日,韦远志病情急剧恶化,因为心脏衰竭导致并发症,双肺积水,下肢严重浮肿,有时在睡梦中还会发生呼吸暂停的现象……父母也将他送至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抢救。当天晚上,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一天后,从昏迷中醒来的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父母叫到身边:“爸爸妈妈,我的病可能已经没救了,但我还有一个未了的心愿,靳超正在这里住院,他跟我一样也是B型血,我想把我的肾捐给他,这样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韦鹏只好含泪答应了儿子。4月20日早上10点钟,在医生的安排下,靳超躺在担架车上被医护人员带到了韦远志的病房,两个年轻人终于第一次相见了。韦远志笑着对靳超说:“靳超,你挺了7年很不容易,再坚持一下,我愿意将来将我的肾捐给你……”靳超也动情地说:“远志,你也要坚持,我也和医生说了,如果我先去了,我就把我的心脏捐给你……”韦远志虚弱地笑着对靳超说:“好兄弟,哪有那么简单,心脏移植手术比肾移植手术难多了。”最后,韦远志送给靳超一份礼物,是他拍摄的一张照片:在春寒料峭的悬崖上,积雪还未融化,周围的树木一片萧条,但一根常青藤却已经弯弯曲曲地开始艰难向上攀缘,嫩绿的幼芽在它的身上已经开始一点点地萌发……“我希望你的生命能像这青藤一样,永不屈服于命运的风霜雨雪……”韦远志说。短暂的见面之后,两人洒泪而别。

当天晚上,韦远志在病床上艰难地写下了自己的“遗嘱”。他拨通了西安交通广播的热线电话,在电话里向父母和同学李云等致谢告别,他特意提到要把自己的肾脏捐给靳超。由于心力衰竭呼吸困难,一封短短的信件,他读了足有5分钟,当主持人向听众介绍他是一名大学生,由于患心脏病生命正处于垂危的边缘时,听众无不感动泣泪。一场挽救韦远志和靳超这两个年轻生命的爱心风暴,迅即在渭南掀起。

绝处逢生“第二颗心脏”和爱情一起相伴走过生命悬崖

韦远志面对死亡的坦然态度和对靳超的无私爱心也打动了一个女孩子的心。这个女孩子就是他的同学李云。李云家住西安市郊区,比韦远志小一岁。2004年,韦远志当选为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李云当选为学生会秘书长。韦远志身高1.86米,高大帅气、才华横溢的他给李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李云偷偷爱上了他。

韦远志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李云心急如焚。当在广播里听到韦远志的“遗嘱”,她连夜找到学校的团委书记王娟和同学王刚,三人商议之后,决定马上通过学校团委发起为韦远志的募捐活动。他们的想法得到了学校领导的支持,于是,在李云等人的牵头下,韦远志的同班同学在课后纷纷走上街头,连续一个多月为他募捐。李云第一个将自己1000元的生活费放进了捐款箱。为了筹集到更多手术费用,李云在同学们走后,还常常抱着捐款箱,一个人站在横幅下,直到深夜广场上行人散尽。

韦远志的事迹感动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渭南日报》对此进行了报道。在媒体的关注下,社会各界纷纷为韦远志和靳超捐款。渭南师范学院的师生、韦鹏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以及渭南市民,为韦远志捐款超过10万元,为靳超捐款5000元。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领导在得知韦远志的事迹后,决定为他和靳超减免大部分医疗费用,尽快为韦远志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尽一切力量挽救他即将凋谢的生命!

得知医院正在积极寻找供体,李云欣喜若狂。那天,李云带着一束洁白的百合花和自己的画走进了韦远志的病房。韦远志睡着了,李云将那束百合花插在床头的花瓶里,一股幽香弥漫在病房里。在那幅画上,李云画了两个小孩,一个小男孩骑着单车,后面坐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闭着眼,幸福地靠在小男孩的背上……远方,是一片花的海洋,一株株迎着太阳怒放的向日葵,就像一双双热情的手臂,正在欢迎他们的到来……李云将一只千纸鹤放在韦远志的手心,上面写着:“远志,你一定要好起来,等你好起来,到了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你带我去看你最喜欢的向日葵。记住,后边那个小女孩是我,我愿意像这样永远陪着你走过生命的风风雨雨,答应我……”看到李云的留言和墙上的画,醒来后的韦远志心潮澎湃,他也很喜欢李云,但想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他只好强烈地抑制着自己的这份感情。

虽然韦远志不愿面对这份感情,李云仍然一如既往地像亲人一样关心他。她每天下课后就骑着单车直奔病房,接替韦远志的妈妈照顾他,为他洗衣、擦背,甚至还扶着他去厕所。韦远志还委托李云代表自己天天去看靳超。他催促父母,让父母找医生为自己和靳超配型,如果自己先去了,他就要实现诺言。但他不知道,此时,靳超因为尿毒症晚期,已经不能再做肾脏移植手术。6月21日,因为病情恶化,靳超去世。弥留之际,靳超还给妈妈靳雪梅留下遗言,想把自己的心脏捐给韦远志,但因为配型不适等原因,他的遗愿没有实现。

这时韦远志的病情也在恶化,医院上至院长,下至主治医生,大家都在全力以赴地为韦远志寻找供体。6月23日,好消息传来:心脏供体找到了,配型完全合适……找到供体后,早已准备就绪的医疗小组马上开始高速运转。手术由医院心内科主任耿希刚教授主刀。上午9时,医护人员将韦远志推进手术室。

医生切断韦远志心脏周围的血管、神经以及肌肉组织,将他的血液输入体外循环机,用这台机器暂时代替心脏。随后,韦远志因为病变已经纤维化的心脏被取出,一颗23岁的年轻男子的心脏被植入韦远志的胸腔内。止血、结扎、修剪、测量,心脏缝合、静脉缝合、动脉缝合,一切都快速地进行着。4个小时后,当主刀医生将韦远志的心脏动脉打开后,被植入他胸腔里的那颗年轻的心脏立刻开始有力地跳动起来。各项生命体征均平稳!耿教授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下来。两小时后,韦远志从麻醉中醒来,透过隔离室的玻璃,他看见父母和好友都围在外面。他动了动手,艰难地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露出重生后喜悦的笑容……

为了防止韦远志长期在隔离区里精神状态差,李云自告奋勇每天晚上到病房陪伴韦远志。每天下课后,李云骑着单车飞快地赶到医院。在隔离室外,李云通过短信、笔谈等方式,陪着韦远志聊天、讲故事……一个多月后,韦远志终于渡过了移植手术后最艰难的“感染关”,平安走出了隔离室。

8月2日,是韦远志21岁的生日,也是他“换心”后的第一个生日。所有关心他的人为他送上一大把他最喜爱的金黄色的向日葵,大家为他在病房举行了欢乐热闹的“满月”party,他们一起吹蜡烛、切蛋糕,庆祝他渡过难关重获新生。韦远志的眼里噙满泪水,他举杯谢恩,哽咽着说:“曾经,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绝望,是你们的关爱和社会的帮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又对人生充满信心……”

“换心”后考上硕士,破茧化蝶写出精彩人生

2005年10月14日,韦远志康复出院回家休养。2006年3月,休学一年的他又回到渭南师院上学。虽然刚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但韦远志却感觉自己像换了一个人。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移植到他体内的心脏一直跳得很好,没有心动过速、过缓或者猝停等急性排异反应和慢性排异反应。

由于父母忙于工作顾不上照顾他,父母家也没有暖气,他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在这个五十多平方米的两居室房子里,爷爷奶奶住大间,韦远志住小间,书桌上摆放着他的大学教材和每天都要服用的两种抗排异药。耽误了一年学业,韦远志非常刻苦。2006年3月份,韦远志得知陕西师范大学哲学研究中心招收硕士生,萌发了考研念头。怕父母反对,刚开始他没有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父母,而是自己偷偷报名参加了一个考研辅导班。

韦远志做手术,虽然医院减免了大部分手术费,剩下的医药费都从社会各界给他的10万元捐款中支出,眼看着捐款只剩下不到2万元。他一年服用抗排斥药物的医药费要三四万元,父母只得省吃俭用,每天起早贪黑拼命挣钱。韦远志报名参加考研辅导班,学费要1000多元,他用零花钱购买了教材后,就没有钱再交学费。在他的请求下,考研的负责人答应他缓交。从此,韦远志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去考研辅导班上课,周末到一家影楼打工,给顾客拍婚纱照外景。辛辛苦苦干了三个多月,他终于挣够了1000多元的学费。

2006年8月,韦远志突然经常拉肚子,而且下肢浮肿……连续拉肚子一个星期后,他终于再也无力去学校,被父母送到了渭南市中心医院。当医生得知他是一位做了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每天还忙着复习考研时,再三告诫他,他的病情是由于身体过于劳累、免疫力下降引起的,最好放弃考研,在家休养。

得知儿子忙着准备考研时,韦鹏和妻子既感动又心酸。商量之后,他们劝韦远志以身体为重,放弃考研。但韦远志不同意父母的想法,他说:“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但考研不能放弃,谁说换了心就不能再有什么‘分外’的想法?就让我拼这一回吧……”

拗不过儿子,韦鹏和妻子只好同意了,但怕儿子的身体出问题,赵凤娥辞去了工作,在儿子的小房子里搭起了一张床,专门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和学习。那段时间,韦远志每天在学校图书馆、考研辅导班穿梭,回到家埋头学习。女友李云也对他一如既往地痴情。当他在深夜学习,疲惫和孤独袭来时,她都会给他发上一个短信问候,或者打个电话,带给他关切的慰藉。“因为年轻,所以你不愿错过这机会。谁说你不是那雪藏了一冬的梅花,很快就会在初春粲然微笑?”女友的鼓励,让韦远志信心倍增。

2007年1月26日,韦远志走进了考研的考场。漫长的等待之后,6月13日,一纸“陕西师范大学研究生招生办”的录取通知书翩然而至。虽然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就已知道自己被录取了,但将这份薄薄的通知书捧在胸口,他感慨万千。回想起自己这一年来为此所付出的努力,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2007年9月初,怀揣着研究生入学通知书,韦远志来到位于终南山之麓的陕西师大求学。入学后,他没有告诉老师他做过心脏移植手术,在学习和生活中,他努力使自己融入到同学中去,刚开学的军训以及高强度的体育课,他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怕儿子的身体出问题,母亲赵凤娥在儿子来西安上学后,也来到西安。每天晚上忙完工作后,就来到儿子的宿舍,帮着儿子洗洗衣服,母子俩在一起聊聊天,经历过命运灾难洗礼,他们分外珍惜这样的生活。

韦远志的手术虽然很成功,但还需要终身服用抗排斥药物。为了保证儿子有钱吃药,曾做过大手术的赵凤娥干了两份保姆工作,她和丈夫韦鹏两人挣的钱,几乎全用在儿子的医药费上,全家人的生活费用就靠着韦远志爷爷每月几百元的退休金维持。

入学后,韦远志积极在学校寻找勤工助学的机会。为了照顾贫困学生,系里设置了勤工助学岗位。通过学生会联系,他寻找到两份家教的工作,学习之余,他就奔波在打工的路上,辛苦挣钱自救。

2007年11月,因为感冒,韦远志身体虚弱,住在六楼的他每天仍然咬牙坚持上课。看到他上楼步履艰难的样子,母亲于心不忍,找到韦远志的导师吕健智教授,请求吕教授出面为儿子说情调换一个楼层低的宿舍。得知自己的这位弟子做过心脏移植手术,吕教授大吃一惊,对韦远志既佩服又心疼。他当即找到学校后勤部门,特意为韦远志在一楼调换到了一间双人间。每到周末,他还把韦远志叫到家中改善一下伙食。导师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他说:“像韦远志这种情况,考研之路,不让蜀道,能吃此苦中苦者,岂非国之栋梁?”

在战胜了人生厄运、让自己的人生高度又站在了一个新起点上的韦远志,他的爱情经过命运的考验也成熟了。女友李云本科毕业后,在西安近郊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工作之余,常常来学校看望韦远志。对自己的身体和未来充满信心的韦远志,面对女友这份恒久不变的真情,他终于坦然接受了。

2008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韦远志和女友,在积雪中携手登上了华山绝顶,以此作为他们爱情的见证。那一天4点多,他们就早早来到主峰上。韦远志支好三脚架,和女友紧紧依偎在一起,两人在激动中等待着太阳喷薄而出的那一刻。终于,在漫天的朝霞中,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满天流光溢彩。韦远志激动地按下快门,拍下了这新年的第一刻。他给这幅自己最喜欢的摄影作品命名为《流金岁月》。在照片的背面,他写下了这样的话:“此刻,我仍是一个追逐阳光的寻梦人,我生命天空里仍有五彩斑斓的云在飞……当厄运在我成功的一刻翻山远去。从此,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记者采访时,阳光帅气的韦远志满怀信心地说:“我并没有觉得自己不幸。当初,当我醒来的时候,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能回到这个世界真好!”“将来毕业了,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像罗伯特·卡帕那样的摄影记者,在为社会的奉献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虽然我现在的身体还有一些毛病,药费对我来说也是个沉重的负担,但以后,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我的目标,一是争取做中国乃至世界心脏移植手术存活时间最长的人,二是好好完成学业,毕业后好好孝敬爸妈,自己挣钱看病自立……”韦远志满脸阳光的憧憬着明天,就像这一天已经来到眼前一样。 □(选自《知音》2008年第7期)

[请本文作者与本网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责任编辑:张威]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